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卷八天高云淡第1791章准备大餐第四更,奋求月票

何常在 Ctrl+D 收藏本站

    第1791章 准备大餐(第四更,奋求月票!)

    (应七剑开天兄之约,特意加更!)

    省委常委会一召开,邱仁礼就宣布了中央的三个决定。

    也是中央对于孙习民辞职事件的正式回应,相当于是定论。

    夏想再次出席了会议。

    昨晚晕倒一次的秦侃,今天再次参加了会议,坐在他该坐的位置上,整个人已经完全不在状态了,眼睛红肿,好象大哭过一场一样,脸色惨白,就如一场严寒过后的树叶,基本上已经摇摇欲坠了。

    秦侃是什么样子,已经无人在意了,都认定秦侃必死无疑,对于一个将死之人,又是自作自受,谁会对他抱以同情之心?不落井下石就是好的了。

    不少人更关心的是程在顺的下场。

    其实整个事件到现在为止,基本上人人心里有数,很清楚幕后是谁捣鬼。但对于突然提名秦侃的突发事件,不少人还是如坠雾里,弄不清楚状况。清楚不清楚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现在的秦侃已经是过街老鼠了。

    秦侃身为常务副省长,又在大会之上被摆到了台面之上,他的下场可想而知了。只是都在关注的是程在顺的结局,因为谁都知道秦侃只有在程在顺的配合之下才能鼓动***代表对孙习民提交不信任议案,以他自己对齐省本土势力的影响力,断无可能。

    躲在幕后并且没有被人抓住证据的程在顺,才是隐藏最深的黑手,只斩断秦侃而不拿下程在顺的话,还是等于隐患未除,齐省就不可能真正恢复清明的气象。

    但……程在顺此时此刻没有一丝暴露的迹象,他依然高枕无忧,无凭无据,谁又能拿他怎样?

    人人都凝神聆听邱仁礼传达的中央的指示精神,中央的决定,预示着对齐省事件的盖棺定论,尤其是新任省长的提名,更是牵动了每一个人的心。

    “第一,中央同意孙习民同志辞去齐省省长的决定,并免去孙习民同志齐省省委副***职务,正在按照相关程序办理。”

    尽管大部分人都已经猜到恐怕事已至此,孙习民后退无路,中央在被动和震怒之下,肯定会有所惩罚,却没想到,连一句挽留的话都没有,就直接一免到底了!

    而且,连对孙习民的肯定和褒扬的评论都没有。

    不少人面面相觑,心中大为不解,难道中央要对孙习民秋后算账不成?

    秦侃目光闪动几下,似乎想抬头观察一下孙习民的反应,却还是没好意思投去目光。

    孙习民不动声色,镇静如常。

    “第二,中央决定,夏想同志不再担任齐省省委副***、常委、委员职务,另有作用,贾立方同志任齐省省委委员、常委、副***。”

    有关夏想调离齐省的消息,已不新鲜,但本该由谢信才宣布的事情,却改由邱仁礼先行在常委会上宣布,个人意味就十分耐人寻味了。

    更耐人寻味的事情,还在后头。

    “第三,经中央批准,任命李荣升同志为省委副***、代省长,提名为省长候选人。任命周于渊同志为省委委员、常委……”

    竟然是……李荣升?会议室立刻一片议论之声。太突然了,太突兀了,太不可理解了,怎么会是李荣升?

    都以为省长会从京城空降,因为就齐省的现状而言,最合适的接任者是夏想,但夏想已经调离。排名其后的接任者就是秦侃了,但秦侃想接任省长,除非太阳从西边出来。

    夏想和秦侃排除之外,齐省的一干常委之中,可以就地扶正者,再无一人。要么资历不够,要么威望不够,要么后台不够,要么年龄过大,总之,放眼齐省省委班子,从正常的角度分析,没有合适的继任者。

    不想,还真是又有意外发生,低调的李荣升、刚刚从市委***转任副省长的李荣长,竟然一步登天,借孙习民辞职的东风,直上云天,直接坐地扶正了!

    联想到李荣升团系的身份,就更让人不解了。孙习民是反对一系的力量,他辞职,按照政治平衡的原则,理应还由反对一系指定接任人选,怎会让团系乘机进一步掌控了齐省?

    而再深入一想针对周于渊的任命,更让不少人百思不得其解。周于渊并没有什么后台,最近的升迁简直可以用火箭速度来形容,先是由市委***提升为副省长,现在转眼间又成了常委副省长,周于渊可是烧了高香了。

    由周于渊联想到了夏想,在座众人更是心中骇然,难道说,已经调离了齐省的夏想夏副***,在临走之前,还插手了齐省今后的长远布局?

    一时之间,众人被巨大的信息量震惊了,都默然无语,分析任命的背后会对齐省的现状和未来,产生怎样深远的重大影响。

    廖得益和秦侃的关系一直不远不近,倒也说得过去,现在对秦侃却是没有一丝同情心,尤其是当他听到李荣升被提名为省长候选人时,心中竟有一丝幸灾乐祸的庆幸。庆幸他早日和何江海划清界限,庆幸他最终选择向夏想走近,向邱仁礼靠拢,所以才有今日的悠闲自得。

    身为组织部长,廖得益心中明白得很,中央任命李荣升为省长的背后,不管经历了怎样的较量,都已经明白无误地表明了一点,秦侃及其背后的势力,输得一败涂地。

    身为常务副省长不被提名为省长候选人也就算了,中央如果从外地空降也可以让秦侃心理平衡一些,却偏偏提名排名比秦侃靠后的常委副省长李荣升,既是团系趁机拿下齐省省长宝座的一次顺利出手,也是中央直接将秦侃晾到一边,对秦侃的所作所为表示强烈不满!

    官场惯例之中,极少有从排名靠后的常委之中直接扶正的先例,因为这么做很容易让同级常委产生抵触和消极心理,不利于工作的开展。

    人都有这样的心理,谁也不想看到原本不如自己的人后来者居上,一跃成为自己的顶头上司,怎么面对,怎么甘心服从?从外地空降还好,至少以前不熟,就如夏想一样,虽然年轻,但他来自外地,让人心理上还容易接受一些。

    现在的形势却是,提也不提秦侃,直接提名刚刚担任副省长不久的李荣升,等于是直接越过秦侃,完全无视秦侃的存在,让堂堂的常务副省长秦侃同志情何以堪?

    如果从外地调任一名省长,哪怕比秦侃年轻,哪怕又是女性官员,秦侃也好接受一些,偏偏却是比他年轻比他资历浅又比他排名低的同事李荣升,相信秦侃通过中央的提名,已经洞悉了中央对他的态度。

    秦侃内心一片灰白,几近崩溃!

    政治上最大的惩罚不是免职,也不是一免到低,而是先晾后晒,然后再处理的先扬后抑。反正就将你放在原有的位置,可以上新闻媒体,可以出风头,可以说可以报道的话,但你自己却心里清楚,手中无权,而且前方无路,在前方等待你的是一个大大的囚笼。

    你想走,走不了。想不干,也撂不下担子。就是说,明明知道快死了,还得强颜欢笑,还得以饱满的热情和满腔的激情来迎接死亡——换了谁,都受不了这样的煎熬!

    秦侃摇晃几下,眼前一黑,差点再次晕倒。只可惜,身边的人没有一人伸手扶他一下,他心中的悲凉和伤感,就如滔天巨浪,汹涌澎湃。

    怎么办?秦侃在心中再三问自己,是坐以待毙,还是最后垂死挣扎一次,死,也要死得其所,也要死得壮烈!

    秦侃的精神在自我暗示和鼓励下,似乎好了一些,他又想,其实到目前为止,他并没有全盘皆输,他还有翻盘的机会,因为他虽然暴露了,中央针对他的围堵已经从任命中得出一二,但程在顺还没有暴露,还很安全,而且……他和程在顺还可以继续操控***会议,索性破罐子破摔,对抗到底,不信最后在选举阶段,再出现一出李荣升***人数没有过半的情况,谁会笑到最后!

    秦侃一瞬间下定了决心,对,拼了,反正已经无路可退了,与其强颜欢笑假装一段时间之后再***掉,不如现在奋力一跃,也许事情还有转机。

    尽管秦侃已经知道,在事情的背后,在中央的较量之中,他的幕后势力并没有为他出力多少,是不想出力,还是被三方打压得没有缓和的机会,就不得而知了。但现在,秦侃已经决定放下包袱,轻装前进,只求最后纵身一跃,是跳出一个柳暗花明,还是摔下万丈悬崖,他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就只管闭着眼睛向下跳了。

    就凭程在顺和几名***副主任的密切关系,就凭秦侃所知的程在顺和多数与会***代表之间都说得上话的威望,就算剔除130多名被夏想策反的***代表,还有800多名***代表有***权!

    不用800多名,只要有500名***代表***反对李荣升,就能让中央的任命落空!李荣升一旦通不过***的一关,中央的内部势必会重新讨价还价,齐省事态就会进一步激发,反正现在有近千名各地的***代表聚集鲁市,中央也怕出现史无前例的选举大事。

    ……必须得说,秦侃的想法很犀利,如果得以实施的话,肯定会对国内今后十几甚至几十年的政治格局带来巨大的冲击,会引发各省***抵制中央任命外来省长的连锁反应,可谓是一手毒计。只不过,他并没想到夏想为他准备的不是一道菜,而是一桌子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