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卷八天高云淡第1900章继续发酵

何常在 Ctrl+D 收藏本站

    第1900章 继续发酵

    夏想心中的筹划,比牟源海想象中深远多了,也远比林双蓬的认知更周密最新章节。

    专项行动开展以来,收效不大,固然有各地市消极应对的原因,也因为一直没有一件为各地市敲响警钟的具体事件的发生——任昌事件只能算是序幕,不能算是开场白——那么今日之事,就姑且当成一次可以为各地市做出榜样的开场白好了。

    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夏想用心高深,戴着手铐召开一次现场办公会,就是提醒在场各位,体制内办事就是戴着手铐指挥,戴着脚链跳舞,在同等条件下,谁手舞足蹈得更潇洒,谁就会笑到最后。

    就在众人一愣神的工夫,康孝现身了。

    康孝之所以姗姗来迟,不是因为光头的电话打得慢,而是他接到电话之后,踌躇了一会儿才上路,结果就晚了几分。

    光头的电话打给了康孝的秘书,而且说实话光头的智商不太高,通常武力值高的人智商值都不会太高,光头也不例外,所以经他转述之后,再经秘书过滤,最终到了康孝的耳中,事情就大事化小了,他也就没有放在心上,更没有将事情和叶天南到梅花的走访联系在一起。

    不过康孝到底还是岭南三系之中最有官场经验的一人,他随后联系林双蓬,却被告知林双蓬不在省委,已经前往花客酒家了,就让他心中一沉,意识到了事态可能严重了。

    等他再联系牟源海,同样得到的反馈消息是牟源海也出发去了花客酒家,康孝才知大事不妙,因为林双蓬和牟源海都是被唐天云主动请去,而他则是由光头通知,中间的区别对待可就太大了,说明夏想是将林双蓬和牟源海当成了可以争取的对象,而他……有可能是区别对待的对立方。

    康孝才急了,立刻动身,路上又详细了解了一下具体情况,得知不仅仅有林双蓬和牟源海在场,还有向民新、祝耿华、陈光、邰楚峰等人,他此时才感觉头皮发麻,双眼发直,康志怎么得罪夏想了,夏想如此兴师动众,以上述人员分析,今天的事情肯定不会善罢干休。

    因为要人事,有***,要***,有***局长,就是说肯定要大打出手了。

    康志是康孝弟弟的儿子,和康孝关系极为亲密。康志早年丧父,一直跟在康孝身边长大,被康孝视为己出,亲如亲生儿子。又恰好康孝没有儿子,只有女儿,就更是疼爱康志。

    谁动了康志,就和动了他的***没有区别。今天要是夏想非要拿康志开刀的话,他也不惜和夏想翻脸,相信到时牟源海也会为他助阵,不信夏想还能不给他几分面子?怎么着他在省委也是老资格了,又是阔第系的代表人物,夏想刚来岭南,立足未稳,还想怎样?

    火烧火燎地赶到花客酒家,推门进去,只看了一眼场中的形势,康孝就震惊得不所知以了。

    如果说白起坐在地上、林双蓬陪着苦笑、牟源海一脸愕然还不足以让康孝震惊的话,那么夏想戴着手铐指挥若定的形象,就让他再难合拢嘴巴——省委副***被铐上了,谁的眼睛长裤裆里,干出这种瞎了黄金狗眼的事情?

    目光一转,看到康志灰头土脸地站立一旁,再看到沙大包死狗一样的怂样,又注意到夏想旁边站立一名如花似玉的美女,康孝就立刻大概明白了事情的全部经过,刚才一路上建立的自信一瞬间崩溃了,他就知道,今天的一关,将是他人生之中面临的最大的关卡。

    更不用提站立一旁一脸尴尬的张力,好歹也是省长秘书,在夏想面前还不如唐天云自在,就如做了什么错事一样,似乎正低头准备挨训,就让康孝完全看不明白形势了,夏想一个省委副***,凭什么要让省长秘书在一旁恭候?

    不明白也没办法,现在无人为他解释清楚,他一进门,就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康孝同志也到了,下面就正式召开现场办公会,由花客酒家事件延伸解读,讨论一下专项行动开展以来的工作失误和不足之处。”夏想开始讲话了,他因为戴着手铐,不方便配合手势,姿态就有点怪异,“先请邰楚峰同志详细介绍一下事情经过。”

    现场一共十余人,就夏想一人坐着,连林双蓬和牟源海都得陪站,康孝就知道,他也没资格坐下了,心里就老大不自在,好歹也是排名靠前的常务副省长,在夏想面前连坐的资格都没有,夏想还不是陈皓天!

    不过又一想,夏想连他说话的机会都没给,直接就步入了正题,明显有冷落之意,就是要先堵住他的嘴。

    康孝不干了,抢先插话说道:“夏***,不好意思我来晚了,有两件事情我想先声明一下,既然要参加现场办公会,先了解一下事情经过,我认为很有必要。一,夏***戴着手铐开办公会,毕竟不雅观,还请夏***取下。二,无关人等就不必参加办公会了。”

    康孝的提议有两大用心,一是夏想的手铐戴在夏想的手上,却无形中给他施加了巨大的压力,让他没有底气说出反对意见,锃亮的手铐就如一座大山一样,不但高山仰止,似乎还压在他的身上,让他喘不过气来。二是召开现场办公会,肯定没有什么好事,康志也好,邰楚峰也好,甚至包括祝耿华在内,在几名重量级省委高官面前,肯定说话没有底气,没底气,就容易说错话,一错,就或许不能回头了。

    夏想岂能不知康孝的用意,毫不客气地回应:“手铐的事情,稍后再提……康孝同志,双蓬和源海同志是我请来的,我记得好象忘了让天云打电话请你……”

    一句话差点噎得康孝满脸通红,夏想的话很直接,言外之意更犀利,意思是我连请你参加会议都没有,你有什么发言的资格?

    还好,夏想又说了一句话,多少给了康孝一个台阶:“不过既然康孝同志无意中路过,列席一下会议也无妨。不过提请康孝同志注意一下,现场办公会主要议题是专项行动的开展和部署。”

    康孝的老脸终于红了,差点被夏想气得转身就走,专项行动领导小组,夏想负总责,还有6名省委领导参加,其中偏偏没有他,但却有牟源海和林双蓬,就是说,牟源海和林双蓬参加会议,是分内之事,他参加会议,是越界了。

    但最终还是忍了下来,没有转身走人,一走,就更丢人了,而且还完全失去了替康志抵挡夏想炮火的机会。

    康孝忍气吞声留了下来,心中恨死了夏想,却不得不微带恭敬地说道:“本来我确实应该回避一下,但因为康志和我有亲戚关系,他惹了事情,我也有连带责任,就请夏***批准我列席会议。”

    一个回合下来,康孝就退让了,林双蓬眼中闪过一丝黯然。

    牟源海本来站在离康孝比较近的地方,此时却悄然向一旁挪动了脚步,和康孝保持了一定距离。

    张力的眼皮猛然跳起几下,心中愈加肯定,今日之事,想要不站稳立场,想要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已经不可能了,夏想夏大***,已经高高举起了屠刀!

    在场众人,心思各异,但有一个共同点就是,都完全被夏想的气势震住了,所有人都在想,事情要闹到多大才能让夏***满意?

    或者说,要死几个人掉几个官帽,才能让夏***称心?

    微一冷场之后,夏想又说:“邰楚峰同志……”

    邰楚峰本来已经吓得不知所措了……刚才沙大包如死狗一样被抬了进来,他身为刑讯供逼的老手,一眼就看了出来沙大包差不多生活已经不能自理了——平常打别人的时候挺过瘾,现在发现有可能自己受苦时,身为副局长的威风荡然无存,也差点一屁股坐在地上——真狠,当着数名省委领导的面敢直接废了沙大包,连给沙大包一个审讯的机会都没有,他终于知道了夏想在文弱的外表之下,却有一颗异常冷静并且杀人不眨眼的狠心。

    不过,在康孝现身之后,听到康孝和夏想对答几句,和林双蓬、牟源海完全被夏想气势压制得没有还手之力不同的是,康孝还有一战之力,他就又微微站直了腰杆。

    “夏***,各位领导,事情的起因,是因为一次误会引起的……”邰楚峰尽可能将事情向小里说,“夏***点菜之后,就去接人,要求酒家随便上几道拿手菜,酒家以为夏***是外地的客人,就上了最贵的饭菜,最后结帐的时候,费用是一万八……”

    羊城人民是比较富裕的人民,但一顿饭吃一万八也没人吃得起,林双蓬现在对康志恨之入骨,你宰谁不好,一刀宰在了省委副***头上,你怎么不去宰玉皇大帝?

    “后来又因为费用问题起了言语冲突,饭店服务员光头动手打人,结果却吃亏了,又要求夏***赔偿医药费用一万二……”

    “夏***结账离开了饭店,由于走得匆忙,和沙大包的汽车发生了刮蹭事故,沙大包追到了饭店,报了警,我赶到之后,白起不由分说就铐上了夏***……”

    好,好,好,夏想一阵冷笑,还抱着大事化小的幻想,有些人不打到他痛,他是死不悔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