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卷八天高云淡第1854章三连胜月票,很需要

何常在 Ctrl+D 收藏本站

    第1854章 三连胜(月票,很需要最新章节。)

    当前一人,正是吴家实际掌权人吴才洋!

    吴才洋身后,紧跟着两人,一是梅升平,一是邱绪峰。

    吴才洋、梅升平、邱绪峰,再加上付先锋和邱仁礼,家族势力的中坚力量全部聚齐。

    三人身后,还有数名省部级高官,宋朝度和曹永国,赫然在列TXT下载!

    如果说以上组合还不足以让人震惊的话,在曹永国的身后,还有几人,一人是齐省省长李荣升,另一人则是燕省省长杜邦中。

    而在杜邦中的身后,还有一人,他年纪不大,顶多45岁,虽然排在最后,但能跻身省委***和省长之间,也必定是省部级高官。

    国内45岁就是省部级高官者,寥寥无几,再加上他身份特殊,他紧紧跟随在家族势力的掌舵人吴才洋身后的举动,就颇为耐人寻味,是向外界一次无声的宣告和明确的暗示。

    不是别人,正是团中央第一***水天。

    吴才洋人未到,声先至,气势先声夺人。随着他一步迈入场中,并且没有丝毫迟疑就站在夏想的一侧,而紧随其后的梅升平、邱绪峰,以及宋朝度、曹永国、李荣升和杜邦中,也是脚下不停,直接就加入了夏想一方的队伍。

    而落在最后的水天出现之后,虽然他刻意保持了低调,却依然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不是因为水天级别多高权势多大,而是因为他作为团系的代表人物之一,他的立场,代表的就是总***的立场。

    水天的脚步虽然慢,却并未停留,直接越过中线,施施然站在了曹永国的身后。

    委员长和总理再次对视一眼,眼中流露出惊骇之色。

    随着吴才洋加入了夏想的一方,刚才一直居中站立的高晋周和于繁然,也悄然移动了脚步,加入了夏想的队列。而水天的站队,也带动了郑盛和西省省长不经意间向夏想一方,靠拢了几分。

    场中的形势随着吴才洋的一步迈入,顿时为之大变!

    之前,付家虽然是主场作战,但毕竟付老爷子已经作古,气势大减,再加上有委员长和总理两位巨头坐镇,是以付家一方以夏想为首的阵营,不但在人数上不占优势,在气势上,也被对方压得无法抬头。

    再加上高晋周、于繁然没有加入战团,郑盛袖手旁观,夏想一方,在付先锋喝令范睿恒滚蛋并且下令拿下范铮和高建远之前,一直处于下风。

    但现在,吴才洋只一现身,再有梅升平的同时出现,又有团系水天的同行,如此一来,夏想一方不但在人数上大占上风,而且气势大涨,最关键的是,水天的加入,意味着在家族势力同舟共济联手抗衡反对一系和平民一系的较量之中,总***表明了坚定的立场!

    对抗,上升到了最高层次!

    吴才洋先声夺人的一句宣告,确实威力无比,就连委员长和总理身为巨头之一,也是一时失语,半天没有回应一句。

    吴才洋之威,已然隐隐直逼几大巨头。也是,再有不到十个月,吴才洋将会晋身为巨头之一,而现今的巨头即将退下,此消彼长,吴才洋又是携整个家族势力之威,其势头锐不可挡。

    但……委员长却不会就此收手,付先锋不但骂了范睿恒,还抓了范铮和高建远,等同于先前的努力全部白费了,敢情刚才夏想很大方地让了一步,不是退让,是故意示敌以弱。

    总理脸色也很不好看,今天眼见就要大获全胜了,不想半路上杀出了吴才洋,结果就让大好局面毁于一旦。

    “才洋,你刚来,不了解情况,不要先下结论,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委员长对吴才洋说话十分客气,和逼迫夏想之时截然不同。

    “委员长说得对,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不过,有些事情根本就不需要调查,就能看得明明白白。”吴才洋表面上客气,实际上没有一分退让,“范睿恒纠集范铮、高建远几人,在付老爷子尸骨未寒之时,公然来付家***,不是欺负付家又是什么?我来之前,吴家、梅家和邱家三个老爷子说了,付老爷子人虽然走了,但付家还是我们的一员,还有三位老人家护着付家,不能让付家被一些不长眼的人欺负了。我奉了三位老爷子之命,就是准备来处理几个不长眼的人!”

    直接抬出了三位老爷子,吴才洋此举,显然是不会后退半分了。

    吴才洋当年和吴老爷子闹僵的时候,一人独自在西北偏远的省份为官十余年,别看近年来在京城担任要职,性子似乎磨平了许多,实际上,骨子里的强悍和好斗仍在,和付先锋的阴冷有所不同的是,吴才洋经历过大西北风沙的磨砂,他的性格坚韧不拔,而且还信邪不服输。

    “范睿恒退就退了,不好好颐养天年,还来付家丢人现眼,付老爷子在天之灵,也要骂你祖宗!”吴才洋继续说道,盛气凌人,“又没人邀请你来,你来了就好好向付老爷子鞠几个躬,也没人说你什么,你偏偏要和范铮、高建远一起胡闹,老百姓都知道死者为大,你好歹也执政一方,怎么连点人情世故都不懂?我会向中央建议,撤消你的正省级待遇!”

    范睿恒在儿子被抓之后,再次听到出自中组部部长之口的处理意见,差点眼前一黑昏倒在地。

    代价太……惨痛了!

    范睿恒说不出话来,因为吴才洋的话字字在理,他只能求助的目光悄然看向了委员长。

    只能悄然看,不能太明显,否则就等于公开承认了他今天的主动挑事和委员长有摆脱不了的干系。

    委员长双手背在身后,谁也看不见的是,他的双手紧紧握在一起!

    表情虽然依然镇静,实际上内心已然大乱。

    什么时候,夏想已经拥有了如此惊人的影响力?委员人的目光从夏想身边每一个人的身上扫过,心中激荡起滔天的巨浪,不经意间,夏想竟然已经长成了如此繁茂的一棵参天大树!

    家族势力空前一致的联手,也全因夏想成为核心人物的缘故。

    再深入一想,更是怵然而惊,宋朝度、陈风、曹永国、邱绪峰、于繁然,再加上杜邦中,全部出自燕省,再算上夏想的话,在国内政坛上将是一支不容忽视的力量,怪不得早有人对他说过,燕省帮将会成为大患。

    今天的形势让他更明白了一点,燕省帮是否成为一支力量还未可知,但夏想,绝对会成为大患!

    委员长本想开口替范睿恒说上几句,一抬头却看到夏想一脸似笑非笑的表情看向了总理,他心中一跳,立刻意识到了哪里不对。

    吴才洋身为中组部部长,向中央提议撤消范睿恒的正省级待遇,是分内之事。在此事上,总理也有一定的发言权,却不在他的管辖范围之内,总理没有开口之前,他就替范睿恒求情的话,等于是插手了总理的分内事。

    但不表态又实在说不过去,付先锋抓范铮,吴才洋灭范睿恒,配合得天衣无缝,等于是家族势力又反败为胜了……

    正犹豫不定时,总理终于发话了:“才洋,你太激动了,今天谁也没有欺负付家的意思,睿恒也是一片好心前来吊唁,再者今天毕竟是付老的追悼会,凡事不宜过激。看在付老的面子上,听我一言,范睿恒的事情,先不要武断就得出结论。”

    说完,又转向了付先锋:“先锋,你也消消气,先放了人,看在我的面子上,别在付老的追悼会上抓人。”

    总理的温柔一刀确实厉害,难题,就踢到了吴才洋和付先锋脚下。

    吴才洋不说话,看向了付先锋。付先锋微一沉吟,点头说道:“范睿恒的事情,吴部长请三思。”又转向范睿恒,“请马上离开付家!”

    付先锋不是好相与之辈,开口向吴才洋求情,算是给足了面子,范睿恒现在被付先锋喝令滚蛋,不但要乖乖地滚蛋,还得感谢付先锋。

    范睿恒平生从未受过如此奇耻大辱,却只能打碎牙齿和着血往肚子里咽,一咬牙,二话不说,扭头就走。

    比起上一次在寒风上萧瑟的背影,这一次他的背影更落魄更黯然,让衙内一方的几人看得眼里,恨在心中。

    范睿恒的饮恨离去,是为第一败。

    “人……不能放!”范睿恒在吴才洋和付先锋的联手挤兑之下,黯然滚蛋之后,付先锋却大声而响亮地拒绝了总理的提议,“不是不听总理的话,而是范铮和高建远,正是按照总理的指示精神才拿下的,因为他们……”

    “因为他们向省委副***寄恐吓信!”夏想朗声说道,“上次总理亲自吩咐要指令国安部门严查此事,正好邱***通过国安部门查实了范铮和高建远向我寄送恐吓信的事实,现在证实确凿,请总理指示。”

    委员长不敢相信地看向了范铮和高建远。

    范铮和高建远终于低下了愚蠢的头颅,没错,是愚蠢,他们被仇恨冲昏了头脑,原以为夏想不会查到他们的所作所为,却忘了国安部门是邱家传统的势力范围!

    总理被夏想将了一军,是为第二败。

    还是第三败。

    夏想伸手做了一个“请”的姿势:“请委员长和总理到里面一叙,吴、梅、邱三位老爷子已经恭候多时了。”

    什么?三位老爷子一直藏身付家家中,委员长和总理相视一眼,一齐大惊。

    ***:推荐票也请支持几张,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