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卷八天高云淡第1925章第一个突变

何常在 Ctrl+D 收藏本站

    第1925章 第一个突变

    吴公子之死,宣告了吴晓阳最后一丝希望的全部破灭,预示着吴晓阳的计划将会提前全文阅读!

    其实两件事情的先后顺序是,吴公子死亡在先。在宣布了吴公子死亡之后,才几个小时,康孝就突然做出了要到蓝海视察的决定,如果说工作视察和吴公子之死没有丝毫联系的话,谁也不会相信。

    飞机上,夏想坐在靠窗的位置,微微闭目养神,心中却没有丝毫睡意,京城之行的收获,大体上不出他的意外,除了连若菡为他生了一个掌上明珠之外,一切,都在预期之内。

    但岭南的事情,却脱离了控制。原以为还有足够的时间由他精心布局,现在看来是不可能了,夏想心中颇为无奈,吴公子真是生得无耻,死得无赖,死就死吧,还死得不是时候。

    怎么就不能再坚持一个月才死?非要现在死,不是临死也要让人不得安宁吗?

    不过,虽然吴公子临时决定提前去死打乱了所有人的部署,也让夏想多少有点被动,好在唐天云在京城的几天里也没闲着,一直和羊城方面密切联系,加紧布局,各项安排稳步推进,没有落后一步。

    在得知吴公子的死讯之后,在登机之前,唐天云还紧急向林康新、张力各打出了一个电话。

    “领导,林副秘书长昨天和李逸风见了一面。”唐天云见夏想微微睁开眼睛,就小声地汇报起了工作,“张力说,他也在施启顺的引领下,和吴晓阳之前见了一面,之后,还可能再见一面。”

    之前之后,自然是以吴公子的非自然死亡为分界线。

    如果说之前张力和吴晓阳见面,是联络感情,加深合作,那么之后张力再被邀请,就应该是推进布局了。或者说,开始动手了!

    林康新和李逸风之间的互动,夏想一切尽在掌握之中,但他对张力……总有那么一丝不确定性,或许是最早的时候古秋实为张力定性为关键人物,让他对张力的认知先入为主,再加上张力和季如兰之间不为人所知的往事,而季如兰又是性情多变……

    对,季如兰,夏想怵然而醒,上次他让季如兰替他转告季老爷子一句话,却一直没有了下文,难道说,季如兰并没有转告?

    真要如此的话,这个女人也太分不清轻重了。

    一落地,夏想就打通了林双蓬的电话。

    “林***,我先前托季如兰转告季老一句话,麻烦你问一下,季老收到讯息没有?”

    林双蓬对夏想突如其来的电话有点摸不着头脑,他微一沉吟,很不确定地说:“应该没有吧……老爷子最近一直卧病在床,如兰也不知忙些什么,也没有回梅花,更没有听说她有什么话转达……到底是什么话?”

    “吴晓阳临死反扑,有可能祸水东流。”夏想又重复了一遍当时对季如兰所说的话,心中微有怒气,“最近有可能会有突发情况,林***,请你再转告季老一句话,请务必约束一下季如兰,以免让人有可乘之机。”

    不等林双蓬有所表示,夏想就挂断了电话。

    刚回到省委,唐天云正忙前忙后泡茶的工夫,电话响了,夏想没来及看是谁的来电,顺手就接听了电话。

    里面就传来了季如兰十分不满的声音。

    “夏大***,我做事情不用你来指手画脚,如果你实在精力过剩,可以来我的花无缺品茶赏花,我自当扫地相迎。但对我所作所为指指点点,就不是男人所为了。”季如兰气愤难平,上来就冲夏想一顿发火。

    夏想反倒笑了:“我没有对你的事情指指点点,我只是对季老十分尊敬,想提醒他老人家一声,小心春风过大伤了身子。”

    “要你管,谁知道你打的是什么主意?”季如兰犹自愤愤不平,“希望夏***以后有什么事情不要和林双蓬说,可以直接和我通话。让林双蓬在背后告我一状,就没意思了。”

    夏想摇头一笑,敢情林双蓬在背后没说季如兰好话,季如兰却怪罪到了他的头上。季如兰也是,也不好好想想,他会在林双蓬面前说好她的坏话?她的心思也太浅了。

    不过不管怎样,季如兰的电话就证明林双蓬将话带到了,夏想也就放心了,他才懒得计较季如兰的怪脾气,有太多的正事要忙,和一个女人生气也不值当。

    处理了几件积压的事务,夏想就来到了米纪火的办公室。

    来到岭南之后,夏想虽然和陈皓天、米纪火都保持了还算不错的关系,但明显和陈皓天之间的来往密切了许多。除了必要的工作需要之外,也和陈皓天外向的性格有关。

    米纪火的性格较为内向,凡事不喜欢主动发表意见,再加上他刻意低调的作风,和夏想之间的工作交集又少,夏想和他之间互动还真是不多。

    实际上,平心而论,夏想和米纪火毕竟刚刚熟识,许多话也不好说得过于直白,他敲开米纪火办公室的房门,冲张力微一点头。

    “张秘书,米省长在?”

    张力猛然见到夏想,脸色微微一变,随即恢复了正常:“在,我去通报一下。”

    张力一闪而过的神情被夏想捕捉眼底,就让他心中微有波动,不由暗想,莫非是张力和吴晓阳的会面,出现了什么不可预知的偏差?

    直到迈进米纪火的办公室,夏想心中的疑惑还没有消散,决定再让唐天云探探张力的虚实。季如兰遇到事情会意气用事,她怎样闹腾,夏想不管,只要她不影响到张力的立场就行了。

    倒不是说张力就重要到可以决定局势的成败,而是作为一个中间桥梁,他的立场确实可以对局势产生一定的影响力,同时,他此次的选择也将会是他的最后一次选择,将会为他的个人命运的走向,盖棺定论!

    路要怎么走,全在一念之间了。

    夏想不再将心思落在张力身上,而是握住了米纪火伸来的手。

    “京城之行,听说收获还不错?”米纪火脸上挂着淡淡的微笑,“秋实说,你又和总***共进晚餐了?”

    夏想笑道:“和总***吃饭是好事,但每次都会饿肚子。”

    米纪火开心地笑了:“还好我已经练出来了……”

    也是,如果米纪火陪总***吃饭总是吃不饱,那他当年的秘书就当得太不称职了。

    简单说了几句京城之行的情况汇总,夏想就提出了他来和米纪火交流的最重要的问题:“康副省长去蓝海……是米省长的指示?”

    米纪火微一摇头:“是康孝同志自己的安排,听说是蓝海一项工程出现了点小问题,他就即刻赶去了。”他意味深长地看了夏想一眼,“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夏想也没刻意隐瞒:“康孝同志最近和吴晓阳走得比较近,吴公子刚死,他就立刻去了蓝海,而许冠华正好在蓝海执行任务……但愿只是巧合。”

    米纪火当然清楚吴晓阳和夏想之间的恩怨,他也接到了让他尽量照应夏想周全的指示精神,就说:“要不要我出面干涉一下……”

    言外之意就是他可以以召开省政府常务会议为由,要求康孝返回羊城。

    夏想摇头:“就不麻烦米省长了,我另有办法了。”

    米纪火微一点头:“岭南有陈***,有我,你就放心大胆地开展工作,不要有后顾之忧。”

    ……

    晚上,夏想和林康新、唐天云、李逸风一起吃了一顿晚饭,席间,深入交谈了许多话题。可以说,此次晚饭象征着林康新正式融入了夏想在岭南的圈子之内。

    第二天上午,省委召开了一次常委会,就近期形势和岭南面临的若干问题,进行了一次交流,陈皓天主持了会议,传达了中央的指示精神,着重指出,要确保在两会之前,岭南政治稳定经济平稳,并强调指出,不允许出现任何不和谐的声音。

    康孝不在,但不少人总觉得陈皓天话里有所暗指,似乎在影射什么。开会的时候,施启顺一直心不在焉,还不时地低头看时间,也不知道心思落到了何处。

    会后,出现了出人意料的一幕,林双蓬特意叫过了施启顺:“施司令,有空没有?我有几句话要和你说。”

    一般而言,军方的省委常委开完常委会议之后,都是转身走人,虽然在省委也有办公室,但基本上一直闲置,而且军方常委和省委领导之间来往也不会多。

    林双蓬有话和施启顺谈,大可不必当众说出,但他偏偏当众说出,就别有暗示了。

    施启顺明显愣了一愣,然后才在众目睽睽之下说道:“有点时间。”

    施启顺的身影消失在林双蓬在省委的办公室的一瞬间,不少省委领导的脸上,都露出了虽然含义不同但却一样意味深长的表情。

    一天后,在蓝海视察工作的康孝正准备返回羊城时,出事了,事情似乎和他在蓝海的视察全无关系,但消息传到省委之后,还是让不少人嗅到了一股不同寻常的气息。

    宋刚死了!

    宋刚是军人,和常务副省长康孝风马牛不相及,应该说,宋刚之死和康孝视察唯一有关联的地方就是同在蓝海。但就是这唯一的一点关联之处,正式引爆了岭南有史以来最激烈的一次碰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