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卷八天高云淡第1907章力度真是不小

何常在 Ctrl+D 收藏本站

    第1907章 力度真是不小

    康孝其实对今天和吴晓阳的会面,并未抱以太大的希望,只当成一次投石问路的会谈,没想到,吴晓阳办事雷厉风行,竟然已经准备好了针对夏想的包抄之策。

    也不能算是吴晓阳精心的准备,因为以吴晓阳的影响力,不足以布局如此周密而近乎完美,康孝听了之后,惊呆了半晌未发一言。

    不仅仅是因为震惊,还因为源自内心的震憾。

    政治斗争有时上升到了一定层次之后,往往会于无声中见惊雷。康孝原先一下在岭南身内打转,岭南是第一经济强省,他就以为人在岭南就可以阅尽天下政局。

    现在才知道他错了,还是大错特错,单是一个夏想就为他上了一堂生动而丰富的政治课,而吴晓阳精心准备的设局,又为他补了一堂翔实的政治课,就让康孝暗暗感慨,古人讲行千里路读万卷书,果然不假,他不出岭南,视界确实狭窄!

    ……在告别吴晓阳离开南国之春前往花无缺的途中,康孝还一直在想,夏想作为总***和家族势力之间的缓冲人物,起到不可或缺的支点作用,他也可以成为季如兰和吴晓阳之间的支点。季家恪守不和军方人物接触的家训,但季如兰想要彻底打残废夏想,就必须借助军方的力量不可。

    一想起即将和季如兰的会面,康孝心情不免微有激动,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是男人的终极梦想,虽然他对季如兰不敢有太多的非分之想,但小有想法还是在所难免,男人,谁能管得住自己的心猿意马?

    号称季家第一美女的季如兰,身段柔软如柳,据说如空谷幽兰一般优雅,却又一直独身一人,肯定自有不为人所知的妙处。

    康孝又想起了在南国之春见到的几个飒爽英姿的女兵,心想吴晓阳真会享受,什么都不缺,只缺一个称心如意,而夏想,就是挡在吴晓阳称心如意的道路上的绊脚石。

    想起吴晓阳透露了针对夏想两侧包抄的妙计,康孝得意地笑了,总算缓解了一些他因为康志被捕而带来的恶气。

    只不过康孝不会知道的是,他正走在一条怎样危机重重的道路之上!

    ……

    在珠江之边的一家酒楼的雅间,夏想和叶天南相对而坐,一如从前。只不过时光变化之间,当年叶天南坐在上首,现在却是夏想坐在上首,人还是一样的人,身份却大不相同了。

    叶天南坐在下首,却没有丝毫不适和尴尬,他主动举杯敬夏想:“夏***,湘省一别,岭南再聚,人生处处充满惊喜,来,我敬你一杯。”

    夏想举杯回应:“我也敬天南兄。”

    二人碰杯,一饮而尽。

    “珠江比湘江水暖,但也比湘江水深。”叶天南有感而发,“我去梅花走访了一趟,才算对岭南的局势有了实际的认识,以前都是雾里看花。”

    叶天南的话另有所指,夏想听了出来,季家的热情似火和翻脸如冰,让叶天南丢掉了幻想,重新认识到了自身的分量还足以成为岭南的一极,想要站稳脚跟,只能先从充当棋子开始。

    “纸上得来终觉浅,天南兄,岭南的形势,比湘省复杂,也比齐省复杂,你负责统一战线工作,一定要有打一场持久战的心理准备。”夏想顺着他的话向下说,也不提醒叶天南到底有什么好事要说,“来,同起第二杯。”

    今天的饭局,只有他和叶天南二人,饭菜也不丰盛,简单而养生,要的不是吃喝,而是叙旧。

    三杯酒后,叶天南终于开口了,表情严肃:“有两个情况,很有必要向夏***汇报一下。”

    夏想点头。

    “一名原国家领导人准备向中组部建议,为了避免权力过于集中带来的绝对**,建议拿掉你的省纪委***职务,并且着重指出,不能再拖延下去,刻不容缓!”

    叶天南的话,让夏想吃惊不小。

    一是夏想没有料到叶天南会主动提及纪委***之事,因为叶天南此来岭南,其实是想借***部长为跳板,谋求的是省纪委***之位!他一语点破,也说明他果然不是等闲之辈,敢于直面他和他之间最大的问题。

    二是夏想确实没有听到一丝风声,叶天南的消息,来得非常及时!

    按照不成文的规定,上任国家领导人对下任有建议权,一般而言,谁主管过哪个部门,就对哪个部门有建议和监督权。因此虽然叶天南并未点明是谁,但夏想也猜到了是谁。

    上任国家领导人对中组部的建议,比现任国家领导人的指示更有力度,出于对老一辈领导人的尊重,中组部必须要认真对待。

    夏想蓦然感到了身上压力大增!

    有人急于要拿掉他的省纪委***之位,就是想进一步削弱他的权力,让他在岭南不能大展手脚。

    “还有一个消息是,军委将会有高层前来羊城军区视察,到时会发表一些讲话,讲话……恐怕会对吴晓阳有利。同时也有前任军委领导向中央反应,指责你和军方来往过密,希望中央能约束你的行为。”

    叶天南又透露了第二个消息。

    如果康孝在场,听了叶天南向夏想透露的消息的话,肯定会大吃一惊,因为叶天南所说的一切,正是吴晓阳向他所说的两件好事。在吃惊之后,康孝肯定还会嫉妒夏想交了狗屎运,因为吴晓阳很得意地说,以上两件对夏想可以造成重创的事情,夏想此时还一无所知。

    夏想听了,心中又是一惊,微一思忖,更加清楚在他和吴晓阳的较量之中,或许是他和符渊的握手引起了军方高层的警惕,又或许是吴晓阳告了他一状,请动了身后的高层靠山,要对他自上而下进行全方位地打压了。

    前任国家领导人和前任军委领导……力度真是不小,单单吴晓阳一人的话,顶多只能请动前任军委领导,那么前任国家领导人的出面,又是谁的手笔?

    毫不疑问,不是平民一系,因为身为平民一系的叶天南直接向他透露消息,本身就已经说明了问题。

    不出意外的话,必是衙内。

    好,风霜刀剑严相逼,夏想反倒一下轻松了不少,知道了对方的手段,总比蒙在鼓里容易对付多了。他向叶天南举杯:“天南兄,我敬你一杯。”

    叶天南坦然受之夏想的敬酒,和夏想轻轻碰杯,一饮而尽:“夏***,在上,我只能就我所知道的事情,知道多少说多少。在下,在岭南的各项事务之上,只要在我力所能及的范围之内,都会尽力配合夏***的工作。”

    等于是一次明确的表态了?夏想直视叶天南的眼睛,他不相信叶天南会因为在季家吃了闭门羹而迅速调整策略并向他靠拢,在背后,肯定还发生了什么事情推动了叶天南的脚步。

    叶天南不是头脑一热就做出决定的人,他每一步都会深思熟虑,并且权衡利弊,在符合利益最大化的选择之后,才会付诸行动。诚然,叶天南和吴晓阳之间已经没有合作的可能了,但季家并没有对叶天南完全关闭大门,那么叶天南过于积极的靠拢,最根本的原因又是什么?

    ……夏想并不知道,叶天南从梅花返回羊城之后,本想缓上一缓再和夏想接触,但他却从特殊渠道得知了一个令他既惊又怒的消息,他经过深思熟虑之后,最终做出了全面倒向夏想的决定。

    说来还要感谢吴公子才对,断了胳膊的吴公子并未在医院继续休养,而是只住了一天就出院了,刚出院就准备找事,不是找夏想的事,是想找叶天南的事。

    按说叶天南也没怎么惹吴公子,但吴公子也不知道怎么就是非要拿叶天南出气,或许是在被撞的一刻,他看到坐在车内的叶天南一脸冷漠的表情,又或许是他不知道从哪里听到传闻说是叶天南调来岭南,是夏想在幕后一手推动,再加上叶天南初来乍到,是好捏的软柿子,所以他就做出一个冒失的决定——收拾叶天南,敲打夏想。

    当然,对于吴公子来说,他做出的所有决定,就没有不冒失的。

    也正是他的冒失的决定,才促使叶天南痛下决心,不再犹豫地倒向了夏想。因为叶天南清楚,和不可理喻的吴公子较量,他没有胜算,而整个岭南唯一能帮他解围的,唯夏想一人而已。

    但事后叶天南才发现还是低估了吴公子的无赖……

    第二天,夏想主持召开专项行动领导小组特别会议,会上,正式宣布专项行动取得第一阶段的成果,并重点点名表扬了羊城、红花和梅花三市,却对紧随羊城之后就全面开展专项行动的鹏城提也未提,就让参加会议的人多了猜测。

    随后,夏想宣布叶天南正式加入专项行动领导小组,并和牟源海一起成为小组领导成员之一。一名***部长在专项行动领导小组得到重用,本身就是极为强烈的暗示。

    难道说,叶天南真成为了夏想的左膀右臂?

    随着叶天南成为专项行动领导小组的领导成员,岭南局势再次发生了微妙的变数,本以为岭南的局势会因此而平缓一段时间,但随后又发生了一件出人意料的大事,让僵持不下的夏想和吴晓阳之间的对峙,终于上升到了你死我活的地步!

    ***:零点还有更新!刚停暖气,北方大幅降温,最近两天持续感冒中,但还是勉力了三更,兄弟们能理解,就多支持几张票票,不能理解,当我没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