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卷八天高云淡第1512章就此上演

何常在 Ctrl+D 收藏本站

    第1512章 就此上演

    要是以前,能接到这个电话,夏力不一定会激动成什么样子TXT下载。

    只是现在,任凭电话响了半天,夏力竟然没有一点想要接听的心情。

    但不接又不行,夏力还是无奈但又必须打起精神接听了电话。

    不等他先开口,就传来了总理亲切而温厚的声音。

    “夏力,最近我可能到齐省视察一次工作,到时,抽出时间安排一次会面……”

    按理说,以堂堂的总理之尊,降尊纡贵亲自打电话给他,是他天大的荣幸,但现在的夏力平静如水,在想通了许多事情之后,他忽然间对一些人和事失望了。

    “欢迎总理来齐省视察工作,一切按总理的指示精神办。”该有的礼节还必须要有,夏力立刻热情而恭谨地答道。

    “齐省的班子,肯定要动一动,你的下一步,我一直牵挂于心。”总理的话一如既往的含蓄而内敛,“你好好工作,轻装前进,不,跑步前进,呵呵……”

    挂断电话之后,总理的笑声犹在耳边,夏力的心情却不起波澜,尽管他知道,齐省肯定要有一场巨变了,围绕着鲁成良之死,夏想不会收手。不收手,再追查下去,就会涉及到越来越多的盐业内幕。

    而总理终于坐不住了,竟然亲自动身前来齐省视察,力度真是大得惊人。要知道,身为总理,轻易不会到一个省份视察,每次视察的背后,都有不同寻常的政治意义。

    盐业的问题,涉及到许多人和事,涉及到无数人的利益,夏想夏***,真有胆量去碰上一碰?不怕总理以视察工作的名义前来敲打他一番?

    齐省,在平静了两年之久之后,终于又要大起波澜了,或许夏想会碰到铁板而及时收手,但鲁成良事件引发的第一波浪潮已经酝酿形成,即将初见后遗症!

    ……五岳的人事调整,首当其冲,将会拉开全省人事调整的序幕。

    不简单,都不简单,一个鲁成良事件,已经上升成了齐省目前最大的政治事件了,围绕着鲁成良之死,竟然引发了两场声势浩大的政治斗争。

    政治人物,都有辛辣而老道的手段。

    不过相比之下,夏力还是更佩服夏想,因为正是由于夏想的到来,邱***才如虎添翼。没有夏想作为翅膀,邱***在齐省,也许只能默默无闻一届了。

    在佩服夏想的同时,夏力心中又打了一个冷战,因为前思后想一番,才意识到邱仁礼的可怕。

    一直以来,邱仁礼肯定知道他摇摆的心思,却一直不点破,还表露出重用他的姿态,其用心深不可测,让他现在想起,蓦然心惊,才感觉到了后怕……

    夏力前思后想一番,又拿起了电话,打给了夏想。

    “夏***,我是夏力,晚上有没有时间,我想和你单独坐一坐?”

    正在办公室和吴天笑商量事情的夏想,此时接到夏力的电话,有点意外,意外的不是夏力打来电话的举动,而是他提出的单独坐坐的深层含义。

    微一沉思,夏想答应了:“行,等你安排好后,给我电话。”

    夏想不知道的是,他今晚和夏力的见面,对于随后发生了一件重大事件,让他提前有了心理准备,并且在夏力的助力之下,迅速做出了及时的反应,才避免了重大失误的发生。

    放下电话,沉思片刻,抬头看到吴天笑脸上期待的神情,夏想才想起刚才和吴天笑商定的事情,微一点头说道:“李省长最近心情不好,吕卫东的想法虽然有点冒进,但……”

    话说一半,夏想摆摆手:“你和吕卫东自己决定好了。”

    吕卫东是李丁山的秘书,最近和吴天笑走得很近,二人几乎天天在一起,现在是无话不谈的好朋友。

    李丁山当然心情不好了,鲁成良之死对他的打击很大,主要是让他良心难安,几次到鲁成良家中慰问,把鲁成良家人都感动了。

    吕卫东对李丁山很敬佩,见李省长心情不好,也知道原因所在,和吴天笑一拍即合,准备折腾一点事情出来。

    吴天笑不敢擅自作主,含蓄向夏想请示。

    因为事情有点不上台面,夏想不想过问,但又确实是一件好事,只好含糊其词搪塞过去。

    吴天笑作为夏想历任秘书之中最精明最能干又最有计谋的一个,现在对夏想意图的领会水平,已经做到了心领神会。

    不过除了和吕卫东谋划的事情之外,还有另外的事情要汇报:“领导,今天我见到李市长了,李市长又说要请我吃饭……”

    吴天笑现在说话会绕弯了,鲁市市长李童是吴天笑老乡不假,吴天笑是能排得上号的省委三号人物的秘书也不假,但也犯不着让堂堂的鲁市市长请他吃饭。

    作为副省级城市的市长,李童是副省级干部,虽说不是省委常委,但省会市长的身份,让他比普通副省长的权力都大。

    对于李童的热情,夏想不会单纯地理解为是向他靠拢,因为以李童的级别,完全用不着对他太过殷勤了,他又决定不了李童的前途。

    是第二次李童有意接近了,夏想不能拒人于千里之外,就说:“行了,别兜圈子了,你看着安排一下,另外我提醒你一下,今后一段时间,做事情要稳妥一些,不要让别人挑了毛病。”

    “是,领导,我记下了。”吴天笑一脸严肃地答道。

    吴天笑的优点就是该嬉笑的时候嬉笑,该认真的时候,绝不含糊,也是夏想对他放心的地方。

    吴天笑转身刚走,廖得益又来汇报工作了。

    因为鲁成良之死,省委最近几天气氛有点凝重,一般可以轻松说笑的事情,都尽量不再笑出声了,廖得益也难得一脸肃然,直截了当有事说事。

    “夏***,鲁成良同志不幸去世,死者长已矣,但国资委的工作还要继续,经组织部研究,决定再次提名陈秋栋同志担任国资委副主任……”

    廖得益因为平常笑惯了,现在不笑,反倒显得他的样子有点失真,而且说话一本正经得过头了,就让人感觉不太舒服。

    夏想何止是不舒服,简直要愤怒了。

    他本来以为已经做到了平静地承受一切,尽管鲁成良之死和他并无太大的关系,他也有过深深的自责,因为他始终无法做到漠视生命。

    没有过于愤怒的原因是因为李丁山已经承担了悲伤,他就应该更理智地面对一切,好为鲁成良讨还公道。

    不想先是何江海继续揪住鲁成良有贪污受贿的问题不放,不肯让鲁成良死得安生,事情还没有得出结论之时,廖得益又代表组织部前来提名,而且提名的还是陈秋栋!

    夏想的怒火就不可抑制地点燃了,而且还怒火冲天。

    既然李丁山说陈秋栋嫖宿***,那么陈秋栋肯定就嫖宿***了,夏想对李丁山的认定现在深信不疑,之所以一直没有拿陈秋栋开刀,是因为事情太多,还没有腾出手来,否则以夏想曾经担任过省纪委***的手腕,将陈秋栋拿下易如反掌。

    好,很好,真好,夏想心中一阵叫好,真是自嫌命长,正想收拾你时,你就迫不及待地在眼前晃来晃去了,不送你一程,你还真以为齐省是何江海的齐省?

    夏想强压怒意,不动声色地说道:“好,我没意见。”

    廖得益还以为夏想会刁难几句,不想夏想直接抬手放行了,大出意外,愣了片刻才说:“那我就准备一下,上报到***办公会了?”

    夏想点点头:“好,按程序走就行了。”

    廖得益却还不走,又说:“关于五岳市人事调整,夏***有没有具体的指示精神?”

    夏想摆摆手:“等组织部拿出方案来再说。”

    廖得益闷闷不乐地回到办公室,夏***什么态度都不表露,让他很难办。

    陈秋栋的事情还好说,估计上会很容易就通过了,毕竟等于是捡了个便宜,而全省范围内的人事调整,按邱***指示精神是先拿五岳开刀,但夏***一点暗示都没有,他的方案就很难做了。

    廖得益正发愁时,何江海的电话打了进来:“得益,晚上一起坐一坐,有件事情提前和你透个风,五岳班子的调整,市***局长的位置,给我留着,我要拿下。”

    一口吃个旋风——好大的口气!廖得益虽然和何江海关系不错,但对何江海的语气也大为不满,正要说几句什么,何江海接下来一句话,立刻让他闭了嘴,继而欣喜若狂。

    “还有一件事情你要做好心理准备,总理近期要来齐省视察工作,会对齐省的局势,带来不小的影响!”

    廖得益一下屏住了呼吸,总理真要来齐省?

    如果是真,又值此齐省人事大调整之时,意义绝对非同寻常。

    好事,果然是大好事,现阶段是齐省省内人事调整,下一步,就是齐省班子的调整了……

    廖得益惯常的笑容又浮现在了脸上,袁旭强要退了,鲁市市委***的宝座,是一个好位置,夏力可是垂涎已久了。

    当天下午,省纪委常务副***兼监察厅厅长令传志,会同省***厅常务副厅长唐郑杰同时启程,赶往五岳,鲁成良事件,不但发酵了,而且让齐省各方势力都重新站队,一场三方混乱,就此上演。

    ***:求***,杀回前15名,拜托了,兄弟们。回到前15的话,老何的承诺是,一周之内,除了保底三更不断之外,至少有一天四更!请***,所有票,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