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卷八天高云淡第1834章意外成就未来请投推荐票

何常在 Ctrl+D 收藏本站

    第1834章 意外成就未来(请投推荐票TXT下载。)

    地上躺了两人,一人抽搐,一人血流满面,场面很是不雅,更不雅的是,付先先面容娇好,却拿了一根长长的电棍,面露洋洋得意的胜利之色,强烈对比之下,就让人不免心生邪恶之想。

    况且,又是在付家门口。

    若是别人前来也就算了,别说付先先不以为意,就是夏想也不会放在心上,现在是新社会了,就是古代,哪个高官权贵公侯王爷的门口,没有出过打架事件?很正常。

    只是万万没有想到,竟然是总理现身了。

    范睿恒的意外出现,就已经足够让夏想惊讶了,不想总理也不请自来——相信付先锋不会同时请他、邱绪峰和梅晓琳的同时,还邀请总理前来——不过一想也就想通了,总理经常会做一些出人意料的事情,突发奇想要探望一下付老爷子的病情,也是总理关心老一辈领导人的亲民之举。

    说实话,夏想和总理算起来有一年多没有正面面对了,自从齐省事件之后,他和总理之间不见面无联系,基本上疏远到了路人的程度。

    总理今天的出行,随从不多,保安措施也不是严格到闲人退避的地步,只是身边有三五人围绕而已。

    或许是好奇,又或许是猜到了什么,总理来到近前,亲自弯腰扶起高建远,亲切地说道:“怎么不小心摔到了?走路的时候,要看清脚下再落脚,否则摔得头破血流,不能怪路不平,只能怪自己眼神不好。”

    夏想本以为和总理的见面会有一个尴尬的开端,不想一听总理的话,差点忍俊不禁笑出声来,更好笑的是付先先,本来是她做了坏事,电倒了范铮,一见总理露面,她忙偷偷地将手中的电棒塞到了邱绪峰手中。

    做完坏事,还不忘朝夏想眨了眨眼睛。

    邱绪峰一脸无奈的苦笑,手里拿着凶器,扔也不是,藏也藏不下,只好背在了身后。

    梅晓琳也站定了身形,对于刚才邱绪峰和夏想争相为她出手的举动,大感欣慰,一往情深地看了夏想一眼。

    只可惜夏想的目光已经落在了总理身上。

    总理头发微露花白,穿了一件极其普通的灰色棉衣,脚上的皮鞋也稍显陈旧,如果不是天天在电视上露面,走到大街上,任谁也不会相信他就是泱泱大国的总理。

    总理也有意思,扶起了高建远之后,身边随从就将高建远扶到了一边,他的目光就落在了范铮的身上,似乎是微一迟疑之后,他对仍在抽搐的范铮视而不见,转身绕过,径直来到了夏想几人的身边。

    先在夏想面前站住,特意上下打量夏想几眼,微微感慨地说道:“夏想,一别经年,没想到今天又见面了。我今天来探望付老,是一时心血来潮,意外就遇到了你,好,很好,不虚此行。”

    说话间,总理的手已经伸了过来。

    夏想双手握住总理的手,感受到总理的慈祥和令人肃然起敬的平民形象,似乎一瞬间让他回到了从前。当时年少青衫薄,相信一切美好的事物,相信资本主义国家都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只不过失神不过是短暂的瞬间,当他回到现实之中,只是恭敬而不失客气地说道:“总理好。能见到总理,当面聆听总理的教诲,对我来说也是一件非常荣幸的事情。”

    夏想的回答客气而疏远。

    总理脸色不变,依然淡然微笑:“在岭南的工作和生活还好?北方人到南方生活,总要适应一段时间,你还年轻,适应能力强,身体素质好,肯定可以适应岭南快节奏的生活。希望你在岭南再接再厉,为岭南的政治安定、社会团结做出更大的贡献。”

    特意提及政治安定和社会团结,却不提经济发展,总理的话,意味深长,夏想以为总理的淳淳教导到此为止,不料总理对他真是照顾,一见面就有说不完的话。

    “岭南是全国最发达的地区,也是祖国的***,坐南北望,你在岭南,不要局限于一省一地,要有放眼全国的眼光。岭南的一举一动,都会是全国的焦点,你在岭南任上,要不畏艰难,勇往直前,要敢于改革创新,有冲锋在前的勇气。”

    总理的话大有含义,暗指很多,夏想就只能连连点头,确实他不好回应什么,他也清楚,或许在总理的期望中,他在岭南任上可以和平民一系摒弃前嫌,携手共进,在陈皓天入常的事情上,达成某种程度上的一致……

    场景也多少有点古怪,总理握着夏想的手不放,一见面就说个没完,不提邱绪峰和梅晓琳恭敬地站在一旁,付先先甚至还悄悄躲到了后面,就是不远处范铮还躺在地上无人理会,如此鲜明而强烈的对比,确实让人说不出来的诧异。

    恐怕在总理在任十余年间的出访中,是从未有过现在的一幕。

    可怜范铮,身为曾经的省委***的公子,无法沐浴在总理的关爱之中,就连最悲天悯人的总理也无礼他的痛苦和存在,他做人也太失败了。

    总理随后和邱绪峰、梅晓琳的握手就随意多了,简单说了几句,付先锋就迎了出来,在付先锋的热情迎接下,总理就进去了。

    总理进去了,夏想几人就只能再等一等了。付先先不知何时来到夏想身后,悄悄拉了拉夏想的衣角,低低的声音说道:“大半年了,今天是我最高兴的一天。”

    夏想无限感慨,付老爷子一病,真是难为了天马行空的小魔女。不过刚才小魔女电人的一手确实让人赞叹,一想起范铮抽搐不停的丑态,夏想就不寒而栗,就能充分体会到被电击的难受。

    梅晓琳目不转睛地看了夏想和付先先几眼,又淡淡地收回目光,对邱绪峰说道:“绪峰,刚才……谢谢你了。”

    邱绪峰点头说道:“要不是我现在头上帽子大了点,刚才我非放他的血不可。丫的在京城还敢放肆,也不看看是谁的地盘。再年轻十岁,我让他生活不能自理。”

    夏想还是第一次见到邱绪峰粗野的一面,笑了:“冲冠一怒为红颜,绪峰,身手不错。”

    邱绪峰哈哈大笑:“晓琳毕竟曾经是我的未婚妻,我不能让她受人欺负。不过你刚才表现也不错,就是离得远了点,要不,动手的人就是你了。”

    梅晓琳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光芒。

    付先先趁人不备,踢了夏想一脚,心里嘟囔:就你有女人缘?就是你大情圣?就你……

    范睿恒出来了。

    刚才在里面意外和总理相遇,范睿恒热情地问好,总理只是淡而无味地回应了一句,就让他大感受到冷落,心中本来已经十分不快了,一出门才发现,高建远在一旁血流满面,没人管,而范铮还躺在地上,更是没有一人上前扶上一扶,甚至……夏想几人还谈笑风生,当范铮不存在!

    一群有人生没人教的畜生!范睿恒出离了愤怒,上前扶起范铮,然后怒气冲冲地来到夏想几人面前,冷嘲热讽地说道:“一个省委副***,一名副省长,还有一个市长,还有一个……大家闺秀,都是有身份有教养的上等人,打人就已经很没水平了,还见死不救,你们的道德哪里去了?你们还配不配做人?你们还有没有人格?”

    高建远此时也恢复了气力,总算可以开口说话了,大骂:“一群混蛋玩意儿!”

    夏想终于也出离愤怒了,冷笑一声:“范***,当高成松在燕省专权,将燕省上下摆布得乌烟瘴气时,你的道德又在哪里?又萎缩在哪个角落里面,屈服在高成松的淫威之下。当高建远打着省委***公子的旗号在燕省招摇撞骗、祸国殃民时,他配不配做人,他还有没有人格?当你范***因为个人利益,摇摆在邱家和付家之时,你头上的道德帽子早就被你摘掉,扔到了垃圾堆里!”

    “当你的儿子和高建远在羊城给我寄了一封带有子弹的恐吓信时,他们的人格又在哪里?跟我讲道德谈人格,范***,你,还有你的儿子,包括高建远在内,都、不、配!”

    夏想字字诛心,句句犀利,尤其是最后一句话说出,直震惊得范睿恒连退三步,错愕当场,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邱绪峰此时才知道子弹恐吓信之事,脸色大变:“真不是东西,给省委副***寄恐吓信,刚才真是打得轻,不早说,早说我刚才就废了他。”

    付先锋正好迈步出来,听到了刚才的对话,勃然变色,怒道:“范睿恒,从现在起,付家永远不欢迎你!”

    范睿恒一生风光,今天被人当面再三羞辱,又被付先锋毫不留情地划清界限,他浑身发抖,嘴唇哆嗦,半天却说不出一句话。

    范铮和高建远上前搀扶起范睿恒,二人目光冒火,喷向了夏想:“夏***,后会有期!”

    范氏父子和高建远刚走,总理就从付家出来,对众人都视而不见,直接来到夏想面前:“夏想同志,刚才我听到了恐吓信的事情,已经安排国安部门去严查此事了。请你放心,一定会保证你的人身安全。”

    夏想吃惊不小,总理因势利导,让他无法拒绝好意。

    难道说借范铮和高建远事件,又要和平民一系重新握手言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