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卷八天高云淡第1870章第一场角力

何常在 Ctrl+D 收藏本站

    第1870章 第一场角力

    申家厚如果按照派系划分,是水头系TXT下载。

    申家厚是资格很老的常委副省长,实际上按照进入副省级的时间,他比常务副省长康孝还早上许多全文阅读。只不过因为康孝机遇好,才后来居上,抢先一步担任了常务副省长。

    申家厚从迈入副省长之位时起,就一直向往常务副省长之位,只可惜,最终差了一步,被康孝成功得手。而康孝之所以得了先机,并不是因为他比申家厚更有能力,而是因为康孝是阔第系。

    岭南省委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省长轮流坐,就是说,上届省长是季家,那么下届就在阔第或水头两系之中产生。依次类推,常务副省长等关键位置,也要排序和讲究一个平衡。

    申家厚眼见常务副省长的宝座即将到手之际,却因为派系之间的纷争而拱手让人,他自然对康孝十分不满。但不满归不满,平常的工作也会十分配合,毕竟大局观都要有。

    但后来不知怎么回事,申家厚得知了一个秘密,就是阔第系为了扶康孝上位,暗中做了手脚,并没有完全按照规矩来,就让他勃然大怒。再详细探究之下,原来是康孝为了一己之私,为了上位,自己假借派系的名义制造了事件,才得以顺利上位。

    申家厚从此对康孝恨之入骨,凡事都和康孝对着干。

    所以今天申家厚就算反对李逸风的提名,应该也会自说自话,不会顺着康孝的话向下说,却一反常态特意声称赞同康孝的意见,就让陈皓天立刻意识到出现了意外!

    而且还是不小的意外。

    陈皓天对省政府的掌控力度一直不大,原因有二,一是陈皓天毕竟是省委***,不好过多地插手行政事务,二是在米纪火上任之前,省长是季家人。

    还有一个不足为外人道的更深层原因就是,岭南人一直认为岭南是岭南人的岭南,可以由季家人担任省长,也可以由阔第系或水头系担任省长,但不能由外省人担任省长,推而广之,副省长也必须由岭南人担任,所以省政府班子一直是岭南本土势力的天下,在米纪火上一任,政府班子被经营得水泄不通。

    米纪火空降到岭南,才打破了岭南人担任省长的先例。

    但米纪火即使有陈皓天的支持,现阶段对政府班子的掌控力度也是极弱。

    因此,康孝和申家厚异口同声地反对李逸风的任命,不但让陈皓天吃了一惊,更让米纪火大为震惊。

    夏想也是为之一愣,心中闪过一个极其强烈的念头,不好,岭南三系的联合反击来了!

    鹏城市委***迟平凡也对康孝和申家厚的联合反对,微微惊讶,不过他还是坚持了自己的看法:“我相信组织部的工作,认同组织部的提名。”

    来自江省的迟平凡在岭南三系眼中,毫无疑问也是外省系。

    省委组织部长池永丽并非岭南人,也是外省系,作为在陈皓天任上从外省空降到岭南的省委组织部长,她空降的背后是否有陈皓天的影子,几乎是不用猜测的事实。

    池永丽和陈皓天的关系还算不错,日常工作中,一向跟随陈皓天的脚步,今天也不例外,毕竟要是她反对的话就成了笑话了,因为李逸风是组织部的提名。

    一般组织部长和省委***拟定的人选,其他常委轻易不会反对,因为反对的话,不但会得罪一把手,也会得罪组织部长。得罪了组织部长的后果很严重,至少在厅级干部的提拔上,组织部长的权力极大。

    池永丽淡然的目光有审视的意味,有意无意扫了康孝和申家厚一眼,说道:“李逸风同志是经组织部从四五名符合条件的干部之中,优中选优筛选出来的,组织部的考核严肃认真,程序严谨,本着科学发展观的态度坚持认为,李逸风同志符合任命条件。”

    李逸风现在已经是副厅,红花市委副***也是副厅,所以只是任命而不是提拔。

    池永丽的话有淡淡的不满之意,毕竟组织部提名的人选如果通不过常委会的讨论,暗中驳的是省委***的面子,表面上更让她这个组织部长面上无光。

    省委宣传部长司英摆出一副老好人的姿态,话说得委婉,却还是反对的意见:“常委会就是畅所欲言的地方,是民主先进性的具体体现,是不?同志们有不同的看法很正常,虽然我认为组织部的工作肯定做得很认真很到位,但在李逸风同志的任命上,我还是建议,再缓一缓,再研究研究。”

    司英的稀泥和得有水平。

    又一个反对意见!

    陈皓天和米纪火迅速交流了一下眼神。

    夏想心中的担忧越来越强烈。

    司英之后,就是省军区司令员施启顺了。

    施启顺第一次参加省委常委会,第一次行使省委常委的权力,就高高举起了反对的大旗:“听说李逸风有经济问题,红花市**大案,因为经济问题落马了几十名党员干部,李逸风同志再去红花市,万一再犯了错误怎么办?呵呵,本着爱护李逸风同志的出发点,我认为李逸风同志的任命,有必要再斟酌斟酌。”

    施启顺反对就反对好了,还捕风捉影地提及李逸风的经济问题,夏想就发作了。

    “我先打断一下。”省委副***当然有权打乱发言顺序,夏想直视施启顺,“施启顺同志有反对意见,常委会认真考虑。但你信口开河就指责李逸风同志有经济问题,我不知道你从哪里得出的结论?如果没有证据,就不要乱说。李逸风同志有没有经济问题,纪委方面会比在座各位都有发言权。”

    好一句霸道的“在座各位”,显然连陈皓天和米纪火也包括在内了。而夏想话一出口,陈皓天不动声色地微微点头,表示赞成。

    米纪火更是点头说道:“希望个别同志不要引申,要相信组织部的工作,也要尊重纪委的权威。”

    米纪火的话很有杀伤力,相当于直接警告施启顺发言不当,不要以为身为省委常委就可以评论权限之外的事务,对不起,你没资格!

    向来军方的常委在省委省政府的大事之上,举举手就行了,发言的话,也多半附和***的意思,就算反对,也委婉地表示一下即可,不必话多。话一多,就有伸手过长的嫌疑了。

    施启顺就犯了大忌。

    被夏想和米纪火前后夹击,施启顺十分尴尬地咳嗽一声,沉默了。

    接下来该是省政法委***、省***厅厅长牟源海发言了。

    牟源海咳嗽一声,目光似乎飘向了夏想一眼,也不知是心虚还是有别的考虑,低着头说道:“李逸风同志能力有,工作积极性也有,不过我个人认为让他担任红花市委副***,是不是有点太仓促了?作为异地交流的干部,李逸风同志早晚要回燕省的……”

    牟源海特意将“燕省”的发音咬得很重,暗示的意味很明显,就是想提醒在座的各位,李逸风和夏想都来自燕省,提名李逸风担任市委副***,会不会是夏***任人唯亲?

    “刚才纪火已经强调过了,我再强调一遍,希望同志们不要过度引申。”陈皓天终于出手了,形势有点失控的迹象,他已经猜到背后发生了什么,就有必要采取措施扼杀有可能继续蔓延的失控,他就加大了力度,“我希望同志们都有大局观,不要局限于一时一地,说什么燕省、外省和岭南省,有什么区别?照这种想法,对京城人来说,中央领导大部分人都是京外人!胸怀有多大,眼界就有多广。”

    陈皓天的话不无警示之意,却依然没能阻止失控的进一步蔓延!

    牟源海被陈皓天不点名批评,老脸微微一晒,低头不语。

    省委秘书长刘金南是陈皓天一手提拔的亲信,他如果再是反对的态度,陈皓天的省委***算是白干了。

    如果说刘金南的赞成在意料之中,那么羊城市委***林双蓬的反对,就大大出乎众人的意料了!

    就连夏想也是十分震惊!

    之前夏想提名林祖新的时候,摆明是向季家释放善意,林双蓬不领情也就算了,即使不投赞成票,也不用非投反对票,也可以两不得罪弃权多好,却没想到,林双蓬也是坚定地投了一张反对票。

    “红花市环境比较复杂,李逸风同志到红花市上任,不太合适,我持反对意见。”林双蓬的理由比较牵强,但语气很坚定。

    在省委***默认,省长点头,省委副***认同的前提下,常委会依然有六名常委联合反对李逸风的任命,事态不十分严重了。今天一共12名常委,等于是说,半数反对!

    诚然,如果陈皓天也赞成的话,李逸风的任命还是过了半数,一样可以顺利获得通过,也可以彰显陈皓天一把手的权威。

    李逸风是否顺利上任红花市委副***,并不是各方利益的真正落脚点,任何事情都不是孤立的事件,作为年后第一个常委会,也是施启顺参加的第一个常委会,六名常委众口一词地联合反对组织部的提名,明显是一起精心策划的政治事件。

    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陈皓天……

    ***:再累再有烦恼事,也不愿意欠兄弟们一章。也请兄弟们理解并支持老何的用心,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