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卷八天高云淡第1812章尽管放马过来诚求月票

何常在 Ctrl+D 收藏本站

    第1812章 尽管放马过来(诚求月票TXT下载!)

    夜间的皇家酒店,金壁辉煌,灯火通明,正是生意最兴隆之时。和往常一样,顾客盈门,看不出和平常有任何不同之处TXT下载。

    实际上,皇家酒店正在遭遇一次重大危机。

    任昌、任海宝、吴公子、施启顺四人坐在一起,人人怒容满面。

    “任叔,我就说夏想没安好心,我是不是退让一步,他都一样拿皇家酒店开刀,看,被我说中了吧?妈的,小人得志,上次真该堵死他!”吴公子怒不可遏地拍了桌子。

    施启顺微微摆手:“堵他一堵,是恶心他,又不能真拿他怎么样。真没想到,夏想这个人还真是阴险,竟然借势打力,直接取消了皇家酒店的定点酒店资格,反倒成了我们为他制造借口了?手法真够混帐的。还是小瞧他了,早先他肯定就知道了皇家酒店是谁的产业?也是怪了,任部长,夏想才来,怎么对岭南省委内部的情况这么门儿清?”

    任昌正在气头上儿,对吴公子弄巧成拙的挑衅有气没处发,因为在征求他的意见时,他也是默认的态度,不想搬了石头砸了自己脚,倒霉透顶了,也证明了一点,夏想确实深身是刺,十分棘手。

    施启顺的话,更让他火上浇油,嘲讽地说道:“施部长,夏想是陈***费心费力调来的助手,听说他和米纪火关系也不错,他来岭南之前说不定早就对省委内部的情况一清二楚了……”

    话里话外,还是不无埋怨之意,是在怪吴公子非要意气之争,结果让皇家酒店的定点资格被取消,仅次一项,至少每年损失上千万!

    这还不算,因为被省委冷落,连带会让生意减少七成以上,就是说,今年皇家酒店能不能挺过去还要两说。别看外面热闹非凡,但散客并不赚钱,赚钱的客户还是政府机关等财大气粗的主顾。

    任昌肉疼得要命。

    任海宝一言不发,心里却对夏想恨之入骨,不仅仅夏想刚到羊城就撞坏了他的宾利,而且现在又断了他的财路,夏想怎么就这么烦人?说实话,现在他恨不得一脚踢死夏想。

    和他有同样想法的还有吴公子。

    吴公子迎接夏想上任的第一出戏,意外被许冠华破坏,损失了一辆宾利事小,面子丢了事大。所以他才迫不及待策划了第二次出手,不想结果更惨,损失了何止上千万!

    真要算起总帐,在羊城的两次出手,损失差不多快两千万了,而夏想毫发无伤。吴公子怒了,他在羊城想霸占谁家闺女想欺负哪个女兵,还不是一句话的事情?一向顺利惯了,却在夏想面前两次失手,还撞得脚板生疼,如此奇耻大辱,岂能咽下!

    而且还连累得任海宝几乎连活路都没有了,他对夏想的痛恨,已经到了咬牙切齿的地步。

    “任叔,不要紧,回头让施叔和海宝谈谈合作,离了省委,皇家酒店一样可以赚大钱。”吴公子看向了施启顺,“施叔,表个态。”

    施启顺是羊城军区后勤部长,军需大权在握,掌管整个羊城军区的对外采购,大笔一挥,和皇家酒店建立合作关系,一年从皇家酒店采购几千万不过是小事一件。但采购的决定权他一人说了不算,还得副政委、副司令点头,最后还得吴晓阳敲定,可不是吴公子一句话能决定的事情。

    一边腹诽吴公子实在太不懂事,一边说:“回去请示一下吴司令,应该可行。”

    “什么应该可行,是一定可行。老爷子敢不答应,我和他没完。”吴公子当面拍了胸膛。

    任昌和任海宝的脸色才好看了一点,但也仅仅是一点而已,因为胸中对夏想的愤恨之意未消。

    “不能就这样和夏想算完!”吴公子又拍了桌子,“海宝,想个办法,怎样黑了夏想,妈的,不整他一顿,我连觉都睡不着。”

    有任昌在,有施启顺在,怎么也轮不到吴公子拍桌子,但他就是一再拍了,任昌微微皱眉,施启顺暗暗摇头。

    任海宝拧着眉头:“能有什么办法?他是省委副***,还是省纪委***,又有陈皓天罩着,谁能拿他怎么样?”

    “陈皓天再厉害,也管不到军队上,对付夏想,还得大兵上。”吴公子一脸阴笑。

    “羊城军区不是还有一个许冠华?”任海宝没见过许冠华,但对许冠华同样恨之入骨,他的宾利就是毁在了许冠华的手中。

    “许冠华马上就会到蓝海执行一项秘密任务,明天就动身……”施启顺插了一句。

    任海宝的眼睛慢慢亮了:“好机会……”

    话未说完,任昌站了起来:“我出去一趟。”

    施启顺暗骂一句老狐狸,吴公子却不解其意,并不知道任昌是有意避嫌,以免事后落一身麻烦,他还唯恐任昌不走:“任叔你有事就去忙,有我就行了。”

    施启顺暗暗摇头,吴公子真是古道热肠,可惜,智商太低了。

    ……

    就在吴公子、施启顺和任海宝密谋的时候,夏想也和许冠华再次坐在一起。

    是一间别具风情的茶馆,茶小妹都是一身开高叉的旗袍,身材细长而曼妙,走动之时,大腿若隐若现,十分撩人。

    夏想和许冠华却目不斜视,并无调戏茶小妹之意,二人的目光落在了两叠材料之上。

    一叠材料是夏想带来的,里面列举了皇家酒店近年来的偷税漏税的证据,以及其他从事不法生意的事实。

    另一叠材料是许冠华带来的,夏想还没有来得及细看,听许冠华说,里面是施启顺贪污**的证据。想想也是,施启顺主管后勤,后勤部门是肥得流油的部门。

    “我明天要去蓝海执行一项任务,要离开一周左右,夏***,我一走,你自己要注意安全。羊城不比京城,你又势单力薄,能退让就退让,总有一天,我们再加倍还回来。”许冠华很不放心他离去之后的羊城局势,因为夏想出手过重,皇家酒店之事,一举触动了一名省委常委的利益。

    “冠华,你不用担心我,先理顺你的任务再说。我还怕你去执行任务,是调虎离山之计,可能有人会趁你不在,调整你的手下,打乱你的部署。”夏想知道,他和许冠华共同的弱点就是根基不稳,身边没有一帮忠心耿耿的可用之人。

    “我没事,有木风跟着我,不会有危险。夏***,我建议你让萧伍、哦呢陈都来羊城,身边也好有个照应。”许冠华对夏想的关心,确实发自真心,“对了,古老最近真要来一趟羊城,他不是一个人,据说要和一个军方高层一起。”

    夏想十分不解,老古来羊城不足为奇,却偏偏和军方高层一起来,就有点耐人寻味了。值此换届前夕,老古早就摆出了置身事外的态度,现在却又突然和军方高层一同露面的话,必定会引发外界的联想。

    外界如何联想,夏想不管,夏想只想知道老古意欲何为?

    难道是想为许冠华继续铺路?

    许冠华并未解答夏想心中的疑问,笑着摇头:“别问我,我也不是十分清楚。他老人家静极思动,也许就是想走一走,也许还有别的考虑,反正他没有事先透露。等他老人家来了,你一问便知。”

    夏想笑道:“冠华,你也学会滑头了。”

    许冠华收了笑容:“说真的,我听说吴公子因为皇家酒店的事情恼羞成怒,准备继续对你下手,你一定要小心一点,吴公子就是一个混蛋加无赖,被他缠上,不死也得脱层皮。”

    曾经最难缠的衙内,现在也被夏想收拾得有口难言,一个吴公子又能如何?当然,夏想也不会轻敌,吴公子和衙内的不同之处在于,衙内会遵守表面上的规矩,吴公子却是一个地道的流氓,不按常理出牌不说,还胡作非为,主要也是依仗他老子军方的背景,是最让人棘手的地方。

    夏想呵呵一笑:“他想找我麻烦,是好事,我也正好要找他的麻烦,还为他精心准备了大餐,就看他的胃口是不是够好了。一句话,尽管放马过来!”

    见夏想豪气陡升,许冠华也是心情激荡:“好,拿出当年在秦唐时的气势,别说一个吴公子,就是吴晓阳亲自出面,他也不是你的对手。”

    第二天,许冠华一早就悄然离开羊城。

    许冠华并不知道的是,他刚离开羊城,夏想就出手了,而且一出手就震慑了许多人。

    先是羊城警方大举出动,以涉嫌色情交易和卖买毒品为由,对皇家酒店进行了全方位搜查,当场查出上千克毒品和几十起色情交易,皇家酒店被勒令停业整顿,任海宝被市局当场带走。

    与此同时,羊城市地税局收到关于皇家酒店偷税漏税的举报,证据确凿,事实清楚,金额特别巨大。

    任昌得知消息之后,差点没气得暴跳如雷,他正要拼了老脸不要,也要找夏想理论之时,又一个消息传来,当场将他震惊得无以复加。

    ……羊城海关突然出动,查获远见国际贸易公司走私汽车150余辆。人人清楚,远见国际贸易公司的幕后老板是吴公子!

    任昌大惊失色,狠,真狠,难道夏想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