精彩小说

卷八天高云淡第1926章疑窦丛生

何常在 Ctrl+D 收藏本站

    第1926章 疑窦丛生

    宋刚死亡的地点很蹊跷,无巧不巧,正好死在康孝刚刚视察过的工程现场最新章节。

    康孝视察的工程是电信大厦,原本是一栋烂尾楼,烂了几年,一直是蓝海市委市政府心中的痛。当年原本投资上亿的一栋标志性建筑,建到一半的时候,投资商失踪了。

    投资商失踪是因为民间融资出现了意外,换言之,就是民间放贷出现了资金链的断裂,无奈之下只好一跑了之。

    结果烂尾楼一烂数年无人接手,标志性建筑成了脸上的一道伤痕,蓝海市委市政府一直努力奔走解决,但收效甚微。

    最后还是康孝出面牵线找来了投资,解决了蓝海市委市政府心中的痛。

    康孝之所以前去视察,不仅仅因为项目是由他牵线一手促成,而且还是他的政绩工程,所以听说资金又出现了断裂,他就急急前来解决,一连停留了两天。

    至于康孝的全部注意力是否真的全在烂尾楼上面,就不得而知了,反正烂尾楼的地理位置十分优越,登上楼顶,可以一眼就看到不远处的一座部队大院,偶而,还可以看到在部队大院之中来去匆匆的许冠华。

    不错,前来蓝海执行任务的许冠华,就住在可以在烂尾楼楼顶居高临下俯视的部队大院之中。或者说,烂尾楼的楼顶,是一处绝佳的至高点。

    当然,从一般人的角度考虑,谁也不会想到什么至高点,什么俯视,等等……但当一人失足从楼顶摔死之后,不少人就都意识到了什么……

    因为摔死的人穿着军装!

    而且还是死在凌晨时分!

    一名军人,半夜三更登上一座正在施工的大楼,意欲何为?据说在摔死的现场,还有枪——长长的狙击枪。

    当然,以上说法纯属传闻,消息来源是蓝海出租车小道消息协会、街头巷尾办公室以及酱油党论坛,而据第一时间赶到现场的警察对外宣称,死者名宋刚,是羊城军区现役军人,失足从楼顶摔落,当场身亡。现场没有遗留任何证据。

    初步调查结果,如果不是失足,就是自杀。

    宋刚的死亡时间也很巧合,凌晨时分,当宋刚的死讯传出之后,康孝的汽车,已经驶上了返回羊城的高速公路,就是说,如果有人留心其中的巧合的话,就如同康孝提前知道了宋刚的死讯而急急离开蓝海一样。

    作为常务副省长,康孝视察结束时,蓝海方面要隆重送行,结果却是康孝一早悄然上路,连招呼都没有和蓝海市委市政府打,颇有狼狈逃离的味道。直到上了高速之后,康孝才向蓝海市委通报了一声。

    宋刚之死,疑点颇多,最大的疑点就是,烂尾楼工程项目现在正在紧张地施工之中,宋刚虽然身为军人,但对施工单位来说也是外来人员,他是怎样躲过工地之上无数施工人员的盘查,一个人上到了楼顶?

    以宋刚的文学素养,到了楼顶肯定不是作诗和诵怀。退一万步讲,宋刚真的觉得人生了无兴趣,真要自杀,也犯不着非要跳楼尾楼,蓝海的高楼多得是。再者说了,还可以跳海,也可以跳江,不管哪样,都比现在死法要容易很多。

    背后的真相是什么,众说纷纭,各有猜测,但对吴晓阳来说,不管真相是什么,结局对他来说却都一样,就是他的第一步计划失败了!

    ……

    如果从历史的角度来总结,宋刚之死,是吴晓阳和夏想之间对峙局势之中,一个极具警告意味的重大的转折点,此时吴晓阳收手的话,或许还不会发生以后一系列激烈的碰撞。但诚如许冠华所说的一样,宋刚是吴晓阳的得力助手不假,但吴晓阳身边确实不至一个宋刚,还有无数的宋刚可以任由他驱使,为他的报复大计,前仆后继。

    但也必须承认,宋刚之死,是对吴晓阳的当头一击。

    羊城的春天已经十分热烈了,南国之春花团锦簇、绿意盎然,从季节的角度来说,此时的南国之春确实名符其实,各种名贵的树木和花草争相斗艳,令人心旷神怡。

    但从感受的角度来说,满院的鲜艳和美丽,落在吴晓阳的眼中,却全无美感可言。他愁眉不展,怒容满面,看什么都不顺眼,只想拿枪乱开一气。

    施启顺不敢说话,恭敬地站在吴晓阳的身前,一言不发。宋刚的事情传来之后,吴晓阳当时就一脚踢碎了一个名贵的玉石茶几,十几万元就此打了水漂。

    是继吴公子死后,又一次让吴晓阳怒火中烧的重大打击。

    吴晓阳还没有从吴公子之死的悲伤之中跳出来,宋刚任务失败事小,但不明不白地死掉事大,意味着他自以为天衣无缝的计划,在具体实施的过程中却是如此不堪一击的脆弱。

    更让吴晓阳气愤的是,宋刚死得不明不白!

    宋刚去蓝海,表面上是在康孝的帮助之下,监视许冠华,实际上他的真正任务是干掉许冠华,然后嫁祸给康孝,既要除掉夏想的一大助力,为下一步的行动扫清障碍,又要为康孝挖下第一个坑。

    也是吴晓阳和施启顺精心策划的一系列计划的第一局。

    不想竟然却是……开局不利!

    更关键的是,宋刚摔死,到底是被许冠华暗中黑了,还是被康孝设计害了,吴晓阳心中没底,他的烦恼就无比炽盛。

    又或者是,夏想和康孝暗中联合害死了宋刚坑了他?

    吴晓阳几乎要发狂了,现在他除了信任施启顺之外,看谁都觉得可疑。

    “启顺,宋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查清楚了没有?”吴晓阳气呼呼地问道。

    施启顺如果能现在就查清宋刚之死的真相,他就是神仙了,可惜,他只是一个凡人,所以他也不知道:“现在还不好说,初步怀疑宋刚可能是被康孝坑了。”

    “康孝?”吴晓阳不大相信康孝会有防他之心,更不相信康孝会对宋刚下狠手,“宋刚死了,对他有什么好处?”

    “不好说,我也只是怀疑是康孝所为,不象是夏想的手法,而且根据蓝海军方对许冠华动向的汇报,许冠华自始至终都没有意识到宋刚在蓝海,再说夏想刚回羊城,不可能事先得知康孝的视察和宋刚的动手……”施启顺将他的推论和盘托出。

    “还有一件事情……”施启顺犹豫一下,似乎在斟酌是不是该说出内情,最后还是说了出来,“林双蓬今天找我,含蓄地说是季老爷子年纪大了,最近又偶感风寒,正卧病在床,最怕有什么风吹草动,很容易受到惊吓。万一季老爷子病情加重,就不好办了。”

    “啪”的一声,吴晓阳扬手摔了一个水晶杯,怒道:“季如兰是季家掌上明珠,我儿子就不是吴家的香火传人了?季长幸欺人太甚!老了老了,不好好安度晚年,含沙射影想威胁谁?”

    “启顺,你尽快调查清楚宋刚之死的真相,如果是许冠华下的手还好说,如果是康孝背后做的手脚,想个办法,让康孝收敛几分。如果他再一意孤行的话,就改变策略。还有,尽快调孟赞、焦良到我的身边。”

    施启顺心中一紧,孟赞、焦良号称龙虎二将,二人不但身手一流,枪法更是一流,比宋刚还要厉害几分,等于是吴晓阳最后的王牌。

    王牌亮出,吴司令是想破釜沉舟了,施启顺口头答应着,心头却闪过一丝忧虑。虽然他对吴晓阳忠心耿耿,甚至做出了哪怕为了吴司令宁愿牺牲的决心,但见到吴晓阳越来越焦虑不安的表现,以及屡次出招都被化解的窘迫,他也不得不产生了一丝动摇——万一康孝转身和夏想联手了,吴司令岂非没有了一丝胜算?

    不但康孝不可靠,在他看来,张力也未必可靠。因为张力虽然不能算是真正的季家一系,但他却最听季如兰的话,现今林双蓬已经向他明确了季家的态度,季如兰再反感夏想,她终究是季家人,由此推彼,就是说,随着林双蓬的明确表态,张力已经失去了桥梁的作用。

    如果再在省委失去康孝的支持,吴晓阳除了采用非常规手段直接人道夏想之外,再无第二条路可走?施启顺边想边离开了南国之春,因为心思杂乱,又因为宋刚一死没人汇报木风的行踪,不止是吴晓阳,连他都忽视了一个重点——木风去了哪里?

    ……

    康孝回到省委的时候,已经临近中午,一般此时都没人再不长眼地去打扰领导,领导也是人,要吃饭的,他却脚下不停地直奔陈皓天的办公室而去,脚步匆匆,几乎就小跑了起来。

    康孝要请病假,因为他怕了,不但怕得浑身流汗,还怕得要命。比起小命,什么权势什么地位,都是身外之物。

    急不可耐地敲开了陈皓天办公室的门,康孝打定了主意,不管陈皓天如何挽留,哪怕是陈皓天借机削弱了他的权力,甚至是……向中央提议让他让位,他也认了,反正他就只认准了一点,赶紧一走了之,珍爱生命,远离羊城。

    一进门就愣住了,没看到陈皓天,只看到了一脸意味深长的微笑的夏想。

    ***:***、推荐票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