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卷八天高云淡第1797章齐省事了,岭南事发求票

何常在 Ctrl+D 收藏本站

    第1797章 齐省事了,岭南事发(求票)

    陈皓天亲自出动来迎接夏想,事先没有几人知道,因为按照原定安排,由省长米纪火率队前去接机最新章节。陈皓天等候在省委,等夏想和谢信才抵达之后,再在省委举行一个简短的迎接仪式。

    陈皓天要去机场的决定,是临时决定,不在既定的计划之中。但陈皓天是一把手,按照老大优先制的原则,他说什么就是什么全文阅读。

    直到出发前的一刻,省委方面才由省委秘书长刘金南通知各位常委,打了众人一个措手不及。好在早就习惯了陈皓天的行事风格,省委一干人等迅速调整了接机仪式的细节,一切安排妥当。

    其实……也有地方没有妥当。

    因为有些人听说夏想要来,又听说陈皓天没有出动,就按捺不住要给夏想制造一个下马威的迫切心情,准备在半路上就让夏想好好惊喜一次。

    事情就复杂了。

    事情一复杂,就有可能出现不可预料的情况,就会造成难以估计的偏差。

    夏想没想到他落地羊城之后,和许冠华之间的第一次通话,会以一个突如其来的惊人的消息开头,不由问道:“有没有通知陈***?”

    夏想刚来羊城,人生地不熟,不管是谁来挑事,他都没有还手之力,陈皓天就是他最大的保护伞。

    “啊?”许冠华大吃一惊,“陈***也来接机了?”

    ……

    夏想一落地,就步步危机,而此时的鲁市,正在加紧收网。

    周于渊的提议在政府常务会议上,遭到了秦侃的反对,但秦侃才说几句话,就被李荣升不客气地打断,李荣升直接拍了板:“于渊的提议很好,我会向邱***汇报一下,同志们还没有意见?”

    其他副省长都纷纷点头附和,无一反对。

    秦侃内心一片悲凉,心中更坚定了在***会议上惨败的一瞬间时就已经决定的想法。

    会后,他从会议室回到办公室,一路上遇到了不少同事,平常人人都对他这个常务副省长笑脸相迎,还点头哈腰地问好,现在却人人避之不及,要么低头装没看见,要么挤出一丝笑容,声音小得跟蚊子一样问好。

    秦侃就知道,他现在省委,不用邱仁礼打压,不用李荣升架空,就他自己也无法面对后来居上的李荣升李省长的咄咄气势,更不用提中央现在不定正在针对他有什么处分出台……他该谢幕了。

    回到办公室,立刻就拨打了程在顺的电话。

    奇怪的是,程在顺的电话提示无法接通。

    怎么回事?秦侃心中就有了不祥的预感,因为他和程在顺认识以来,从来没有见过程在顺的电话有接不通的时候。现在刚刚结束***会议,应该正是***方面最忙碌的时候,程在顺的电话不是关机,而是无法接通,就证明出现了未知的状况。

    秦侃是想和程在顺商议一下何江海的问题,何江海作为一把杀器,已经成为外来势力破坏齐省本土势力的利剑,必须想好应对之策,否则他还好说,程在顺绝对死无葬身之地。

    秦侃不死心,又拨打程在顺的办公室电话,还是无人接听,他心中的想法更加不好了,即使程在顺有事外出,他的秘书也应该在办公室,怎么秘书也不在?

    到底出了什么大事?

    秦侃正要动身亲自到***走一趟,电话响了。他打了一个激灵,以为是程在顺来电,一看号码,是京城的电话。

    急忙接听,里面传来了既熟悉又让人厌恶的声音:“秦省长,燕省***常委会空缺了一名副主任……”

    卸磨杀驴是官场常态,秦侃也知道他在齐省的日子到头了,也已经想到了退路,却没想到,当初口口声声对他许诺的叶天南,保证他不会有事的叶天南,在事后会第一时间将他一脚踢开,迫不及待地要让他背一个永远无法翻身的黑锅。

    秦侃心中一阵冷笑,燕省***常委会副主任?全国之大,哪里不能去,为什么非去燕省?还是羞辱他,让他去夏想关系网最广的燕省担任***副主任,去了之后除了被闲置被边缘化之外,他还能有什么好果子吃?

    好,真好,真是太好了。秦侃冷冷一笑:“不劳天南兄操心,我心里有数。不过话又说回来,我腾出位置,你叶天南也未必能坐上!”

    也不等叶天南说话,秦侃“啪”的一声摔了电话。

    电话一端,叶天南脸色铁青,骂了一句:“不识抬举的东西!敬酒不吃吃罚酒,等着……”

    秦侃扔了电话之后,将心一横,也没再去***找程在顺,而是直接去了邱仁礼的办公室。一进门,他就关上了房门,一脸痛心地说道:“邱***,我有件事情要向您汇报……”

    邱仁礼一脸漠然:“说。”

    “我目前的身体状况已经不能再适应手头的工作,我想向中央提出辞职,希望省委理解并支持。”

    邱仁礼脸色不变,一点也不惊讶,似乎秦侃的举动早在他的意料之中,他放下手中的笔,意味深长地看了秦侃一眼:“秦侃同志,你的情况和处境,我也了解,说实话,省委应该理解并支持你的想法,但现实又不允许你现在撂挑子……”

    话不需要说明,秦侃是老官场,他心里明白,中央还需要他杵在齐省,当一段时间靴子,什么时候机会合适了,想砍想烧,到时再说。现在想一走了之?没门!

    “那我能不能请一段时间病假?”秦侃只有最后一招了。

    “等我和荣升同志碰个头再说好了。”邱仁礼挥了挥手,明显是下了逐客令。

    秦侃悻悻地离开邱仁礼的办公室,还没有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手机就嗡嗡地震动了。他忙回了房间,悄然接听了手机——私密手机一响,肯定有大事发生——果然,一个消息一箭穿心,正中胸口:“秦省长,程主任住院了,他的秘书被省纪委控制了。”

    怎么会?秦侃愣住了。

    尽管他早就知道会有秋后算帐的一天,但没想到,对方也太迫不及待了,大会刚刚落幕,怎么就连一点耐心也没有,吃相也太难看了!

    秦侃左思右想半天,终究还是做出一个艰难的决定。

    ……秦侃并不知道,其实为他通风报信的内线已经被人控制,刚才的电话,是谎报军情。程在顺的秘书并未被控制,只是被安排下去走访了,而程在顺此时也没有住院,而是在和何江海面对面地谈条件。

    其实,程在顺现在离住院已经不远了,因为他已经被何江海气得七窍生烟,血压升高,心跳加快,只差一点儿就脑溢血了。

    在程在顺看来,何江海小人得势,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嘴脸,话里话外的意思很明显,就是让他主动退位,赶紧回家养老,别再占着位置不干人事了。程在顺现在也知道了何江海一直躲在背后挖他的墙角,他之所以惨败,全是拜何江海所赐,现在何江海又想让他早点滚蛋,他就气得暴跳如雷。

    程在顺倚老卖老,盛怒之下,就想动手去打何江海。他自认资格老,就算打了何江海,何江海也不敢还手。不料何江海现在看程在顺早就和看一个死人没有两样,一个手下败将还敢放肆,他也怒了,一把推开了程在顺。

    程在顺被推开还不要紧,要紧的是,何江海的电话响了。

    接听电话之后,何江海得意地一笑,对程在顺说道:“老程,别闹了,你儿子在京城被人以经济诈骗罪给告了,如果这个消息还不让你死心的话,你的老伙计秦侃,刚刚在前往美国驻品都领事馆的路上,被国安部门给拦截了……”

    什么?程在顺眼前一黑,只觉天旋地转,勉强站直了身子,太狠了,两处出手,简直是想要他的老命,他摇晃两下,差点晕倒:“何江海,你胡说八道。”

    何江海将一纸材料扔到程在顺面前:“老程,作为老乡,我已经给你留了情面,你别不识好歹。你自己看看,你还有路走没有?”

    程在顺捡起材料一看,终于支撑不住,眼前一黑。

    ……程在顺住院,秦侃在前往幸福生活投诚的半路被抓——国安部门直接出手,齐省省委保持了沉默和配合——其后,成立了齐省老干部离退休生活顾问团,作为首任顾问团团长的何江海走马上任之后,在一边和老干部们处好关系的同时,一边着手大力打压程在顺的遗留势力。

    齐省本土势力在夏想转身离开之后,在短短几天时间之内,就陷入了四分五裂之中,一部分被何江海接收,一部分自立山头,一部分被李荣升招安,还有一部分被周于渊拉拢,当年何江海和程在顺登高一呼呼应者云集的盛况,一去不复返了。

    分裂成无数小股的本土势力,各自为政,再难发出一个声音。齐省大患,就在夏想的谈笑间,灰飞烟灭。

    ……

    夏想的心思,在接到许冠华的电话的一刻起,已经完全从齐省收回,落在了岭南之上,他知道,许冠华亲自来接机,而且还暗中一路护送,并且提醒他千万小心,就证明了一点,他一来岭南,就会有一场硬仗要打。

    ***:说到做到,第三更!本周一天未休,还多有加更,值得兄弟们多投几张***,谢谢。零点还有更新,下周老何会继续努力。岭南风云,即将激荡而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