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卷八天高云淡第1903章契合

何常在 Ctrl+D 收藏本站

    第1903章 契合

    不得不说,叶天南的政治智慧确实比康孝、牟源海都高上一等,只可惜,叶天南一直没有机会成为派系的领军人物,否则,他将会成为夏想最难缠的劲敌。

    只不过人生没有假如,说叶天南时运不济也好,机遇不够也好,总之他没有如何江海和康孝一样成为一地本土势力核心人物的机遇,假如将他放到何江海或康孝任何一人的位置,夏想在面对他的时候,即使不会落败,想要胜他,也要比现在费心费力数倍以上。

    夜色的梅花市,春意微寒,比羊城冷了不少,穿着单薄的叶天南在春风中微微有些发抖。呆立在季家的门口,只差一步之遥他就能迈进季家,就会和季家家主会谈,甚至还会相谈甚欢,奠定今后长远合作的基础,作为他初入岭南打开的第一局,然后得胜回朝。

    不,是回省委。

    一步之遥,他却终究没有跨越,那么近,又那么远,切实地让叶天南感受到了咫尺天涯的无奈。

    只愣了片刻,叶天南转身上车,没再多说一句话,毅然决然地离去,因为他知道,季家突然反悔,必定事出有因。以季家凡事进退有度的风格,决定的事情,不是他几句好听的话就可以再敲开季家紧闭的大门。

    在回去的路上,叶天南坐在车内沉思良久——他已经知道了羊城发生的事变——终于拿出了电话,拨通了夏想的手机。

    “夏***,现在是否方便?我想汇报一下在梅花的工作行程……”

    ……

    季家家宅。

    季长幸坐在客厅,一脸若有所思的神情,对坐在下首的一人说道:“如竹,夏想这个年轻人,确实不简单。该沉稳时沉稳,该强势时强势,多少年没有见过这样有进有退的年轻人了。当初老古和符渊都夸夏想,我还有点不太服气,今天的事情充分证明,老古的看法是对的。”

    季如竹是季如兰的哥哥,年纪和夏想相仿,他个子不高,面相微显老成,如果和夏想站在了一起,看上去比夏想大了五六岁有余。

    “夏想是有点手腕,我也挺佩服他总能事事找到切入点,并且可以引发一系列的连锁反应。”季如竹微一点头,“但也不至于立刻取消和叶天南的会面,似乎显得季家好象怕了夏想一样。”

    “不是怕。”季长幸摆摆手,“是给夏想释放一个善意的信号,也算是我对老古的一个回应,毕竟是如兰挑衅夏想在先。在齐省,夏想是主动出手分化齐省的本土势力,但在岭南,他是被动应战。”

    季如竹点头:“如兰太意气用事了,她好好地管理好家事就行了,女主内男主外,却非要争强好胜,早晚吃亏。爸,你也太纵容她了,怎么不说说她?”

    季长幸慈祥地笑了:“说她做什么?她主动挑战夏想,不也挺好?”

    季如竹不解:“哪里好了?现在夏想还手了,让双蓬多被动,羊城成了专项行动的先行军,阔第和水头会怎么看季家?要我说,季家说不定会让夏想借专项行动的名义,被打得实力大降,甚至还会让阔第或水头得了渔人之利。”

    季长幸却说:“岭南三系的形成有历史原因,也有区域、文化等原因,岭南的构成太复杂,和齐省不一样。三系正好三足鼎立,谁也别想一家独大,阔第和水头多少年了一直跟随在季家的后面,基本上还算相安无事,他们不会图谋季家的地盘,季家也不会去插手他们的地盘,就维持了平衡……这样的局面,夏想会看不到?以夏想的聪明,他不是去削弱任何一系,而是会拉拢一方分化两方,最终达到为他所用的目的。因为他知道,削弱了一方,会让另两方借机壮大,对他而言,不管哪一方过于壮大都没有好处。政治人物,没有好处的事情谁会去做?”

    “我没听明白。”季如竹有点糊涂了,父亲说了一通,似乎没有阐明一个中心思想,到底想表达什么?

    “哈哈。”季长幸反而笑了,“如竹,你没从政是好事,要是你现在坐在双蓬的位置,会更被夏想耍得团团转。”

    季如竹有点无奈地笑了。

    “对岭南来说,夏想只是过客,他来岭南,只为履行自己的职责,完成自己的政治诉求。对他来说,季家、阔第或是水头,没有什么区别,他不会因为如兰的主动出手而对季家大有成见,也不会因为阔第和水头躲在后面而信任康孝和申家厚。夏想是政治人物,从他在湘省和齐省的所作所为可以得出结论,他是一个大致公正的人。就是说,如果季家态度一变,夏想马上就会和如兰握手言和,不会因为如兰对他的主动挑衅而计较。”

    听了季长幸对夏想中肯的分析,季如竹多少明白了一些,但还有不解之处:“既然知道夏想还算公正,季家何必当出头鸟非要惹他?一开始就让如兰收手不是更好?”

    “无关大局地过上几招,才能知道夏想的深浅。传说他有手腕,耳听为虚,眼见才为实。”季长幸呵呵一笑,“夏想有度量,他不会和如兰计较太多,如兰出面,可退可进。”

    “怎么无关大局了?双蓬现在就被夏想拖上船了,想下也下不来了,说不得羊城带头开展专项行动,最后还得落了阔第和水头的埋怨。”季如竹对时局的看法,还是缺少深度。

    “专项行动其实是好事,我认为应该轰轰烈烈地在岭南打一场人民的内部战争。站在大局的高度考虑问题,季家应该第一个配合夏想才对。”

    “但是……”季如竹更是弄不清事情的前前后后了。

    “但是季家不能显得太主动了,要不会被阔第和水头说三道四,也会有损季家的形象。夏想今天的事情,就制造了一个大大的台阶,双蓬也就顺势下来了。有了如兰以前的挑衅,再有了双蓬对夏想不远不近的态度,再到今天双蓬借势下坡开展专项行动,谁还能说季家是亦步亦趋跟在夏想的身后?”

    季如竹豁然开朗,却惨然地笑了笑:“太复杂了,太累心了,官场上的事情,还真不是我能玩得转的高明。”

    又想起了什么,问道:“叶天南到底怎么办?”

    “等等看……”季长幸的目光望向了窗外漆黑的夜空,“叶天南是夏想的棋子,但说不定什么时候,也会成为我们的棋子。我想先看看,夏想会利用叶天南先破谁的局!”

    ……

    省委,省委***办公室。

    “让夏想安心岭南的内部事务,对他个人的成长,有好处。”陈皓天正在打电话,“秋实,宋朝度怎么说?”

    “宋朝度什么都没说。”古秋实的语气很平实,“但该做的事情他都已经做好了,钢山方面,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

    “对于你让夏想安心岭南内部事务的安排,我很赞同。”古秋实又补充了一句。

    “专项行动,今天在夏想戴着手铐的现场办公会上,已经初见成效了。”陈皓天听说了夏想今天上演的一出,心情大好,他略过了东风的话题,说到了岭南之事,“夏想的手法,和你我都大不相同,到底是新时期的年轻人,做事情不再非要强调温吞。”

    听了陈皓天简单一说今天夏想打开局面的手法,古秋实笑了:“夏想手法多变,他的最大优点就在于随机应变,善于借势借力。不管如何,夏想调往岭南,对你来说收获不小。其实原本是想调他进京一段时间,好沉静一两年,等换届之后再出京,皓天,你的面子不小,调夏想到你身边,不但总***点头了,连吴老爷子也是赞成的态度,就说明家族一系对你也很看重。”

    “因为我坚定地和党中央保持一致,不折腾,不闹腾……”陈皓天开了一句玩笑,“秋实,我认为,换届之后,曹永国也该退了。”

    “总***上次也提了一提,夏想想要更进一步,曹永国必须让路,一家之***两个正部,媒体一炒,对夏想的影响很不好。回头我和夏想提一提,让他先做做永国的工作。”

    ……

    羊城的夜晚比梅花的夜晚,温和了许多,如果不是天空飘着雨丝,肯定会是一个春风沉醉的夜晚。

    夏想接完叶天南的电话,心情舒展了许多——今天他确实动怒了,不是因为被康志宰客,而是因为沙大包的无恶不作。

    还好,今天事态的进展,一切都在掌握之中,包括林双蓬的就势下坡,立刻开展了专项行动,就让他更坚定了先前的猜测——季家纵容季如兰的出手,其实是借试探之际来暗中行事。

    希望他的默契能和季老爷子的默契达到契合。

    在接到叶天南的电话之后,夏想会意地笑了,叶天南走到季家门口之时碰壁而回,等于是叶天南的梅花之行,未立寸功!不过,他也不得不佩服季家的手腕,邀请的时候,热情似火。拒绝的时候,翻脸如冰,相信现在的叶天南在梅花已经归心似箭了。

    岭南的局势,又要为之一变了,夏想望着身边沉沉睡去的付先先,蓦然想到了康孝。

    夏想的直觉很正确,康孝此时正在卖力地为他挖坑……

    ***:票就一动手,支持有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