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卷八天高云淡第1808章怎么收场求月票

何常在 Ctrl+D 收藏本站

    第1808章 怎么收场(求月票最新章节!)

    皇家酒店并非第一次接待全体省委领导,之前,有过无数次承办省委宴会的经验,基本上可以说,皇家酒店就是岭南省委的另一个办公大楼。

    今天的事情闹到现在,不见皇家酒店的工作人员出面协调一下,只能说不是失职,是故意。

    夏想早就看了出来,吴公子***之前,肯定早就打好了招呼,也分析好了形势,就是认为可以一口吃定了他,所以才敢这么嚣张。

    嚣张也要分清对象,在京城时,吴公子的嚣张是针对许冠华,不过被夏想出手打了回去,又被蒋雪松出面压制,大败,肯定心里不服,觉得在羊城有主场优势,一定要加倍讨还回来全文阅读。

    夏想岂能任由一个扶不上墙的官二代欺负?正好他手中有牌可打,不当面还回来,就会给一些人留下他好欺负的印象。如果软弱了,退让了,被一帮省委领导看在眼中,他的权威就会大降,还想在以后的专项行动之中指挥若定,谁会听他的号令?

    夏想今天不但要打疼吴公子,还要借机立威!

    当夏想开口说出要取消皇家酒店定点酒店的资格时,不止吴公子、施启顺大惊失色,不止任昌怒不可遏,就连在场的所有省委领导,都震惊当场。

    虽说省委对外定点酒店的权限正在夏想的管辖之内,但夏想刚刚到任,而且又明明听到刘金南点名皇家酒店为定点酒店的人是陈皓天,身为副手,当众否决一把手的决定,夏***是不懂事,还是恃宠而骄?

    不少人都猜到了夏想要借机立威的心思,不过又想,夏***再身兼两职,也只是三把手,他说了还真不算,至少要一二把手同时点头才行。甚至有人幸灾乐祸,等着夏想出丑,只要米纪火或陈皓天任何一人打了圆场,夏想夏大***的豪言壮语就落空了。

    不想念头刚起,就听到了从未高声说过话的米省长高声喊出了对夏想的支持!

    米纪火话音一落,整个场面就静了下来,都震惊得不知所以。

    震惊不是因为夏想的强势,而是因为米纪火的火助风威。

    对于夏想的强势,岭南省委一干领导,都略有耳闻。夏想一路走来过关斩将,尽管在齐省期间,夏大***似乎消停了不少,但谁也不认为夏***真的收起了牙齿,不再吃人了,所以夏想的强势,虽然让人头疼,但在预料之中。

    米纪火在京城多年,从未有过地方从政的经历,再加上他在前来岭南之前,深入简出,极少在媒体上露面,以至于许多人都揣摩不出米纪火的性格,更不知道米纪火的执政能力。

    米纪火上任时间虽然不长,但岭南省委一众领导都得出了相同的结论——米省长温和低调,是一个弱势省长。

    但今天,在强势夏***的召唤之下,温和省长也发出了振聋发聩的声音,向在场的省委领导前所未有地展示了个人主见的一面!

    一时之间,本想表明立场的每个省委领导,都将念头收了回去。夏***和米省长都同意了,现在除非陈***发话,否则谁劝谁都落不了好。

    迟平凡见林双蓬脚步要动,要向前一步,他忙冲林双蓬暗暗摇了摇头。

    林双蓬会意,脚下迟疑着,又慢慢收了回去。

    都以为不会再有人开口相劝,谁知还是有人自恃身份,咳嗽一声说道:“米省长,借一步说话。”

    是常务副省长康孝。

    康孝资格很老,在省政府班子很有威望,米纪火必须给他几分面子,就微一点头,跟随康孝走到一边。

    康孝低声向米纪火说了几句什么,离得远,众人都没有听清,不过却都看清了米纪火的一个动作——缓慢而坚定地摇头!

    不管康孝的提议是什么,结果就是被米纪火否决了!

    康孝脸色很不好看,目光和牟源海的目光迅速交流一下,又扭头看向了任昌。

    刚才夏想提出要取消皇家酒店为省委定点酒店的资格时,任昌第一个出声反对,而且声音极为响亮,他原以为会有人呼应他,不料米纪火抢先表示了赞成,就没人敢再发出支持的声音。

    省委副***的提议和省长的赞成,威力非同小可。

    此时任昌骑虎难下,忽然做出了一个出人意料的举动——他一把拉过吴公子,远远离开夏想,到一边说话去了。

    说些什么,别人当然听不见,却能看见。只见吴公子一下涨红了脸,连连摇头,而任昌也是脸色通红,也不知是恼怒还是激动,反正差点和吴公子争执不休。

    施启顺恨恨地看了夏想一眼,一转眼,也加入到吴公子和任昌的争执之中,居中调和,三人也不知在争论什么,就是达不成一致。

    见此情景,终于有人出头了。

    “夏***,我看算了,吴公子年轻气盛,他停车不当,让他让开就行了,没皇家酒店什么事情……”和稀泥的是省委宣传部长司英,“夏***刚来,有些事情可能不太清楚,等下让任部长多敬几杯酒,向夏***赔个不是。”

    司英一开口,省委组织部长池永丽也帮腔说道:“就是,就是,夏***别生气,一会儿泡一壶菊花,消消火。”

    “没皇家酒店什么事情?司部长,皇家酒店作为省委的定点酒店,外面闹得一团,连一个出面协调的人都不露面,这就是定点酒店的服务意识?再说也没任部长什么事,为什么要让他向我赔不是?”夏想寸步不让,又对池永丽说道,“谢谢池部长了,好意我心领了。不过现在我可没心情再坐在皇家酒店里面喝茶……”

    好嘛,强势***果然强势,省委宣传部长和省委组织部长的面子都不给!

    司英和池永丽对视一眼,一脸无奈。

    此时,任昌、吴公子和施启顺三人商议的结果也出来了,三人一起来到夏想面前,吴公子涨红了脸,极不情愿地挤出了一句话:“对不起,夏***,怪我冲撞了你,我马上让路。”

    施启顺也勉强挤出了一丝笑容,皮笑肉不笑:“夏***,得饶人处且饶人,今天的事情……我输了!”

    话一说完,施启顺收回笑容,和吴公子转身就走,发动汽车,片刻,几辆围堵夏想的军车,来得快,去得快,来时气势汹汹,去时狼狈悻悻,转眼间就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之内。

    任昌陪着笑:“夏***,可以入席了吗?”心中却恨得直跺脚,今天算是栽了,没想到夏想真会借事挑事,手段刁钻,让人牙根直痒。

    原以为有了一个大大的台阶,夏想肯定会就势而下,不会一点儿面子也不给他,不料夏想轻描淡写地一摆手:“我这个人有个毛病,说出去的话,不会收回,皇家酒店我不会踏进一步!”

    话一说完,夏想只冲米纪火一招手:“米省长,我先走了。”转身上车,然后……扬长而去。

    任昌气得脸都青里通红与众不同了,站在当场,感觉浑身燥热难安,生平第一次被人狠狠闪了一次,他几乎气得浑身发拌!

    夏想,欺人太甚!

    夏想说走就走,扔下面面相觑的全体省委领导,确实有点太过分了,不少省委领导窃窃私语,对夏想的做法十分不满,纷纷指责。

    不过夏想的做法过分不过分,终究要由米纪火或陈皓天说了才算。

    米纪火望着夏想消失在远处的车灯,不动声色地笑了,他很清楚夏想借题发挥的背后有着深层的原因,可不仅仅是一次意气之争。

    “米省长,夏***太过分了,怎么能这样?我们是在为他举办接风宴会,他还摆谱给谁看?米省长还没走,他就走了,不懂规矩……”康孝在米纪火面前告了夏想一状。

    米纪火摇头一笑:“夏***年轻气盛,有朝气,我很欣赏他的性格。”

    康孝一下被堵了嘴,差点没被呛着。

    还有人想说什么,却碍于米纪火刚才的话,都不敢再多说了。人都走了,怎么办?凉办!只能等陈***了。

    也有人不无恶意地想,一会儿陈***来了,看看今天的事情要怎样收场。最好能说服陈***不换地方,再一个电话让夏想灰溜溜地回来,倒要看看堂堂的夏大***,会有多丢人!

    迟平凡和林双蓬在一旁,悄然一笑。

    林双蓬压低了声音说道:“夏***……有个性。”

    “双蓬,夏想的个性,可是因人而异,他今天发的不是无明火,而是借发火来达到目的。”迟平凡神秘地一笑,“你别装糊涂,你肯定看了出来。”

    林双蓬也笑了:“夏***够聪明,今天一件小事,差不多又把各人的心思摸了一遍,不过他是不是有点演过了,这么一走,怎么收场?”

    “夏***怎么收场?”迟平凡微微摇头,“要我说,应该是任昌要怎么收场才对。双蓬,红花市的事情,还在悬空着呢。”

    林双蓬恍然而惊:“高,敲山震虎,真高,我怎么没想到?”

    迟平凡还要再说什么,刘金南快步来到米纪火身边耳语几句,米纪火点了点头,起身说道:“同志们,接陈***指示,今天陈***临时有要事走不开,接风宴会推迟到明天。”

    啊?不少人面面相觑,陈***的决定是对夏想明显的偏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