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卷八天高云淡第1880章彼一时

何常在 Ctrl+D 收藏本站

    第1880章 彼一时

    湖边别墅全文阅读。

    季如兰正在院中弯腰收拾花草。满院子的花草格外茂盛,红红绿绿蔓延开来,几乎就是一片花的海洋。

    季如兰穿了一身客家风情的衣服,露出半截的洁白而匀称的手臂和小腿,显得健康而优美,或许是阳光过于强烈的缘故,她头上戴着一种独特而又别致的凉帽,是用薄薄的蔑片和麦秆编成的TXT下载。

    除正面外,凉帽四周还垂挂着一尺左右的折叠均匀的布,红白相间,远远望去,像是一朵美丽的鲜花,是为垂布。

    垂布的两端还纺织着两条五颜六色的彩带。

    如果了解客家服饰含义的话,一见到了季如兰的打扮就会心地一笑,凉帽之上是不是挂彩带是女儿家是否有了婆家的标志。就是说,季家第一美女季如兰,现今仍然没有意中人,是一个标准的大龄剩女。

    季如兰很细心地为每一盆花修剪、浇水,她不时蹲下,就会露出粉致的腰肉。又或是弯腰,细腰盈盈,大腿笔直。又或是高高伸展双臂,就露出上身还算傲人的身材。

    不得不说,季如兰确实就如一朵鲜艳欲滴的兰花。

    只不过从湖边别墅的幽静和素雅布局来看,季如兰人如兰花,却心如空谷幽兰。

    几滴汗珠从季如兰的脸颊滑落,似乎是光洁的脸庞承受不了汗珠的重量,滑到了她尖尖的下巴之上,她抬手擦掉汗珠,一抬头,发现远处树荫之下的严小时似乎睡着了,不由摇头一笑。

    严小时真是一个没有心事的女子,每天就是悠闲地喝茶、漫步,或陪她聊天,一闲下来就犯困,真拿她没有办法。不过……季如兰的目光带有三分审视的味道,细细打量了严小时一会儿,还是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严小时真的安心陪她?在她和夏想之间的较量愈演愈烈之时,严小时还能和她情同姐妹?

    保不齐严小时陪她,是为了给夏想当卧底。

    正心思不定时,客厅里传来了电话铃声。

    季如兰放下手中的喷壶,跑向了客厅,她一转身,躺在藤椅上假寐的严小时就睁开了一双灵动的眼睛,跳跃地转动了几下,微微露出一丝意味深长的笑意,又悄然闭上了眼睛,并且支起耳朵细听客厅里的对话。

    离得远,听不分明,却依稀可以听到季如兰的声音就如愤怒的小鸟一样……

    “夏想去了红花又能怎样?不要大惊小怪好不好?明江又有事情怕什么,就算***通过了,面子也找不回来了。”季如兰很不服气地反驳,“木风和李逸风同时出事,夏想还能想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岭南不是齐省,岭南就是夏想的滑铁卢!”

    “姐,你好好在香港相夫教子多好,不要操心闲事了,你又从来没有关心过政治,不要听风就是雨,好了,我和你解释不清,不和你说了。”

    季如兰气呼呼地挂断了电话,喝了一口茶,自言自语地说道:“林双蓬,你非要捣乱是不是?真烦人!你凭什么就认为我斗不过夏想?爸爸和爷爷都没有发话,你凭什么对我指手画脚?男人……都天生看不起女人!”

    生了一肚子闷气,季如兰愈发感觉气闷和燥热,就冲院中的严小时喊道:“小时,过来陪我游戏。”

    “好呀。”严小时的脾气出奇地好,季如兰说什么,她就答应什么。

    湖边别墅的前院是花海,后院有游泳池。季如兰穿了红色的比基尼,严小时则是一身绿色,同样粉致的娇躯,同样曼妙的身材,二女争艳,谁也不输谁半分。

    碧波荡漾的游池之中,季如兰懒洋洋躺在水里,端着一杯柠檬茶,望着严小时傲然的双峰和杨柳细腰,感慨说道:“小时,女人最好的光阴就几年,一过,就是明日黄花了。我想问问你,你说我是不是太心高气傲了,所以才一直嫁不出去?”

    严小时用手摸了一下季如兰的大腿,嘻嘻一笑:“如兰,就你这如花的身子,哪个男人不想拥有?你就是太争强好胜了,为什么总要和男人分出高低?”

    季如兰被严小时摸得浑身发痒,竟然脸红了,望着清水之中几近完美的双腿,高耸的双峰,没有一丝赘肉的细腰,确实也生出我见犹怜的爱惜,只不过……终究没有男人可以征服她的一颗芳心。

    心无所属,身体就无所属。

    “小时,就你了解的夏想,你说他去红花,会闹腾出什么大事?”季如兰转移了话题,一双美目眨也不眨地紧盯着严小时。

    严小时毫不掩饰她对夏想的好感,就如一个小女孩崇拜偶像一样,无限向往地说道:“他呀……真不知道他会有什么手法,他是一个让人琢磨不透的人,不管你离他多近,你也看不透他。”

    也不知怎么就突然冒出一个念头,季如兰鬼使神差地冒出一句:“他有多好色?”

    严小时咯咯地笑了,上下打量了季如兰几眼:“要是你现在这个样子上了他的床,他说不定会……”

    “该打!死丫头,胡说!”季如兰恼了,推了严小时一把,“男人征服世界,女人靠征服男人来征服世界,我偏不信了,女人一样可以自己征服世界,为什么要先依靠男人?”

    ……

    南园之春。

    南国之春比湖边别墅占地面积更广,更奢华,如果说湖边别墅是有文化底蕴的素雅,甚至还有一丝脱离尘世的高洁的话,南国之春无论是十几万的名贵树木还是几十万的进口沙发,无一不透露出穷奢极侈的暴发户的气息。

    所以说,三代的积累才会成就贵族的气质。

    吴晓阳站在南园之春的宽广的院子之中,背着双手,抬头望向一棵刚移植过来的名贵大树,心情大好:“启顺,木风的事情,设计得很巧妙,很高明。”

    “季如兰的手段不一般,她是夏想的劲敌。”施启顺点头称是,木风虽然性格倔强,似乎没有受到事件什么影响,但在羊城军区还是一时成为谈论的话题,让木风形象大为失分。

    同时,也让夏想受到了一定程度的负面影响,同时还影响到了许冠华的形象,可谓一举三得,施启顺也是十分高兴。

    “说起来还是张秘书安排有方才对。”施启顺转身看向了站在一旁的张力,一脸和蔼十分真诚地说道。

    如果唐天云在此的话,肯定会大吃一惊,不错,站在吴晓阳和施启顺对面的一人,正是张力!

    张力现身南国之春,而且还由吴晓阳和施启顺亲自作陪,算是给足了礼遇。

    张力微微一笑:“施司令过奖了,我可没有出什么力气,从头到尾都是如兰的计划,我充其量只是打打下手。”

    “张秘书太谦虚了。”施启顺悄然和吴晓阳交流了一下眼神,在暂时还没有将司英成功拉拢过来之前,张力就是最好的代言人的角色,虽然张力不如司英影响力大,但因为张力和季家不为人所知的复杂关系,他的加盟,甚至比司英更得力。

    就连施启顺也没有想到,张力会主动出面和他接触,以季家中间人的角色,要和军方合作联手对付木风,尽管施启顺一开始猜测张力可能会包藏祸心,但张力几句话就打消了他的疑惑,让他对张力深信不疑。

    木风事件成功之后,施启顺就更加相信了张力,在他的引荐下,张力得以和吴晓阳面谈,商议进一步的合作事宜。

    “夏想去红花,不过是虚张声势,替李逸风挽回一些不好的影响,实际意义不大。”施启顺分析目前的局势,“请张秘书转告季小姐,如果还需要军方出动,尽管开口。”

    张力点头:“会的,季小姐对夏想的专项行动很反感,明显是踩着季家的肩膀上位,夏想现在惹了众怒,离大败不远了。听说他在羊城军区还有一个关系很铁的哥们儿,叫……许冠华?”

    施启顺神秘地笑了:“许冠华……也快了,他在背后一直不安分,早晚会付出代价。”

    “等公子好了,让他和张秘书多走动走动。”吴晓阳知道张力的重要性,甚至可以说如果手法得当,张力甚至比一个省委常委还关键,“你们年轻人应该能玩到一块儿,哈哈。”

    “我也听说吴公子多才多艺,早想和他一起坐坐了。”张力也顺势接话,表现出了十足的诚意。

    吴晓阳和施启顺对视一眼,一起哈哈大笑。

    张力也含蓄而爽朗地附和一笑。

    只不过,一天之后,吴晓阳才发现他笑得有点早了。

    不止是他,季如兰也才知道低估了夏想的决心,最主要的是,低估了夏想的手腕。

    ……

    夏想一行抵达红花后,第一天一切顺利,先和市委主要领导开了一个座谈会,随后又在市委***、市长和市委副***的陪同下,视察了几项工作,不出意料的是,视察的工作都是李逸风主管的范围。

    针对李逸风的万元风波事件,夏想没有发表什么看法,甚至连暗示都没有,就让不少人暗暗猜测到底夏***前来红花视察工作,意欲何为?

    当晚,夏想一行住在红花。一晚上发生了什么事情,无人知晓,夏***又接见了红花市委哪个领导,也无人清楚。但在次日,夏想突然宣布召开全体干部大会,宣布了一项重大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