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卷八天高云淡第1891章局势陡然一变求票了,请了

何常在 Ctrl+D 收藏本站

    第1891章 局势陡然一变(求票了,请了TXT下载。)

    夏想很少说空话大话,也不会打无把握之仗,尽管叶天南此来岭南,有更深的谋算他事先没有想到,但他为叶天南准备的大餐不但是凉菜热菜一起上,而且还是琳琅满目的满汉全席最新章节。

    接完宋朝度的电话,正准备入睡,电话却又响起,本不想再接,今天一天确实劳累了,远远看了一眼号码,只好又迅速接听了。

    “领导这么晚了还打来电话关心我,让领导费心了。”夏想先风趣地来了一句。

    “呵呵,叶天南一上任,你就心情这么好,好象你和他是多年的老朋友一样。”古秋实的笑声穿透寂静的夜晚,在夏想耳边回响。

    “古***还真说对了,天南就是我的老朋友,但老朋友未必就是好朋友。”夏想笑道,“当年在湘省,他有主场优势,现在在岭南,我有主场优势,此一时彼一时。”

    古秋实听出了夏想的自信,大为放心:“你有信心就好,不过我还是要提醒你一下,你还是有必要和才洋沟通一下……”

    古秋实透露的消息比宋朝度的说法更详细,一是反对一系和平民一系联合提议,夏想一人身兼两职,不合官场常态,并且权力过于集中,建议中组部提名新的岭南省纪委***人选,二是军委有人向政治局反映,夏想和军中人物来往密切,建议中组部对夏想诫勉谈话。

    古秋实最后强调说道:“中央有吴部长和我照应,再由总***坐镇,一些人针对你的攻击不会起太大的风浪,不过你也要多注意一下影响,不要让人抓了把柄。据我估计,你的省纪委***的职务早晚会让出来,中组部拖延一下的话,会有半年以上的缓冲期。半年的时间,我想对你来说,应该足够了……”

    古秋实倒是挺高看他,夏想心中热呼呼的,宋朝度和古秋实的先后来电,表明了二人对他的爱护。朝中有人好作官,确实不假。

    心想这下可以安稳地睡个踏实觉了,刚躺下,电话又响了,夏想简直无语了,今天他的电话还真成了热线了,怎么个情况?

    但又不能不接,因为是宋一凡来电。

    刚一接听,电话里就传来了宋一凡哭泣的声音:“夏哥哥,你有事没事儿?快说,吓死我了。”

    夏想犹如被当头泼了一盆冷水,不解地问:“我好好的,当然没事了,小凡,你怎么了?别哭,大孩子了,不许动不动就哭鼻子。”

    “可是……唔唔,我梦到你掉坑里了,坑很深,又全是水,你怎么也爬不出来。我想跳下去救你,可是怎么也跳不下去,吓死我了。”宋一凡哽咽地说道,显然真是吓得不轻,“你说你多大的人了,还是省委副***,好好地翻什么栏杆?那么深的坑掉下去,会死人的,你真让人不省心,我,我不理你了。”

    夏想哭笑不得,他好好地哪里掉坑里了?是别人掉坑里了好不好,承受了无妄之灾不说,还落了一顿埋怨,只因宋一凡一个虚无飘渺的梦,女人怎么从来不讲道理?

    夏想无奈,又不好骂宋一凡几句,他向来最宠宋一凡,只好好说歹说宽慰宋一凡几句,说他吃得好睡得香,从来只见别人跳坑,他别说掉坑了,连坑边都不会走。还说他一会儿也做一个恶梦,要梦到宋一凡掉路边沟里……总算把宋一凡逗乐了,夏想也累得筋疲力尽。

    不过……睡觉之前夏想还是告诫自己,一定要注意提高警惕,常在坑边走,难免不崴脚。

    第二天,艳阳高照,天气晴好。

    上班之后,先是唐天云汇报一下日程安排,随后林康新就来汇报工作了。

    林康新的态度和以前相比,恭谨不减,却亲近了几分,例行汇报完工作之后,小心地说了一句:“林***一早就来到了省委,现在在叶部长的办公室……”

    夏想没有听到一样,直接跳跃了话题:“康新,昨天的事情,在路线安排上,你也有一定的责任,回头写一份检讨书交给我。”

    林康新面露喜色:“夏***,检讨书我已经写好了。”向前一步,递上了检讨书,又说,“我接受省委和夏***的任何处分。”

    林康新可不是真有闻过则喜的伟大胸怀,而是他知道,他替夏***办理的私人事情得到了首肯。领导的批评等同于爱护,而检讨书交到夏***手中,等于事情到夏***为止,不会上到省委讨论,就说明了一点,他的事情夏***会替他压下。

    也象征着他和夏***之间的关系更进了一层。

    林康新走后,夏想心思不定,不解林双蓬和叶天南的走近有何目的,微微一想,还是起身来到了陈皓天的办公室。

    有一名政治局委员的省委***,对岭南省委领导来说,是好事,也是坏事。好事是如果处好关系,以后升迁就有了后台,再万一陈皓天入常成功,更是朝中有人好作官。但坏事就是如果得罪了陈皓天,以后就麻烦大了。

    还有不方便的一点是,想向陈皓天汇报工作,难度比向一般的省委***高了许多,毕竟下至厅级上至副省,可以直接接触到政治局委员的机会不多,岭南省委就有一人,谁不争先恐后以陈皓天接见一次为荣?万一留下了好印象,说不定陈皓天一句话就平步青云了。

    夏想想见陈皓天就不必排队等候了,实际上,岭南省委除了米纪火之外,其他常委想见陈皓天,一般都要事先安排。

    夏生楠对夏想的态度依然漠然,淡淡地说道:“夏***来了,请进。”陈皓天有过吩咐,夏想前来,一律直接放行。

    夏想对夏生楠的漠然早已习以为常,平常他也只是冲夏生楠微一点头,不会多说一句,今天忽然有了想法,就停下了脚步:“生楠,你对张力的为人和能力,有什么看法?”

    夏生楠一怔,疑惑的目光看了夏想一眼,说道:“张力有工作能力,人也聪明,就是情商不高,情绪容易波动。小事上可靠,大事上……”

    夏生楠话说一半不说了,因为他说得已经够多了。

    夏想微微一笑,不置可否地走了,夏生楠的表现和他预料的一样,说话生硬而直接,直接好,他想要听的就是直接的评价。

    陈皓天已经处理完了手头的事务,一副悠闲的样子,似乎正等夏想的到来。

    “知道你今天要来。”陈皓天笑呵呵地站了起来,亲自倒了一杯茶给夏想,“来,尝尝我的新茶。”

    夏想忙双手接过,尝了一口:“换口味了?”

    “你想不到吧?刚刚接到季如兰的电话,问我的茶叶还有没有,她说刚亲手炒制的一批茶叶,想送我一斤,我说不必了,最近喜欢别的口味了。”

    季如兰又动心思了?送茶之举可不是无的放矢,近来季如兰的低调让夏想有点不适应,主要是他的内线不在季如兰身边了,季如兰平常做些什么说些什么,他全然不知。

    别说,严小时一走,才让夏想真切地体会到打入敌人内部的奸细是多么的重要——严小时在燕市的生意需要结构性调整,她匆忙离开了羊城,直飞了燕市,自始至终,她都没有过和他在一起一天,也是遗憾。

    对于最近季如兰的动向,夏想还真有点很感兴趣,不过,眼下还是先敲定叶天南的事情再说其他。

    夏想就笑着说道:“天南同志的到来,为岭南带来了一股清新的空气,吹皱一池春水,呵呵,说明天南同志的魅力不减当年。”

    “有什么想法?”陈皓天也喝了一口茶。

    “岭南华侨很多,专项行动也需要华侨的理解和支持,我的意思是,天南同志加入专项行动领导小组,不但很有必要,也很迫切。”夏想说明了来意。

    陈皓天自然明白夏想的用意,微一沉吟:“我原则上同意,等天南同志过来的时候,我和他提一下。”

    叶天南上任之初,必然先要向陈皓天请示汇报才能开展工作。

    夏想见一切顺利,又和陈皓天说了几句闲话,就要起身告辞,陈皓天忽然又叫住了他,没头没脑地问了一句:“半年的缓冲期,够不够?”

    夏想却是听明白了陈皓天所指的省纪委***的职务一事,就说:“尽最大可能。”

    陈皓天放心了:“中组部可以拖延两三个月,总***再压两三个月,就差不多了。”

    看来,对方的力度不小,夏想也清楚只能如此了,毕竟国内的政治大环境如此,他不能强求,正要离开的时候,听到外面传来夏生楠的通报:“陈***,叶部长来了。”

    如果说叶天南上任路上的大坑小坑只是一盘沙拉的话,将他拉进专项行动领导小组,才是大餐,是叶天南上任首日面临的最大的抉择,不,应该说,他没有选择拒绝的权力。

    那么叶天南在和林双蓬会面之后得出的一个重大的决定,相当于他在上任首日就表明了坚定的立场,虽然未必就是故意针对夏想计划的反手,也间接地对夏想的安排是一次绝妙的反击。

    有了叶天南的岭南,局势陡然扑朔迷离了起来。

    ***:明天是官神两岁的生日,两年的快乐时光兄弟们与我一起度过,感慨又难忘,谢谢兄弟们陪我、陪夏想一程!在官神生日即将来临之时,请兄弟们多些票票支持,毫无疑问,官神没有三岁生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