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卷八天高云淡第1906章一步迈出

何常在 Ctrl+D 收藏本站

    第1906章 一步迈出

    湖边别墅,楼上的闺房之内,季如兰赤足在地上走来走去全文阅读。

    因为常年练习瑜珈的缘故,季如兰的身体十分柔软,许多高难度的动作对她来说,却如行云流水一般可以举手投足之间完成。

    季如兰一拧腰,一回身,身子腾空跃起半米多高,在空中一个侧翻,又稳稳地落在地上,面不红,气不喘。

    她原地站定,身子向后一仰,反向弯弓,慢慢地,双手支在了地上。此时的她就如一张饱满的弓,只待有一名力拔山兮气盖世的不世英雄将她拿在手中……

    完美的腰部,柔美的弧度,再加上寻常女人所不能达到的身体的柔韧度,季如兰绝对是无数男人心目中完美的梦中情人。

    做完一套动作之后,季如兰去冲澡。当热水顺着她饱满而曲线的身体尽情奔流的时候,望着水汽弥漫的镜中隐约可见的一具完美的**,莫名之间她有了一丝伤感的情绪。

    女人,非得有男人才算完整的人生?凭什么!

    女人凭什么就不能自强自立!

    不过再看到光洁的皮肤、平坦的小腹以及紧致的大腿,季如兰难免再生出我见犹怜的情怀。青春易逝,韶华不再,一个女人的青春和美好就几年光阴,她再不服气再不认输,也只能喟叹一声,她现在确实是大龄剩女了。

    穿好衣服,季如兰又来到书房,拿起桌子上的一张照片,仔细看了几眼,又轻轻地扔到一边,嗤之以鼻:“夏想,你一直装正经,其实你也不过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臭男人罢了。”

    照片上,是夏想和付先先在一起的画面,只是二人并肩而行,并没有什么亲昵的举动。但阳光打在付先先的脸上,微头吹动她的发梢,又是长焦镜头背景虚化的效果,显示出付先先青春靓丽的脸庞格外动人。

    也让季如兰心中微泛酸意。

    同时也让她认清了一个事实,夏想毕竟是一个少见的优秀的男人,他的身边肯定不会缺少美女。

    再想起严小时的娇媚,再对比付先先的明媚,季如兰再也无法矜持,顾影自怜——我不比严小时和付先先输上一分,不但容貌不输,智慧还比她们高了一等。

    只不过,她的心声无人倾听。

    电话响了。

    季如兰心烦意乱地接听了电话:“喂?”

    “季小姐,我是康孝。”电话里传来了康孝三分热情四分殷勤的声音。

    不知怎的,季如兰一下想起了张力的警告,没来由一阵恶寒,脑中蓦然浮现出康孝令人厌烦的笑容和夏想飘逸的笑容,她就心跳加快,忙摇了摇头驱散心中的胡思乱想。

    “康省长,欢迎来花无缺作客。”季如兰客气而不失优雅地发出了邀请。

    “好,方便的话,我半个小时后到。”康孝的笑声如春风一样跳动。

    季如兰真不喜欢康孝含糊不清的笑声,但为了共同的目标,她还是忍了:“我恭候康省长。”

    季如兰放下电话,收拾一番,穿上了正式的衣服,又吩咐人备茶——康孝虽然是常务副省长,但还不够她亲自素手泡茶的资格。

    突然间,季如兰心中闪过一丝不安,和康孝见面,到底是对是错?她为什么还要继续和夏想作对,就只是为了自己的争强好胜之心,就是为了一决胜负,还是真心为了季家的利益?

    ……

    季如兰并未想到的是,康孝和她通话的时候,人还在南国之春。

    不错,康孝是在和施启顺、吴晓阳会谈之后,准备离开南国之春时,才和季如兰通了一个电话。季如兰还以为康孝非常重视和她的合作,她错了,康孝只是当她是备选。

    康孝和施启顺、吴晓阳的会谈十分愉快,在亲切友好的气氛之中,谈成了广泛的共识。

    吴晓阳对康孝的来访非常重视,亲自到门外迎接,给足了康孝礼遇。康孝迈出关键的一步不容易,身为位高权重的常务副省长,一举一动都必须考虑到严重的政治后果,尤其和军方接触,是地方高官的大忌。

    即使陈皓天身为政治局委员,轻易不会和军方高层来往过密,更不会以政治局委员的身份视察军区。以康孝的身份,和岭南军区来往过密就是过界,更何况是羊城军区?因此吴晓阳诚意十足,也是为了康孝迈出的关键一步而给予了充分的肯定。

    如果不是被夏想逼到了没有办法的份儿上,吴晓阳相信康孝不会迈出这一步。

    当然,康孝和军方来往过密是大忌,但对他而言和地方官员过于密切地互动,何尝也不是大忌?何况正值他被调查的风头之上!只不过军队毕竟不比地方,地方好歹还有制约,还有监督,军中制约相对较少,监督更是几乎没有。

    到目前为止,他可以确认符渊在推动对他的调查之上,暂时没有什么进展,就是说,他短时间依然可以高枕无忧。

    以上,是他得以和康孝握手的政治前提,而断了胳膊仍未出院的吴公子,以及被抓进市局的康志,是他和康孝拥有了共同对手的个人前提,于公于私,夏想很荣幸成了公敌。

    吴晓阳并非缺少政治智慧,但他还是理解不了夏想为什么非要拿康志开刀的初衷。难道仅仅是因为康志包庇沙大包逼迫***卖淫?才多大的事情,身为省委副***,犯得着为几个认识都不认识的卖淫女而得罪手握重权的常务副省长?

    以前吴晓阳很佩服夏想的政治手腕,但在此事上,他很看不起夏想天真的正义感。在他看来,除非利益攸关的政治同盟,再除非是血浓于水的亲人,其他人的死活,管他屁事?

    吴晓阳既然不理解夏想的正义,就一厢情愿地认为不过是夏想拙劣的政治手腕,无非表演,无非谋求更大的政治利益。

    人和人之间的差距确实巨大,官员和官员之间的差距也非常巨大,诚如关远曲刚刚在内参上发表的一篇文章之中郑重指出的一样“现在有的人入党、当干部,不是因为信仰马克思主义,不是要矢志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奋斗终身,而是认为入党、当干部能给自己带来好处,把入党、当干部作为个人或家庭、亲属获取利益的政治资本。”

    作为一心只为自己谋求私利的吴晓阳,他永远不能理解夏想的为民情怀。如果他曾经仔细研究过夏想的经历他就会知道,当年下马河的滔天洪水之中,夏想是怎样地和老百姓站在一起,不顾生命危险一马当先!

    不止吴晓阳不能理解夏想的胸怀,康孝也不能理解。

    康孝对夏想恨之入骨,一心认定夏想大义凛然的背后是假公济私的阴险,拿下康志,就为了打击他的威望,就是因为他曾经带头否决过夏想对李逸风的提名!

    将康康迎进了南国之春,吴晓阳十分热情地和康孝并肩而行。

    康孝的眼睛直了。

    他算是见多识广了,也对南国之春的奢华早有心理准备,但一见之下还是惊讶万分。无数名贵的树木和花草,一眼扫去就知道价值百万以上,不,何止百万,单是院中的几棵大树和假山、池塘,再加上草地,怕是千万也打不住。

    都说军队比地方上还富裕还幸福,以前他还不大相信,今天亲眼一见,不由不暗暗叹服。吴晓阳真有气魄,就连陈皓天身为政治局委员也不敢在岭南有任何穷侈极欲的出格举动,他倒好,在陈皓天眼皮底下,修建了一座堪比行宫的南国之春!

    不用想,吴晓阳在军委之中,肯定有强硬的后台。

    这么说……今天算是来对了?康孝心中笃定了许多,他冒了极大的政治风险和吴晓阳私下接触,可不想功败垂成。因为如果只和夏想较劲,输了大不了认输,也不可能丢官免职。但如果和吴晓阳联手,赢了还好说,万一输了,丢官还轻,说不定会连……

    他不敢再深想了……还好,见到传说中的南国之春比传说中还要奢华还要高调,康孝对迈出的险之又险的一步,总算一颗心落到了实处。

    吴晓阳显然也看出了康孝的顾虑,他对和康孝的联手也寄予厚望,作为常务副省长,康孝在省委的权力极大,现今米纪火又是弱势省长,陈皓天对省政府力有不及,夏想身为省委副***也是最难插手行政事务,和康孝合作,是一步绝对的好棋,远比和司英合作更有前景。

    康孝几乎把持了省政府的各项事务。

    先前选择司英,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夏想出了昏招,直接将康孝硬生生推到了他的身前,他怎能不及时接下这么大的一个好机会?为了让康孝坚定信心,吴晓阳早就准备好了一份惊喜。

    迎进别墅之后,吴晓阳不等康孝坐下,上来就说了一句:“康省长,有两件事情要向你通报一下,两件事情对我们来说,都是好事,但对夏想来说,就都是天大的坏事了。相信你听了之后,肯定会为今天迈出的历史性的一步而感到鼓舞。”

    康孝一下来了精神:“什么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