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卷八天高云淡第1833章不必留情

何常在 Ctrl+D 收藏本站

    第1833章 不必留情

    付老爷子虽然病危,人仍在世,此时出现在付家之人,要么是付家的通家之好,要么是付家的政治盟友,寻常人等,付家也不会请来TXT下载。

    范睿恒既非付家的政治盟友,更不是付家的通家之好,他的现身,让夏想一时惊讶并且不解也在情理之中。

    更让夏想吃惊的是范铮和高建远也同时出现。

    夏想和范铮都有一两年未曾谋面了,和高建远差不多有快十年没有联系,更不用提见面了。十年光阴呼啸而过,当年显赫一时的省委***公子,如今已然沧桑了许多,当年的公子哥,现今已是背微驼、腿微弯的中年男人。

    虽然并不是胡子拉碴的形象,穿着也显得干净利索,并且还努力站得笔直,但他的眼神之中流露而出的沧桑和沉重,不是当年意气风发之时的目空一切所能相比。

    男人,只能经历了人生的伤痛之后,才能真正的成熟。成熟之后,或大度稳重,或阴冷邪恶,或圆滑于世,真正在历经沧桑之后而痴心不改者,少之又少。

    如果说夏想在历经沧桑之后,依然不改初衷,而宋朝度是成熟之后,更加大度稳重,那么高建远在经历了人生巨变之后,走向了另一个极端——阴森阴冷。

    不错,他一出现,就死盯着夏想不放,眼神之中流露出的阴森和阴冷令人不寒而栗。

    夏想从来不怕一个人歹毒或阴毒的眼神,眼神杀不死人,也不会对他造成什么心理压力,他只是漠然地看了高建远一眼,只当成一个并不相识的路人乙。

    对,就是路人乙,连路人甲也算不上。

    范铮则比高建远沉稳几分,见到夏想,只当视而不见。

    相比范铮和高建远,范睿恒则大方多了,主动和夏想打了招呼:“夏***,真巧。好久不见,看你精神不错,也是,年轻有为,前途无量,肯定是事事如意了。”

    “承蒙范***吉言,最近确实事事顺利。”夏想也不知是故意气人,还是实事求是,脸上颇有自得之色,“就是刚到岭南,担任了副***,还兼任了纪委***,太忙了一些。”

    范睿恒现在赋闲在家,范铮也是轻闲之人,而高建远更是无业游民,官场中人,最不能闲来无事,一闲,就是闲置,就是被冷落了。

    范睿恒脸色就阴了一阴,不过随后又恢复了正常,勉强一笑:“夏***正当年,当然要忙了,忙了好,反正总要有人忙碌有人清闲。不过也要注意劳逸结合,近年来,有不少年轻干部累死在工作岗位上,既是国家的损失,又让人痛心。”

    曾经的省委***,也会冷嘲热讽了?夏想微微一笑:“多谢范***关心,我还年轻,身体吃得消。范***年纪大了,更要注意身体了,平常多散步,做做运动,再练练书法,养养花,文武之道,一张一弛,才能延年益寿。”

    范睿恒脸色一阴再阴,他本想讽刺夏想几句,不想夏想不知何时也变得伶牙利齿了,反驳得他无话可说了,大感尴尬。

    范铮就帮腔了,冷冷一笑说道:“夏***官运亨通,就是不知道踩着别人上位,会不会做恶梦?肯定不会,以夏***的品行,就算把别人送进监狱,肯定也会睡得踏实,没心没肺的人就是好……”

    不等夏想还口,高建远隐忍半天的怒火,终于迸发而出,几步来到夏想面前,冷哼一声:“夏大***,是不是还记得我这个故人?承蒙你的关照,我坐了几年牢,在坐牢期间,我可是天天对你感恩戴德。”

    冤家路窄,狭路相逢,一见面,三人联手就对夏想一阵炮轰。

    付先锋顿时冷了脸。

    邱绪峰也黑了脸。

    夏想似乎还是一脸坦然,笑着摇了摇头:“首先,范铮,我是不是官运亨通和你真的没有关系,再说就算踩着你上位,也够不着现在的位置,因为你太低了。其次,高建远,你到现在还没有弄明白的一点是,不是我把你送进了监狱,是你自己把自己送进了监狱。可惜你几年牢白坐了,一个人摔一个跟头不要紧,要紧的是,摔了跟头没有捡个明白,就是笨了。有一句话怎么说来着……对,记吃不记打。”

    范铮还没有什么,高建远一下暴怒了,又上前一步,手指夏想:“你……夏想,你不要太猖狂了,有你一败涂地的一天!”

    其实以夏想平常的脾气,也未必会舌战三人,但一者今天是付老爷子病危之日,范睿恒三人不请自来,显然不是诚心来问候,肯定别有用心。二者因为有子弹恐吓信事件在先,夏想还没有找范铮和高建远的麻烦,倒好,他们反倒理直气壮来责难他了。

    夏想承认欠严小时一份情,却不欠范铮和高建元一分一毫!

    付先锋终于忍无可忍了。

    说起来当年在燕省,付先锋和范睿恒之间还有过交情,所以今天对范睿恒不请自来,他虽有不快,又不好开口说些什么,毕竟对方是探望病情而来,出发点是好的。

    没想到,不但当了不速之客,还一来就和夏想唇枪舌剑,就让付先锋的怒火一下点燃了。现在正是付家最需要夏想的时候,相比之下,范睿恒父子和高建远,不过是过气的货色,以他的处世观点,其实根本就不想理会范睿恒和范铮,更遑论高建远了。

    已经无权无职并且一无是处了,还没有自知之明,在付家和付家的座上宾夏想争吵,付先锋就发作了。

    “范***,如果你来是看望我家老爷子,那么欢迎。如果你想借机生事,和夏***闹什么不愉快,就是付家不受欢迎的客人了。”

    付先锋的话,说得很不客气,几乎就相当于直接下了逐客令了。

    范睿恒脸面就有点挂不住了,好歹当年也曾经显赫一时,现在一下台就大受冷落也就算了,还被付先锋当面驱逐,心中极度郁闷,本想一走了之,但真要转身就走,显得太没城府和肚量了,就回身就范铮和高建远说道:“你们在外面等我一下,我去问候一下老爷子。”

    范睿恒进了付家大门,留下范铮和高建远在门外等候。

    邱绪峰拉了夏想一把,小声说道:“别和他们一般见识,走,我们也进去。”

    夏想点头,转身就走,以为事情就此过去,没想到梅晓琳落在了最后,她回头对范铮和高建远说道:“敬人者,人恒敬之。多学学为人处事的道理,知道什么事情该做,什么事情不该做,对你们以后的成长有好处。”

    按说梅晓琳的话,一点嘲讽之意也没有,说得很客气了,不想范铮也不知是被怒火冲昏了头脑,还是付先锋刚才偏袒夏想羞辱范睿恒的举动让他大感丢人,他竟然出言不逊地骂了梅晓琳一句:“多管闲事多吃屁。”

    如果仅仅是范铮的一句很没水平的屁话,夏想也不会勃然大怒,谁知今天有人诚心让他不自在——高建远又讥讽梅晓琳说道:“一个没结婚就生孩子的女人,自己不自重,还教育别人什么事情该做什么事情不该做,真不知廉耻!”

    “你说什么?”夏想怒极,“高建远,你立刻向梅晓琳道歉。”

    高建远见终于激怒了夏想,还洋洋自得地说道:“怎么着,难道她是你的女人,你这么护着她?夏想,你算老几,别对我指手画脚,在我眼里,你连个屁都不是……”

    话未说完,邱绪峰突然暴怒了。

    好歹梅晓琳当年也是邱绪峰的未婚妻,虽然最终没能走到一起,邱绪峰对梅晓琳也有感情,再者夏想也是他最在意的至交好友,当面侮辱他曾经爱过的女人和现在的哥们,多少年不再大发雷霆的他发作了。

    邱绪峰属于蔫驴踢死人的性格,平常也许一声不吭,真要惹怒了他,后果很严重……有多严重?只见邱绪峰一个箭步冲了过去,一把拎住高建远的衣领,用力向下一拉,随后膝盖上提,正中高建远的面门。

    从邱绪峰一系列的快如风动如兔的动作来看,年轻时的他,在京城估计也是打架好手。

    高建远被邱绪峰一击而中,顿时满脸开花,鼻血横流,嚎叫一声,双手捂脸蹲了下来,嘴里还骂:“邱绪峰,你就是走狗……”

    邱绪峰不由分说,又一脚踹去,当场又将高建远踢倒在地!

    范铮冲了过去,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块板砖,狠狠地朝邱绪峰的后背砸去。他双眼通红,估计也被邱绪峰的暴力举动激发了血性,又或者将邱绪峰当成夏想,反正状若疯狂。

    疯就疯,这年代,谁怕谁!有时遇到事情,光耍嘴皮的抗议没毛用,要动就得动真格的,因为有些垃圾货色,不暴打一顿,他不知道什么叫力量!

    夏想还没有动手,却见一人冲了出来,手中拿着一根长长的东西,轻轻地在范铮身上一碰,一阵电光火花闪过,范铮就如得了小儿麻痹一样浑身抽搐摔倒在地。

    付先先轻巧地拍了拍手,仰起小脸:“搞定!”

    有一套,夏想还没有来得及冲付先先竖起大拇指,忽然,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怎么有人躺在地上了?出了什么事情?”

    夏想心头一震,总理来了……

    ***:2月最后几天了,***即将过期作废,请兄弟们投下***,表表心意,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