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卷八天高云淡第1810章环环相扣求月票,请投

何常在 Ctrl+D 收藏本站

    第1810章 环环相扣(求月票,请投TXT下载。)

    严小时去齐省,是为了结清省委招待所工程的最后一笔余款。因为夏想不在齐省了,她对齐省也就兴趣了了了,也不打算继续在齐省投资了。

    后夏想时代的齐省,夏想的影响力已经无处不在。严小时的工程,以前由李丁山负责,后来转到李荣升手中,现今李荣升荣升为省长,就又由周于渊接手最新章节。

    以前不管是谁接手,严小时前去结算,都是一路绿灯,无人阻拦,因为明眼人都清楚严小时能直接从李丁山手中接下工程,联想到严小时一直在燕市的经历,而李丁山又是燕市人,都会明白其中的环节。

    众***开绿灯并不是敬畏李丁山,而是敬重和李丁山关系密切的夏想!

    现在夏想离开了齐省,聪明人心里知道夏想在齐省的影响力仍然巨大,省委班子之中,处处可见夏想的影子。但世界上有聪明人就有笨蛋,竟有不长眼的人想卡严小时一卡,不但想在余款上卡一卡,还打起了严小时身体的主意。

    没办法,谁让严小时太漂亮了。

    不长眼的人,名叫潘得势。

    潘得势其实长得并不差,相貌堂堂,和一般人印象中的坏人必定丑陋的想法完全不同,他至少算得上道貌岸然。所以他就自以为凭借手中的权力——他不批,严小时就拿不到最后的100万余款——再加上说得过去的尊容,稍有暗示,就会让严小时投怀送抱。

    女人嘛,其实和男人一样,爱帅哥爱金钱。

    而且潘得势觉得李丁山不再是副省长,而夏想已经远去岭南,谁还会替严小时撑腰?主要也是严小时的盈盈细腰让他垂涎三尺,狠不得立刻扑上去,将严小时好好***一番,还想用他的一双大手丈量一下严小时的细腰到底有多细……

    酒壮怂人胆,色壮蠢人胆,潘得势色迷心窍了。

    当他向严小时提出暗示时,严小时毫不犹豫就答应了,甚至还向潘得势飞了一个媚眼,并约好了时间地点。

    潘得势喜不自禁,下班后精心打扮一番,欣然赴宴。不料去了之后才发现,和他共进晚餐的不是严小时,而是一名风尘女子。

    风尘女子盛装打扮,而且还性感迷人,潘得势虽然气恼被严小时耍了,但还是架不住风尘女子的妖娆多姿,醉倒并且融化了。

    结果第二天潘得势的裸照就出现在省委领导的办公桌上!

    按说事情到此也就应该完结了,潘得势玩完,严小时潇洒离开齐省,但事情往往会有出人意料之处,潘得势的事情落到了周于渊手中,是死是活全凭周于渊一句话而定。

    周于渊勃然大怒,在通过某个渠道得知潘得势竟然敢打严小时的主意时,更是怒火冲天,立刻拿出了处理意见——开除公职和党籍——双开!

    双开的后果很严重,等同于潘得势今生再也不可能得势了,相当于完全和官场绝缘了。

    潘得势急了,忙向周于渊求情。周于渊是谁?是夏想的嫡系,肯高抬贵手才怪了。潘得势气急败坏之余,说出了一番令周于渊大吃一惊的话。

    “周省长,别自己人整自己人。我明着告诉你,我是何江海的人。何江海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成了常务副省长,到时面子上都不好看!”

    何江海在暗中运作常务副省长之位?周于渊蓦然心惊。

    秦侃“休假去”了,中央对他的处置意见还没有出台,但可以肯定的是,秦省长已经成为过去式了。至于谁担任常务副省长,现在一点风声也没有……没想到,万万没想到,才替夏***暗中做了一点事情的何江海,又在心中燃烧起了熊熊的**之火!

    何江海狼子野心,不可信任,更不能重用,周于渊对何江海下了定论。

    但话出自潘得势之口,潘得势的话有几分真几分假,真不好说。如果直接将潘得势的原话转告夏***,万一是潘得势信口开河,胡乱一说,就显得他听风是雨,太没水平了。但如果又不告知夏***,万一是真,事后事发,也会让夏***看轻他,认为他在齐省没有作为。

    怎么办?周于渊为难之际,眼睛一转计上心来,对,就让严小时代为转告,半正式半传闻,只要让夏***知道消息即可,至于夏***如何定夺,相信以夏***的高瞻远瞩,自有判断。

    ……

    听完严小时的转述,夏想久久无语。

    夏想心里很清楚岭南的专项行动,从表面上看,有两重意义,一为正名,二为政绩。至于更深层次的含义,他不便猜测,但肯定有。

    岭南不比齐省,因为岭南省委***的级别是国家领导人,可以肯定的是,陈皓天的重大专项行动,必定事先已经得到了中央领导的点头。

    相比齐省庞大而强势的本土势力,岭南的本土势力一样庞大而团结。只不过齐省本土势力强势外露,敢和中央直接对抗,岭南本土势力暗中联合,行事方法隐蔽而令人防不胜防。

    夏想在齐省最大的战绩就是维护了齐省的安定团结,为齐省的经济发展保驾护航,并且在临走之时临门一脚,分裂了齐省的本土势力之间的紧密团结。

    据夏想私下地推测,陈皓天的专项行动,对外是正名和政绩,对外,则是对岭南本土势力的一次重拳出击。

    诚然,每个地方都有本土势力的存在,老乡的观念和地方保护主义,是不可能避免的现实。并不是说凡是本土势力就一定要出手打击,而是一旦本土势力上升到了足以影响一市大局和一省大局,甚至会左右一市一省的方针大计时,就必须出手干预了。以岭南省为例,就如某女市长,从发迹到成长,一直没有离开当地,在国内是独一无二的特例,而是在陈皓天到任之前,省委想安排市委***下去,必须得征求她的同意!

    任由地方势力坐大,最终尾大不掉之时,就会出现危险的迹象。即使号称最民主的米国,各州虽然有极为宽泛的自主权,但有一个大前提是,各州的政策和决定都不能和联邦宪法相冲突。

    内有隐藏在暗处的对手,外有变幻莫测的政治局势,夏想人在岭南才不久,就已经深切地感受到了岭南的气候,果然复杂多变。

    更不用提还有在一旁虎视眈眈的羊城军区的敌对势力。

    在齐省最后一局之时,夏想借何江海之手打垮程在顺,暗中扶植何江海壮大势力,从手法上说叫借刀杀人,但从政治角度出发,不过还是齐人治齐的翻版。但有一点,夏想一开始并没有打垮一个程在顺再扶植一个何江海的想法。

    当然,更没有支持何江海再运作常务副省长的意思。

    不成想,何江海品尝到了权力的魔力之后,死灰复燃,还想再重回省委,居然盯上了常务副省长的宝座?说他是痴心妄想还是轻的,说他是自不量力才更贴切。

    夏想相信潘得势说的是真话,因为他太了解何江海了。

    夏想虽然是好人,但不是滥好人,在重用何江海之前,他就已经想到了万一何江海贪心不足蛇吞象,再有了不切实际的想法,必须要有相应的手段将其扼杀。

    有时候,卸磨杀驴不是主人无情,而是驴自恃劳苦劳高,产生了不切实际的幻想,认为一头驴可以变成一匹马,然后平步青云,马再化龙,一飞冲天。

    夏想无奈摇了摇头,对不起了何江海,别怪我对你下狠手,实在是你过界了!常务副省长的位置可不是为你而留,你想了就是有错,更何况还暗中运作?

    夏想拿起了电话,打给了吴天笑:“天笑,上次我对你说的事情,可以开始了。”

    几天来,吴天笑一直想打电话问候夏想一下,又唯恐夏***太忙,他的电话会添乱,突然就接到了夏***的亲自来电,他喜不自禁。

    再次听到夏***亲切的声音和坚定的命令,吴天笑立刻应下:“是,请夏***放心,保证完成任务。”

    夏想的一个电话,再次将齐省的局势向前大幅推进一步,让暂时陷入僵局的齐省局势,拨云见日,更让齐省本土势力之间的分裂和重组,遭受了重创!

    并且直接对岭南的专项行动带来了不可低估的冲击。

    ……

    第二天一早,夏想刚进办公室,唐天云就递上一份材料,说道:“夏***,我整理了一些资料,请您过目。”

    只说资料并未具体说明是什么资料,夏想有些疑惑地看了唐天云一眼,唐天云只是不失恭敬地一笑,并不进一步解释,而是倒了一杯热茶。

    夏想坐下,先喝了一口不烫不凉正好适宜的茶水,微一定神,就拿起了手中的资料。只看了几眼,就一脸惊诧之色,再看了几眼,不由心中一紧,暗叫了一声:“好!好一个唐天云。”

    如果说昨天唐天云暗中向陈皓天汇报之举让夏想对他高看一眼的话,那么今天的材料就更让夏想对他刮目相看了。

    夏想现在才信服陈皓天的眼光,为他挑选的这个沉默寡言的秘书,不但有眼色会办事,而且还能事事抢先一步。

    他口渴,唐天云会送上茶水。他需要证据,唐天云就及时递上了材料。

    夏想不再犹豫,立刻起身,拿起材料前往陈皓天的办公室而去,心中只有一个念头——破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