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卷八天高云淡第1894章小插曲,大问题求月票请了

何常在 Ctrl+D 收藏本站

    第1894章 小插曲,大问题(求月票!请了。)

    满室生香,孤男寡女,一人入浴,一人观赏,确实是一副春光大好、旖旎香艳的画面全文阅读。

    夏想在静默了足足有半分钟之久,终于迈动了脚步——他向前一步,却并没有完全走到近前,距离季如兰不近不远。

    不近,是不足以伸手摸到她身上的任何一个部位。

    不远,是足以看清她身上的每一个地方。

    夏想站立不动,足足看了有半分钟之久,然后心满意足地点点头:“不错,好茶,好花,好景,回味无穷。”

    说完,潇洒地一转身,大步流星迈出了房门,走到门口,才头也不回地伸手朝季如兰挥手再见:“感谢如兰今天的盛情款待,谢谢了。春光无限好,孤芳请自赏。”

    夏想大笑而去。

    夏想走了许久,季如兰才从木桶之中起身,出浴之后才显露出她并非赤身**,而是穿了泳衣。

    季如兰神情落寞,一脸挫败的神情,轻舒**迈到桶外,来到衣架前,从衣架上取下包,从包中取出微型录像机,愣了片刻,突然将录像机猛然摔到地上,狠狠地说道:“臭夏想,死夏想,白让你看了一个遍,你真有本事!哪怕你动一下手也行,你见本姑娘这样了还无动于衷,你还是不是男人?”

    精心的计划付之流水,季如兰心中苦涩、失望再加上伤心。

    也确实伤心,因为刚才夏想的举动明显是猜透了她的用意,不但没有上当,反而故意调戏地看了她一遍——虽然身上仍然穿了泳衣,但夏想的眼神毒辣,好象看穿了泳衣一样,让她浑身燥热难当——等于是她想设计夏想,却被夏想好生戏弄了一次。

    失败,简直是太失败了。

    季如兰羞愧难当,也不知想到的什么,忽然之间又面红过耳……

    ……

    夏想驱车离开湖边别墅,一路疾驶,打开车窗,让春风吹进车窗,他才感觉呼吸顺畅了一些。想起季如兰精心设计的一出,不由摇头一笑,心中说不出来是什么滋味。

    季如兰是一个集美貌与智慧为一身的女子,又是大家闺秀,应该说聚万千宠爱于一身,以她的自身条件,会有多少男人趋之若鹜?如果她甘心躲在幕后,一心持家,不争强好胜,她现在应该有一个幸福的家庭,有一个宠她爱她的男人,或再有一个可爱的孩子。

    身为女人,太要强了终归不好。商界不需要多少女强人,官场同样也不需要。

    夏想也不知是该可怜还是可惜季如兰,不知为何,季如兰让他想起了王熙凤。

    不过也别说……夏想不无恶趣味地想,季如兰的身材着实不错,到底是未婚的女人,再加上她的细致生活和与生俱来的优雅,保养极好,身材和皮肤不比青春少女差上几分。谁让她自作聪明想拉他下水,他可不是自信过头认为天下女人都会对他投怀送抱的男人!

    刚刚替叶天南挖了一个坑,又坑了林双蓬,想必季如兰终究意难平,也想报复他一次,坑他一坑。只可惜,水桶的水太浅了,淹不了他。

    想起宋一凡的恶梦,夏想摇头笑了,凡丫头还真是他的福星,提醒的真是时候,没想到季如兰貌美如花笑容满面的背后,有不动声色的步步杀机。

    此时正好中午时分,夏想被季如兰算计一道,虽说秀色可餐,毕竟不管真饱,只好自己去找个饭店吃饭了。

    夏想今天独自出门,独自驾车,开了一辆沃尔沃s60,而且还是1.6t的排量,是低配款,上的还是普通牌照,在遍地宝马、奔驰的羊城,低调而知名度不高的沃尔沃完全不显山不露水。

    实际上夏想开的车也不贵,30万左右,但不识车的人或许会认为只值十几万。

    夏想找到一家看上去还算有特色的饭店,名字叫花客,刚点好饭菜,电话响了,一看来电号码就愣住了,是付先先!

    ……

    一个小时后,夏想接上了付先先,又回到了花客酒家。

    付先先瘦了不少,戴了一副大大的眼镜,微显憔悴,又因为穿着比较随性的缘故,乍一看,就和一个未出校门的大学生一样。而夏想也是穿着十分简单,又没开什么好车,在外人眼中,就如外地前来羊城游玩的游客。

    之前,夏想点菜之后正好接到了付先先电话,就先留下200元钱要求店家继续照单做菜,并且让店家多上几个特色菜。

    接回付先先之后,夏想点好的饭菜已经准备就绪,店家很快就上齐了菜,竟然摆了满满一桌子,很丰盛,但大部分不是夏想点的菜。要是依夏想的性格,肯定不会要这么多,他不喜欢浪费,但付先先来了,就得显得他有诚意一些,也没好意思指责店家上得过多了。

    付先先却没胃口:“太多了,怎么吃得完?我又不是馋嘴丫头,下不为例,以后不许浪费了。”

    “好,下不为例。你瘦了,要多吃点。”夏想对付先先的关心发自真心,如果是季如兰,他不会有半分怜香惜玉。

    付先先开心地笑了,飞了夏想一眼:“算你有良心,还知道关心我。”

    菜虽然丰盛,但多是海鲜,夏想偏偏又不爱吃海鲜,只吃了几口就没有胃口了,放下筷子看付先先吃饭。付先先或许也是吃不惯南方口味,吃得也很少。

    此来羊城,付先先一为散心,二为替付家在羊城洽谈一笔业务,大概停留一周左右。

    饭后,夏想准备送付先先到酒店住下,招呼店家结账的时候,出现了意外!

    点菜的时候是一个模样娇小的女服务员,结账的时候,却是一个彪形大汉。彪形大汉就彪形大汉好了,夏想只是微一惊讶,并未多想,伸手拿过帐单,只看了一眼,就一下怒了。

    一桌子饭菜是挺丰盛,但量极小,一条鱼不过一斤,但上面却写了十斤,而且每斤售价高达100元,就说是一条一斤的鱼就价值千金。其余饭菜,青菜200元一盘,肉菜500元一盘,米饭20元一碗,他和付先先吃了半饱并且难吃无比的一桌饭菜,要价高达18188元!

    宰客宰到如此心狠手辣的地步,夏想走南闯北多年,还是第一次遇到!

    付先先见夏想愣住了,知道出了问题,伸手拿过帐单一看,顿时怒道:“一万八?你怎么不去抢?”

    彪形大汉光头,体格极壮,脑满肠肥,一听付先先的话,冷冷一笑:“抢太没技术含量了,我们是诚信经营。我可正告二位,吃得起就吃,吃不起,别吃。没钱充什么大爷?上面有这位先生的签字,签字就等于接受了我们的菜价……”

    夏想也冷笑了:“大部分饭菜都是你们未经允许就上的,我不认可。你到底是什么饭店,吃一顿饭就万儿八千,就算开黑店也不能这么黑!”

    “黑店?你可真敢满嘴放炮。花客酒店,你在羊城的地面上打听打听,谁不知道花客的来历?赶紧的,拿钱结帐,别耽误时间。”光头听出了夏想是外地人,因为夏想的普通话太纯正了,再加上长相,一看就是北方人,他就斜了付先先一眼,嘿嘿一笑,“怎么着了,没钱?”

    别说,夏想还真一下拿不出来一万八,身上平常哪里会带这么多现金?卡倒是有,也不知道里面有多少钱。但现在不是钱的问题,是不能不明不白被宰。

    再说,他可是专项行动的总负责人,专项行动是什么?是三打两建,三打之中的第一条是打击欺行霸市!

    好嘛,宰客宰到省委副***兼专项行动总负责人头上了,如果夏想在羊城的地面上,在专项行动轰轰烈烈开展之际被宰一万八,传了出去就是天大的笑话了。

    “最近省里部署三打两建专项行动,其中有一条就是打击欺行霸市,你这种行为分明就是欺行霸市,难道不怕我向上反映问题?”夏想轻描淡写地问道。

    光头不耐烦了:“什么破专项行动,就是吹吹水唬唬鬼,能管什么事儿?就算能管事,也管不到我,你爱向哪儿反映问题就向哪儿反映,市委、省委,都行,还怕你?不是吹牛,省里市里都有人罩着,要不花客酒家能在市委周围的一公里核心圈一直开下去?看你细皮嫩肉的,肯定不经揍。要是没钱的话,你的女人替我接客三天,就放了你。”

    本来夏想还想问个详细,想了解一下专项行动开展以来在市民之中的影响力,现在才知道原来基本上略胜于无,或者说,林双蓬并没有在羊城真正用力推动专项行动的落实工作。

    主要是光头最后一句话一下惹火了夏想!没来羊城之前,他早就听说过羊城的黑恶势力非常猖獗,曾经在大街上就发生过警匪枪战事件,其他诸如飞车党、绑架富家儿童案,更是屡见不鲜,更有甚者,还有逼良为娼等丑恶之事。

    夏想还没有开口反驳,付先先已经端起一杯茶水,扬手泼到了光头的脸上:“滚!”

    光头一抹脸,反而一阵狂笑:“好妞,够味道,绝对能卖个好价钱!”说话间,伸出一双油亮的大双,朝付先先当胸抓去。

    夏想动手了,不但动了,还是大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