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卷八天高云淡第1866章特殊之处更)

何常在 Ctrl+D 收藏本站

    第1866章 特殊之处(第四更全文阅读!)

    岭南省在国内是一个特殊的省份。

    岭南的特殊不仅仅体现在第一经济强省上面,还因为岭南复杂的地理环境和政治气候。

    地理环境的复杂以及历史原因,让岭南省内自然形成许多以发音不同的区域,其一,以粤语为主的珠三角区域人氏,泛指岭南中、南部一带,其二,以闽南口音为主的平原人氏,其三,以岭东话为主体的区域人氏,三大区域的形成,有其历史原因,也有文化传承的原因TXT下载。

    和燕省、齐省大有不同的是,燕省和齐省或许是历史传承悠久,文化和习俗大多相同,没有太明显的不同。而岭南的三大区域,几乎可以说是各自具有不同的文化传承。

    也正是因此,岭南在政治上也划分为三系。

    粤语一系时称阔第派,水头一系时称水头系,岭东一系时称岭东系,在陈皓天入主岭南以前,三系在岭南政坛上显赫一时,三分岭南天下。

    陈皓天上任岭南之后,势头渐盛,以他为首又重新树立一系——外省系。

    其实早在陈皓天未上任之前,解放后,岭南就有不少南下的干部来岭南担任党政要职,已经形成了外省系,不过一直处于弱势。

    90年代初,岭南省委秘书长一职空缺,当时的省委***在省委大总管的任命之上,一直拿不定主意,在平常大事小事都要请示上任省委领导的前提下,省委大管家一职本是省委***的管家,身为省委一把手都没有主见,也是罕见,也从侧面印证了岭南的政治气候之复杂。

    一直空缺了半年之久,省委***才接到全国政协副主席的暗示,最终拟定了合适的人选。

    当时的全国政协副主席姓季,曾经担任过岭南省长——正是岭南季家的掌舵人季择凡。

    季择凡出身岭南梅花,梅花是岭东系的主要发源地。在季择凡当年担任省长之时,不管是水头系的省委***,还是阔第系的省委副***,都对他言听计从,他虽然是二号人物,却在岭南有说一不二的权威,是岭南的实际掌权者。

    岭南三系,当以岭东系为第一,或者说,以季家实力最强。

    提到岭南以前的政治气候,不得不提在岭南各派系的纷争之中,为了平衡区域角力,轮流提拔各自派系的实力人物的同时,身为外省系的王下亮在岭南担任了近10年的副省长,一直得不到提拔。在他已经晋升到副省之时,水头系的鲁祥中还是市长,但在其后,鲁祥中后来居上,先是担任了常委副省长,后又当选为省委副***,直到升任为省长。

    不过政治人物的命运有时确实风云变幻,以常规推断,王下亮在岭南的政治前途一片黯淡,恐怕很难翻身了。因为根据当时的省政府班子排名,鲁祥中之后,还是岭南人接任省长,他还是没有办法在岭南扶正。

    但仅仅在鲁祥中当选省长一年之后,王下亮即担任了鹏城市委***,2001年,一步升任为齐省省长,两年接任省委***,现在为中央政治局委员、津城市委***。

    而当年后来居上的岭南两任省长,都已经相继退下,告别了政治舞台。

    ……夏想回顾了以前岭南政坛风云变幻的历史,就让他更清晰地认清了现状,岭南三系之中,原本以岭东季家一系最为实力雄厚,曾经执掌岭南十几年之久,但随着米纪火担任省长一职,上任省长退下之后,季家治理岭南渐成历史!

    但季家并非全线收缩,表面上不再执掌大权,其实许多关键职务还在季家的掌控之中,毕竟季家在岭南经营多年,又有深厚的政治底蕴,作为开国领导人的后代,其无形的政治影响力无与伦比。

    现任省委常委、羊城市委***林双蓬是季家在副省岗位上硕果仅存的一人。

    岭南的政坛格局在陈皓天时代,已经由以前的纷乱而逐渐清晰了许多。

    岭南因为因为历史原因和文化风俗等种种因素而自然形成的政治区域,有着非常天然的向心力和排他性,又因为相同的方言和习俗,圈子的私密和组织上的严谨,齐省松散的本土势力无法与之相提并论。

    也幸亏有了陈皓天来到岭南之后一系列行之有效的工作,才让岭南格局不再如以前一样纷乱,也让夏想一步迈入岭南,受到的来自各方的压力和阻力就减轻了不少。

    话又说回来,虽说季家治理岭南已成历史,但季家在岭南的根深蒂固的影响力仍在,其他两系在岭南的势力也依然庞大。各地市市委***和市长,基本上全是三系的人马,外省系除了在省委占据优势之外,在下面地方依旧式微。

    夏想原本以为,他和季家的接触会在正式上班之后,或者是某一个突如其来的日子,又或者是在老古的指引下,却没想到,竟是由张力出面引见。

    张力……究竟是季家什么人?

    夏想微一沉吟,很干脆地答应了张力:“好,你来安排就行了。”

    张力见夏想答应得十分爽快,也大感面上有光:“谢谢夏***的信任,我马上安排。”

    放下张力的电话,看到外面华灯初上的夜色,夏想的心情莫名平静了许多。

    想了一想,直接拨通了古玉的电话。

    “你在做什么?”夏想先是问了一句家常。

    “呀,你电话来得真是时候,坏人果然是坏人。”古玉心情显然不错,“我正在洗澡,要不要听听洗澡水的声音?”

    夏想无语:“现在洗澡?真有你的,洗澡后是睡觉还是吃饭?”

    “要你管,反正我洗得又香又白,没你的好事。”古玉嘻嘻笑了一气,“我正在染脚指甲,你有什么事情就快说,没事的话,别影响我的正事。”

    染脚指甲也是正事?夏想感慨他对古玉的一番贴心的问候算是白费了。

    “古老在不?”

    “爷爷不在,出去了,好象和许冠华一起去应酬了,听说有什么军委领导,我懒得问,又不想吃东西,就先洗澡了。”古玉的声音懒洋洋的,有一股令人沉迷的味道,“哎,你说小时姐到底怎么了?不上网,不接电话,也不回短信,她生谁的气了?我好象没气着她。”

    严小时人在湘省,她生的是他的气,夏想只好说道:“恐怕还是因为范睿恒父子的事情,等我打电话给她。”

    正要挂断电话,夏想又想起了什么,问道:“你知道小时最喜欢什么?”

    “她呀……”古玉似乎很认真很努力地想了一想,“她最喜欢的两件事情,爱情和事业,通俗地讲,就是帅哥和金钱。”

    夏想本想和老古通话,大概问询一下季家的事情,好确定一下和季家见面的基调,不想老古不在家,又被古玉的风趣逗乐了,说道:“好了,你先洗你的美澡,等古老回来了,告诉他一声,就说岭南花开了。”

    “要是我没忘就说,忘了……也别怪我。”古玉故意调皮。

    夏想笑了:“好了,别闹了,我先挂了,还有事儿。”

    和古玉的通话,让夏想的心情又轻松了不少,尽管他也知道,他在岭南的全面工作,才刚刚开始,今后面临的困难,肯定比想象中还要艰巨。不说别的,就是在省委之中,当他走到一处,听到一些人聚在一起用他听不懂的方言在讨论问题时,就会立刻感觉到一种被排斥在外的疏离感。

    语言问题是一个大问题,在岭南,曾经因为方言问题上升成为政治问题,就证明了一点,操同样口音的一群人,会对另外口音的一群人有天然的排斥。齐省也有方言,也齐省方言是基于北方语系,他听得懂。

    到了岭南就完全不同了,在他听来,几乎一点也听不分明对方在说些什么。就是说,如果有人当着你的面对你阳奉阴违,你也会被蒙在鼓里。

    想了一想,夏想认为有必要和米纪火通个气,至于陈皓天……等和季家见面之后再说不迟,就拨通了米纪火的手机。

    “米省长,我和张力去会一个朋友,特向您请示一下。”毕竟张力是米纪火的秘书,夏想在礼节上不能让米纪火挑理。

    “去吧,年还没有过完,见见朋友总是应该的,人情往来也是政治工作。”米纪火话说得很委婉,“要四海之内皆朋友才能更好地开展各项工作。”

    夏想知道米纪火可不是为了多说一句话套话,而是为了表达一下对他的支持,或许更深入一想,米纪火多半知道他要会的是什么朋友。

    刚放下电话,张力就敲门进来了。

    “夏***,已经安排好了,是不是方便现在动身?”

    和张力也算熟了,夏想也矜持,即刻起身:“走。”

    到了楼下,坐上了一辆普通牌照的汽车,夏想也不问去哪里,只管任由张力安排去处。汽车一路向西,逐渐出了市区,来到一处幽静的湖边。

    湖边有一处别墅,名叫“花无缺”,名字很怪,也有隽永,夏想默然一笑。

    一下车,就有人迎了出来——其实夏想知道以他的资历,季家和他会面,多半只是试探性地接触,就是说,不会有重级人物出面,他也不会自认有分量可以直接惊动季家的直系——但见到出来迎接的人,还是着实让他吃了一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