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卷八天高云淡第1890章制衡夏想的妙计求票

何常在 Ctrl+D 收藏本站

    第1890章 制衡夏想的妙计(求票!)

    宴会结束之后,迎着夜晚徐徐的清风,林双蓬郁闷的心情多少有所好转。在他拿起电话准备打给季如兰的一瞬间,却发生让人十分不解的一幕。

    ……依次和叶天南握手告别之后,省委一众领导分别坐车而去,有四人和叶天南握手的时间最长,分别是康孝、牟源海、施启顺和迟平凡。

    如果说前三人有意和叶天南走近是基于自身政治利益的诉求还说得过去,那么迟平凡刻意流露出和叶天南的亲近之意,就非常耐人寻味了。

    岭南省委之中,夏想最年轻,其次林双蓬,再次迟平凡。

    在夏想没有到任之前,迟平凡是岭南省委最耀眼的一人,倒不是因为他的相貌堂堂,而是因为他的多才多艺和十分稳健的政治步伐。

    岭南是政治大省,不但省委***本身就是国家领导人,省委领导中,也曾经出过国家领导人,而从眼下省委的格局分析,以后再出现国家领导人的可能性不能说是百分之百,也无限接近。

    迟平凡今年54岁,步入副省级已经8年了,就是说,46岁时,他已经是副省级高官了,不出意外的话,鹏城市委***一任之后,必定扶正。

    按时间推算的话,他在副省级岗位上,比夏想副省级的时间还久。就是说,迟平凡有可能会比夏想更早一步迈入正部。而且迟平凡履历十分耀眼,政绩突出,再加上他的儒雅学者之气,在林双蓬看来,迟平凡有望有朝一日一步迈入国家领导人行列。

    但以上,不足以成为让林双蓬对迟平凡刻意和叶天南走近的不解,而是因为直到今天林双蓬也不清楚迟平凡究竟是哪一个阵营的人!

    迟平凡的经历很简单,先是教学,后来步入了官场,然后就步步高升,在江省晋升为副省级之后,调来岭南担任了鹏城市委***,尤其是近年来一步一个台阶,升迁之路十分平顺,不得不让人怀疑他的背后到底是谁在大力推动。

    但以林双蓬的能力和关系网,却对迟平凡的背景毫无头绪,迟平凡既无团中央的经历,又不是反对一系的阵营,更非家族势力的人马,如果非要按出身划分的话,他归于平民一系倒更合适,只不过在迟平凡的历次提拔之中,都没有总理的推动。

    确实是怪事。

    一个没有大背景的人能平步青云,成为改革开放前沿阵地鹏城的市委***,可见深受中央重用!

    正是因此,才让林双蓬对迟平凡和叶天南之间的互动大为不解,也让他暗暗警惕,他和迟平凡关系确实不错,但还没有不错到无话不谈的地步——再说官场中人之间也不可能做到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迟平凡难道是要向平民一系靠拢?

    广义上讲,迟平凡在岭南四系之中属于外省系,但外省系很宽泛,泛指岭南三系之外的所有外省势力。

    其实外省系的说法不够严谨,等同于岭南三系将全国和岭南对等比较,有高抬岭南之意,也正是岭南过于自闭的政治势力,才让中央近年来在岭南主要城市的一二把手的安排之上,重点向外省官员倾斜。

    话又说回来,外省系如果细分的话,也会分为团系、家族势力、反对一系和平民一系,外省系之间也不是铁板一块,所以才一直无法和岭南三系真正抗衡。但夏想到任之后,外省系之间的团结除了迟平凡以外,几乎达到了空前一致的程度。

    现在如果因为叶天南的到来,而让外省系进一步分化并且分散力量的话,也不失为一条制衡夏想的妙计,林双蓬心中更坚定了刚才的想法。

    不能让夏想在岭南继续坐大了,否则,夏想的崛起必定威胁季家的地位。

    等所有人都散去之后,林双蓬注意到叶天南也上车离去,脸上还挂着心满意足的微笑,心想叶天南此来岭南,说不定还真来对了。有时政治人物的升迁不仅仅是因为后台强硬,而是因为恰逢其时。总理之所以最后答应叶天南放弃齐省常务副省长之位而来岭南,固然有退让一步之意,谁又敢说更深一层的用意没有以退为进的伏笔?

    林双蓬打通了季如兰的电话。

    “如兰,老爷子最近有没有来羊城的计划?”季家家事虽然归季如兰管理,但有事林双蓬大可以直接电话老爷子,不过出于想和季如兰缓和紧张关系的想法,还是先请问一下季如兰为好。

    “没有。”季如兰懒洋洋地答道,“你有事直接电话老爷子好了,何必打电话给我?多此一举!”

    季如兰最近也不知是被夏想的还手打击得晕头转向,还是被老人家批评了几句心里有了疙瘩,反正情绪不高,林双蓬暗叹一声,女人终究还是女人,情绪起落太大。

    林双蓬索性也不劝季如兰了,他也没有义务哄她开心,就要挂断电话时,忽然季如兰又问了一句:“对了,叶天南的上任,会不会给夏想带来什么困扰?”

    敢情季如兰还不知道今天发生的叶天南上任途中就出了大事的一出,林双蓬无奈一笑,说道:“估计不会了,今天发现了一起意外,完全断绝了叶天南和吴晓阳合作的可能,还有,木风也借今天的事情扬眉吐气了……”

    林双蓬就将今天发生的事情简短一说,又微带讥讽地补充说道:“说来还要感谢你的闹腾,你的盟友吴公子算是害得我在省委抬不起头了!”

    “……”季如兰足足沉默了半分钟之久,忽然提高了声音说道,“吴公子算个什么东西,他才不是我的盟友,不要拿他和我相提并论!”

    气呼呼喘了几口气之后,季如兰又说:“不管是不是夏想的安排,帐都要算到夏想的头上,他等着,我和他没完,一定要让他败在我的手下!气死我了。”

    “还有你,林双蓬,别把事情怪到我的身上,蓝天大道的施工队是你的关系户,挖坏了管道也是你自作自受,谁让你拿了好处?”

    “叶天南是***部长,梅花是华侨最多的地市,你推动一下,让叶天南到梅花走一趟,以关心华侨工作的名义……”

    季如兰的话快语如珠,林双蓬一句也反驳不了。但也别说,季如兰心眼虽然小了点,情绪虽然也容易失控,但政治眼光确实不一般,她最后一句话就一下点明了亮点,也和他的想法不谋而合。

    林双蓬是有点轻视季如兰,因为女人该有的缺点,季如兰都有。但也不得不佩服季如兰,因为季如兰在女人共有的缺点之外,也有许多个性的优点。

    想了一想,他还是向梅花打了一个电话。

    就在林双蓬向梅花打出一个关键的电话的同时,夏想也接到了宋朝度的一个关键的电话。

    今天宴会上叶天南的表现在夏想的意料之中,叶天南是个人精,夏想比谁都知道,而且叶天南一来就会受到欢迎,他也早有心理准备。叶天南的为人很有欺骗性,很容易给人留下良好的第一印象。

    再加上他最近在省委上升的势头过快,势必会引起以康孝为首的岭南本土势力的不满,拉拢叶天南,成功地让外省系不再团结一心,是最便捷的一条捷径,既可以遏制他的崛起,又可以充分利用叶天南和他之间原本就有的过节来对付他。

    夏想既然积极推动叶天南的岭南之行,必然早有谋算,否则也不会将叶天南拉到身边,当然,对于别人的积极主动,他也不能掉以轻心。

    宋朝度的电话打来的真是时候,为叶天南的岭南之行,再添变数。

    “岭南的省委班子,今天算是配齐了,叶天南上任之后,岭南的局势就微妙了,夏想,你有信心不?”宋朝度依然是慢条斯理的态度,但话中却有一股意味深长的味道。

    熟知宋朝度脾气的夏想心中蓦然一跳:“信心肯定有,岭南的局势有陈***和米省长照应,基本都在掌控之内,但中央要是有变动,就不好说了。”

    宋朝度赞叹一声:“你说得对,看到了关键点。叶天南到岭南,可不仅仅是为了担任***部长而去,而是为了更高的目标。”

    更高的目标?岭南已经没有空缺了,叶天南不可能再更进一步了,不对,现在是没有空缺,但有一人却身兼两职。

    “中央有人再提你一人身兼两职不符官场常态,提议让你卸任省纪委***!”宋朝度终于点明了来意。

    果然是一步长远的布局,夏想必须承认,他还真是疏忽了这一点。怪不得最终平民一系会退让一步,同意让叶天南前来岭南,原来还有如此深远的伏笔。

    不过……夏想又自信地笑了,有人提议不要紧,就算迫于形势他必须要卸任纪委***一职,但因为有人非要叶天南接任,而叶天南刚刚被任命为***部长,至少也要半年之后才有可能交接。

    别说有半年时间的缓冲期了,三个月就足够了,夏想冲宋朝度胸有成竹地说道:“叶天南同志有更高的目标,但岭南也有更高的山峰需要他攀登。明天,叶天南就会面临着一个重大的选择。”

    ***:第三更!多点***,多点推荐票,永远不会在更新上亏欠兄弟们!请支持官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