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卷八天高云淡第1828章岭南三花,花开一季求月票谢了

何常在 Ctrl+D 收藏本站

    第1828章 岭南三花,花开一季(求月票全文阅读!谢了)

    临近年关,夏想手头的工作反而繁琐并且沉重了起来。专项行动的正式开展,让他肩膀上的担子一下加重了几分。

    再加上准备继续深挖的红花大案,以及省委的各项工作堆积在一起,让他几乎不堪重负全文阅读。

    还好,唐天云和林康新为他分担了部分工作,才让他的压力稍微减轻了一些。

    唐天云自不用说,经过几次事件之后,夏想完全认可了唐天云的为人和能力,大事小事交到唐天云手中,他绝对放心。

    另一个意外收获是林康新。

    上次以两桃杀三士之计,放出提拔的风声之后,三人确实积极主动地都前来夏想的办公室表示了靠拢,但在最终提名公布之后,秦荣友和乔新风就立刻迅速消退了热情,远离了夏想的视线。

    似乎是没有收到什么成效,其实不然,据唐天云说,秦荣友和乔新风因为最近和夏想的走近,已经被牟源海和康孝所猜忌,他们之间原先密切的关系,已经出现了裂痕。

    倒是林康新的表现出乎夏想的意外。

    正式敲定提名李逸风之后,林康新并没有沮丧之意,也没有流露出任何不满的表现,反而比以前的工作更积极主动了,而且还明显地有靠拢的意思,就让夏想暗暗惊讶林康新的转变。

    夏想并没有猜到的是,林康新其实对于担任红花市委副***,并不抱太大的希望,因为他知道他和夏***之间,没有足够的交情,夏想提拔他,是人情,不提拔他,是本分。

    但夏想却最终决定提名李逸风,就让林康新认定了夏想的人格,他有渠道知道当年李逸风和夏想并非同一阵营,甚至还有过敌对阶段,夏***却既往不咎,还大力提拔李逸风,林康新对夏想的评定就是——是一个值得追随的领导。

    林康新就决定从做好分内事开始,先摆正态度,再站稳立场,最后尽心尽力为领导服务,一定可以得到领导的认可。

    林康新相信总有一日,他也可以成为夏***真心接纳的一员。

    ……

    “夏***,吴公子该放了。”唐天云小心地提醒了夏想一句,关了吴公子一周了,也算沉重地打击了吴公子的嚣张气焰,现在整个省委曾经受过吴公子气或是被吴晓阳欺压过的人,都对夏***致以崇高的敬意。

    但唐天云也知道,吴晓阳是一座高山,夏***才来岭南不久,不可能一次过招就能将吴晓阳打败,吴公子事件,是该见好就收的时候了。

    夏想似笑非笑地看了唐天云一眼:“不急,还差三天。”

    唐天云一想,三天后就放假了,敢情夏***是打定了主意,就要关吴公子到过年,夏***已经胜了一局,就没必要再在小事上计较了,就算关他到过年又能如何?

    不过唐天云也就是心里想想,并不敢多问,毕竟领导的心思都深,更深的用意和政治目的,以他的级别和眼光,肯定无法度量。

    放下心思,唐天云正要出去,转身注意到秋海棠掉了几片叶子,他过去捡起,又喷了喷水,左看看右看看,似乎哪里不对,又仔细端详一下,发现了问题,是秋海棠长得太杂乱了,该修剪了。

    他就自作主张,拿起剪刀开始修剪秋海棠。很认真投入地修剪了足有五六分钟,地上落了一层叶子,再远观近看,才算满意了。

    将叶子打扫干净之后,唐天云要出去时,却被夏想叫住了。

    “天云,没看出来你还有园林修剪的才能,是不是平常也喜欢养花?”夏想笑容可掬,饶有兴趣地问道。

    唐天云笑了笑:“我平常比较沉闷,要么在家里看书,要么就摆弄花草,时间一长,就有了点养花的心得。”

    夏想没再多问,只是笑道:“正好,秋海棠交给你照顾,肯定会长得好。”

    回到座位上,唐天云心中纳闷,夏***怎么特意提到了秋海棠,难道是他不喜欢秋海棠?问题是,秋海棠是谁放在夏***的办公室的?

    第二天,放假的气氛渐浓,省委大楼的办公氛围也淡了许多,新任省委常委、省军区司令员施启顺来到夏想的办公室,再次提出要求省纪委放人。

    夏想没说放,也没说不放,只是含糊其词地说要下午开会研究一下再做决定。施启顺也不好和夏想争执,说实话,他多少有点惧怕夏想,只是含蓄地一提吴晓阳很恼火,再不放人,就有可能向中央告状。

    中午快下班时,省委终于等来了两名神秘的客人,确切地讲,是夏想终于等来了两名神秘的客人。

    说神秘,其实也不神秘,因为不是别人,正是古老和符渊。但也可以说是神秘,因为和上次公开露面不同的是,古老和符渊再次前来省委,没有公开,除了夏想之外,并无几人知道。

    在夏想的安排下,符渊的随从和关押中的吴公子见了一面,至于谈了些什么,又有什么收获,夏想就不得而知了,也不会过问,因为肯定涉及军方事务。

    在符渊的人和吴公子谈话之后,吴公子就终于得以重获自由。据说吴公子走的时候,他还叫嚷着要和夏想见个面,宋刚在旁边小声劝了他一句什么,他才打消了念头,乖乖地夹着尾巴离开了省纪委的秘密地点。

    一介平民的吴公子,也享受了高级干部双规之时才能享受到的待遇,也不虚此行了。

    不过也有人担心,放了吴公子是放虎归山,甚至还有人认为夏想完全可以将事情做绝,将吴公子上交给中纪委,就如任海宝一样,直接和任昌一案一并处理了事。

    也有猜测夏想心思的人,大概看出了什么,夏想关押吴公子一段时间,不过是打击一下吴公子的嚣张气焰。又抬手放人,是为了放长线钓大鱼。大鱼是谁?就不言而喻了。

    不少人就擦亮了眼睛,拭目以待。

    夏想没在省委和古老、符渊会面,而是在省纪委的一处秘密据点——身为省纪委***的好处就是,省纪委双规党员干部的秘密地点有很多,而且处于严格的保密之下,一般很少有人知道。

    其实夏想本想找一处僻静一点的庄园,毕竟在秘密据点会客有点好说不好听,但符渊却坚持要看一看被双规之后的高干的待遇,夏想就答应了。

    古老和符渊的岭南之行,行程不短,连夏想也没有想到二位一直在岭南流连了一周有余。如果说仅仅是为了暗中调查吴晓阳之事,确实是小题大做了,肯定还有另外的要事要办。

    “现在的干部,真好当,也舒服多了,犯罪了,交待问题的地方也象五星级宾馆,夏***,你说这算不算是一种办案**?”在位于市郊南部的一处秘密据点,符渊走马观花看了之后,无限感慨地说道,“军队上的**不比地方上差,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老古在岭南悠然度假一周,满面红光,神采奕奕,可见是收获颇丰。不过老人家到底老了,现在已经拐杖不离手了。还好,走路的时候步伐稳健有力,也不需要别人搀扶。

    老古接过符渊的话,说道:“军队**更是无法无天,没有新闻媒体的监督,又派系林立,自己人监管自己人,不贪污**才怪!而且军队上的采购又不透明,也缺乏审查机制,照这样下去,人民解放军还想解放全人类,不自己被自己解放就不错了。”

    比起符渊的含蓄,老古的话更是直接。

    符渊点头:“古老说得对,**不除,高楼大厦就会从内部倒塌,不是危言耸听,而是活生生的事实。”他停下了脚步,站在一棵木棉树下,用力一拍树干,“夏***,我的原则就是,这已经涉及到***和解放军的生死存亡,我宁死也不会放手!”

    “我即使丢官也要与**斗争到底!”符渊朝夏想伸出了右手,“我了解到了你在湘省时的大刀阔斧的反腐,愿与你共勉!”

    符渊的话充满悲情与决心,堪与当年前总理上任之时的悲情告白相类似——要为贪官准备一百口棺材、里面有自己的一口。

    夏想紧紧握住符渊苍劲有力的手:“愿与符将军共勉!”

    到了房间之中,落座之后,符渊就不怎么说话了,似乎该说的话,他已经说完。

    老古就开始了滔滔不绝的讲述。

    “其实,岭南之行,我一为散心,二为会会老友,第三嘛,陪陪老符,第四,顺便为你和冠华铺铺路。夏想,你恐怕不知道,我和老符刚从梅花市回来。”

    “梅花市是个好地方,岭南省委许多领导都出于梅花市。”夏想眼睛一亮,“岭南三花,花开一季。”

    老古哈哈大笑:“怎么什么都瞒不过你?”

    岭南一共有三座以花为名的城市,分别是红花、梅花和凤花,其中梅花市有一家季姓名门望族,是开国元勋之后。从梅花走出了数名影响岭南大势的高官,全是季姓家族。

    季家在岭南的影响力,不仅仅是体现在政治层面,在经济层面,也是极为深远并且根深叶茂,是岭南本土势力的领军人物。

    “季家对你很感兴趣。”老古说出了一句令夏想大吃一惊的话,“季家有人想和面谈一件事关陈皓天切身利益的大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