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卷八天高云淡第1819章山重水复推荐票,请投

何常在 Ctrl+D 收藏本站

    第1819章 山重水复(推荐票,请投。)

    任何一个稍微有点政治头脑的人都知道的一个常识是,花花桥子众人抬,你敬我一分,我才能还你一尺最新章节。一般情况下,谁也不会当面将话说死,因为真实的实力不在嘴上。

    何况还有一句老话是,县官不如现官,即使是市委***林双蓬也不可能直接要求向民新放人,吴公子无官无职,不过是一个平头百姓,所仗的无非就是他有一个好爹。

    吴公子的所作所为充分证明了一个真理——好爹,是让二世祖儿子用来坑的。

    吴公子一点儿台阶也不给向民新下,当着向民新的下属就直截了当地冲向民新叫板,二话不说让向民新放人,用蠢驴形容他是对驴的侮辱。

    向民新火冒三丈之余,心中还在想,怎么吴公子蠢到了这种地步?他以前疯归疯,也没傻到无法无天的程度,今天是怎么了?难道是受了谁的鼓动?

    吴公子确实是发疯了,而且来之前,还喝了**汤,现在他天不怕地不怕,一听向民新说了狠话,更是撒泼了,将手向前一伸:“向局,有本事就铐了我?有本事就把我们全部拿下!别光说不练,这年头,说大话吹牛谁不会,拿出真本事才行。”

    我去,世界上还真有如此傻到家的二世祖?李逸风眼睛瞪大了,不敢相信吴公子刚才做出的举动。这么一来,向民新不铐他也得铐上了,否则向民新的脸面就丢光了。

    但出乎李逸风意料的是,向民新还是没敢动手——官当久了,在面临着前面一座高不可攀的高山之时,前怕狼后怕虎,心中敬畏的是怕权力的失去,是怕更猛烈的报复,向民新确实犹豫了,因为他听说过太多吴晓阳的事迹,知道吴晓阳的为人和霸道。

    向民新一犹豫,在场的刑警准备怒不可遏地发作了——就有一人向前一步,一出手拿出手铐就想铐住吴公子,嘴里还说:“向局,你就是处分我,我也要灭了这小子的威风!”

    正是刑警大队副队长纪贵容。

    纪贵容一动,还没有来到吴公子近前——他离吴公子有点远——忽然,跟随吴公子前来的人群之中,一个平头青年猝然出手,手中一根甩棍直向纪贵容后腰扫去。

    已经达到临界点的刑警队员的怒火,终于如火山爆发一样迸发了!

    对方一还手,还下手挺狠,敢背后偷袭副队长,队员们再袖手旁观,就不是男人了,顿时,有两三人同时出手,一人出拳,一人抬脚,同时击中偷袭纪贵容的平头青年。

    一声闷哼,平头青年被两股大力击中,一下飞出三米开外,扑通一下摔倒在地,动弹不得。

    形势变化之快,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吴公子见状,也勃然大怒,一下跳到了椅子之上:“打电话,快打电话再调一个连过来,今天拼了,老子要血洗***局!”

    能说出血洗***局这样的话,可见吴公子确实已经彻头彻尾地疯了。

    “老子英雄儿好汉,好样的,吴公子,有本事,有气概,我佩服你!”正当形势一触即发之时,突然就有一人的声音响起,听上去象是对吴公子的吹捧,其实语气之中,不无冷嘲热讽之意。

    向民新一看,不由皱起了眉头,李逸风现在添什么乱,有他什么事?

    其实此时的向民新也已经血向上涌,准备挽袖子大干一场,他也受不了吴公子的流氓嘴脸了。

    吴公子斜着眼睛看了李逸风一眼,没听出来李逸风其实是在嘲弄他,就问:“你是谁?你站在谁的一边儿?”

    李逸风心中又骂,老子草包儿混蛋,虽然吴晓阳不能算是草包,但他确实有一个混蛋的不能再混蛋的儿子。

    “我不是谁,吴公子,你不用认识我,我就只说一句话……”李逸风心中早有主意,他悄然向向民新打了个手势,意思是让向民新准备好动手。

    向民新心中疑惑,李逸风只是一个区长,在羊城无根无底,遇到棘手的事情,不远远跑到一边非要掺和进来,是什么道理?又见李逸风不慌不忙似乎胸有成竹的样子,就更让他不解了,李逸风是不是不知道吴公子是谁的儿子,他要是惹了吴公子,哭都没地儿哭去。

    “以前我担任县委***的时候,有一帮刁民来县委大院***,我一声令下,几十名***干警全部拨枪,鸣枪示警,刁民吓得屁滚尿流,立即投降!”李逸风嘴角露出轻蔑的笑容,“我以为市民素质会高一些,没想到市民比刁民难对付,市局的警察比县局的警察更怂包。”

    此时本来已经箭在弦上了,李逸风的几句话犹如火上浇油,既骂了吴公子,又讽刺了市局的***干警,等于是两边煽风点火。

    话刚说完,吴公子又从椅子上跳了下来,抬脚就朝李逸风踢去:“你算老几,滚蛋!”

    李逸风早有防备,一下跳到一边,吴公子收势不住,一脚就正正踢在向民新的腿上。

    向民新早就憋了一肚子火,被吴公子一脚踢中,就如同火山找到了突破口,终于忍无可忍了,一扬手,“啪”的一声打了吴公子一个耳光,怒道:“混蛋东西!”

    耳光清脆响亮,在嘈杂的闹声之中,一下震惊了当场的所有人。

    “打得好!”刑警队员们大声叫好。

    “打得妙!”成功地挑拔了向民新和吴公子之间关系的李逸风也大声叫好。

    “你他妈的……敢打我?”吴公子一手捂着脸,一手指着向民新,“姓向的,今天我不灭了你,我不姓吴。”

    向民新一瞬间意识到了什么,目光冷冷地看了李逸风一眼,心中闪过一个难以置信的念头——李逸风从中挑拔,成功地引发了战火,他到底有什么目的?或者说,他是谁的马前卒?只不过向民新没有时间细想了,因为吴公子已经疯狗一样冲了过来。

    真要动手?肉搏?向民新别看是市***局长,他可没有过人的身手,再者以他的身份和吴公子当众肉搏也太丢人了,就让后一跳,躲过了吴公子张牙舞爪。

    吴公子没打住向民新,哪里肯罢休,一跳三尺高,继续扑了过来。

    此时不用等向民新发话,向民新的手下早就怒火冲天地动手了——好嘛,找上门了还不算,还敢直接朝局长动手,手下一帮人都是吃干饭的?纪贵容一步冲到向民新身前,抬腿、拧腿、出拳,整个动作一气呵成,爆发力猛然作用在吴公子的下巴和胸膛之上,一连串密集的撞击声响过之后,吴公子一声惨叫,仰面倒地。

    脸上、嘴里和鼻子,鲜血涌出,倒在地上的吴公子就和一条垂死挣扎的癞皮狗没有两样。

    纪贵容早就怒极了,下手没有留情,刚才一击,吴公子估计没有十分钟爬不起来!

    吴公子一倒地,他带了几名大兵和十几名社会闲杂人员不干了,呼啸一声,一起动手了。

    羊城市***局成立以来,第一次轰轰烈烈的大规模袭警事件,就此上演!

    刑警队十几人对付对方近20人,不占上风。但毕竟是本场作战,片刻之后,又有无数干警加入了战团,几分钟后,吴公子带来的人手全部被打翻在地,无一幸存。

    吴公子何曾吃过如此大亏?在地上痛得满地打滚,还不忘发狠:“向民新,你有种,有本事你一枪毙了我,才算你狠!你今天不打死我,我就不走。”

    向民新哪里还有时间理会吴公子,事情闹大了,正要打电话向市委请示汇报,刚拿起电话,却见外面数辆汽车飞一般驶来,直接就冲进了市局的大院。

    全是军车!

    军车刚一停稳,车上迅速而果断地下了十几名身穿军装的军人,虽然没有全副武装,但个个一脸冷峻,并且眼神之中带有杀气,一看就和平常见到的痞子兵大不相同,就让向民新心中一凛——特种兵!

    真的捅了马蜂窝?向民新一见带队的人是施启顺,一颗心就提了起来,心里七上八下,闹不好上演一场军队和警察的严重冲突事件,不用吴晓阳出手,他的政治生命就有可能戛然而止。

    这么一想,又是怵然而惊,谁说吴公子没有政治智慧,他大吵大闹不依不饶的背后,就是吃准了他不敢将事情闹大的顾忌,向民新心想,吴公子今天的***,应该不是一件孤立性的疯狗咬人事件,背后也许还有着不为人所知的政治目的。

    现在已经没有退路了,向民新将心一横,正要大步迎上前去,和施启顺面对面地交锋,却见眼前人影一闪,李逸风挡住了去路。

    怎么又是李逸风?向民新现在对李逸风没有一点儿好感,还未开口呵斥李逸风两句,李逸风却神秘地一笑,将手中的电话递了过去:“向局长,夏***来电。”

    向民新半信半疑地接过电话,只“喂”了一声,就听到夏想的声音淡而威严地传来:“向民新同志,省纪委接到举报,任海宝和红花市**大案有关,请市局立刻将任海宝移交到省纪委。”

    ……怎么会?一瞬间向民新有一种晕眩感,夏想的提议简直就是雪中送炭,在他面临绝境之时,伸出了强有力的援手,让他大喜过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