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卷八天高云淡第1485章齐省气候……不好适应

何常在 Ctrl+D 收藏本站

    第1485章 齐省气候……不好适应

    其实平心而论,并非是李丁山惹事,也不是他正义泛滥,只不过是他在职权范围之内过问了一件事情,却遭遇到十分强烈的反弹,引发了李丁山的不满,进而他着手一查,就顺藤摸瓜查出了一系列的问题最新章节。

    不但是问题,还是麻烦,天大的麻烦。

    话又说回来,如果此事落在夏想手中,夏想也必然会一查到底,但肯定和李丁山的手法不同,会徐徐图之,或是曲径通幽。

    李丁山也是被逼得急了一些,一来齐省就想出手撼动根深蒂固的当地势力,不碰壁才怪。

    他不过是一名排名靠后的副省长,幸好还是省委常委,否则只是一个普通副省长的话,如果没有***或省长的支持,工作都很难开展,哪里还有余力多管闲事?

    只不过李丁山和夏想的关系,知道的人毕竟不少,邱仁礼自然心中有数,因此,李丁山一来齐省,他就亲自和李丁山谈了工作,而且还有意在公开场合表态,对李丁山表示力挺和支持。

    有省委***站在身后,李丁山就腰杆大硬,直接就过问了对方的事情,结果却碰了一个不软不硬的钉子,甚至对方还阴阳怪气地回敬李丁山,告诫他要先看清方向再说话,齐省沿海,经常有台风,省得风大闪了舌头。

    当然话说得肯定很委婉,但轻视和傲慢还是流露无余,只差一点就让李丁山当面下不了台。

    李丁山怒了,一怒对方明明有错在先却还敢如此嚣张,二怒对方实在是过于狂妄,丝毫没有将他这个省委常委、副省长放在眼里,才一个小小的副厅级官员,就敢和他顶撞,摆明就是欺负他根基不稳,没有权威。

    但在官场之上,光凭怒气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因为似乎有一个人所共知的事实就是,官儿越大,怒火越小,因为到了一定的层次,不需要发怒,只凭一个暗示就能解决许多问题。

    李丁山刚出京城,热度未退,脚步未稳,初入齐省,就遭遇了平生最大的一次挑战,而且他还不知道的是,在对方的背后,站着的是怎样的一股庞大的势力。

    但李丁山不会退缩,他是有理想主义的一面,却也有不服输的精神。

    在商务部的时候,接触的全是务虚的事务,一到地方,又是沿海经济大省的齐省,才发现入目之处,全是错综复杂的经济利益,全是眼花缭乱的地方保护主义,他才知道有两条路可以选择,一是和光同尘之余,再进一步同流合污。一是恪守本分、固守原则,为民请命,坚定地站在正义和道义的一面。

    前者,或许可以让他在担任一任常委副省长之后,再前进一步,甚至如果同流合污的水平高超的话,或许还可以最终迈进省长的高位。而后者,也许让他折戟沉沙、四处碰壁,最终碰得头破血流而一无所获,只能黯然收场。

    李丁山不是没有政治头脑的愤青,他虽有书生意气,也有理智和明智的一面,知道他的选择会面临怎样的后果。想起史老临终的托付,想起为了他的前途,史老以死相托,想起为了照应他的副省之路,总***特意安排夏想和他同行,一切的一切,都是生命中不能承受之重!

    但又能如何?

    李丁山扪心自问,他不是官僚,也不是为了升官发财而丢掉理想和原则、甚至连人格都不要的政客,他的理想就是,哪怕只燃烧一次,也要做一件上不负天地,下不负黎民的大事。

    那么,不管什么省长宝座和***前程,也不管他的副省长之路能走多长,他只想做成一件事情,哪怕因此败走齐省,断送了大好前程,他也在所不惜。

    因为,他接触到的内幕触目惊心,令他愤然而起。

    宁肯直中取,不向曲中求!

    李丁山知道他自身能力有限,光凭一腔义愤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因为他虽是常委副省长,却没有人事大权,对下面的人没有强力的制约手段,而且除了邱仁礼支持他的工作之外,省长孙习民、常务副省长秦侃对他的工作采取的是放任自流的态度。

    没有省政府一二把手的支持,他在省政府排名第三,还是力有不逮,就只有一条路可走,借助夏想的力量。

    李丁山坚定地相信,夏想在得知他查实的事情之后,也会拍案而起,大刀阔斧地为他助威。因为对比夏想在湘省的所作所为,可以得出结论,夏想是一个敢作敢为的正直官员。

    况且以李丁山对夏想的了解,认定夏想在得知事情的真相之后,必定会愤然而起,和他一起出手惩治贪官……

    李丁山的想法是美好的,但现实却是冰冷的。

    ……

    等全体干部大会结束之后,等中组部副部长在齐省省委中层以上干部的会议之上正式宣布了中央的决定之后,夏想就正式成为齐省省委副***,坐在前台的他,以35岁的年龄,成为国内最年轻的省委副***。

    不提台下许多四五十岁的中层干部对夏想羡慕嫉妒恨,就是台上他和并坐的齐省省委的一干常委,对夏想如此年轻就成为齐省的三号人物,心中五味杂陈。

    以前还不觉得,只是听说夏想的年轻和飞速升迁,只当官场神话来听,似乎一切离他们还很遥远,因为夏想再年轻有为,再火箭速度,也和他们全无关系,也威胁不到他们的位置。

    但当夏想真实地坐在他们中间,一脸淡定,年轻而朝气的脸庞时刻提醒众人一个事实就是,当他们奋力拼搏一辈子,好不容易才坐到了副省级高位,却被身旁的年轻人只用了不到10年时间就追平了,不,还超越了,他们的心情就大不相同了。

    有嫉妒,有羡慕,有失落,有愤慨,还有极度的不满和不甘。

    也可以理解,作为最年轻的才35岁的省委副***,再沉稳有度,在55岁的其他常委眼中,夏想才是一个刚刚成熟的年轻人,连中年人都算不上,甚至他才和在座不少人的孩子一般大小,谁会对他服气,会认为他是……省委领导?

    甚至在不少人眼中,夏想脸上的微笑谦逊而温和,没有一点威严,浑身上下也是和气有余,官威不足,以他的年纪和表现,怎能担任好省委副***重任?

    省委副***不是副省长一类的副职,是整个省委唯一一名专职副***,权力很大,在某些方面甚至还可以越过省长的权威,而且省委副***主抓人事,可不比省纪委***好当。

    省委副***需要圆润的手腕,需要在省委***和省长之间,走出一条左右逢源的平衡之路,联想夏想在湘省大刀阔斧的所作所为,包括常务副省长秦侃在内的许多常委都暗暗摇头,不看好夏想的省委副***之路。

    纪委系统有相当大的独立性,纪委***可以唱高调,可以做大事,但省委副***太高调了,盖过了省长的风头影响了一把手的光辉,不但会让一二把手都不满,还让中央也有意见。

    夏***,你在湘省可以高调可以大放光芒,但在齐省再光芒万丈的话,恐怕就是不明智的行为了,说不好还要自毁长城。

    谁也不喜欢光芒万丈的副手,一二把手不喜欢,中央也不喜欢,一个不能放对位置的高级干部,不是一个成熟合格的高级干部。

    秦侃的目光先是落在夏想身上,随后又跳跃到了李丁山的身上,微微皱起了眉头,心想李丁山比夏想大了不少,原以为会成熟沉稳许多,没想到一来齐省就插手了连邱仁礼也不敢碰上一碰的问题,他是自嫌命长,还是想早点卷铺盖回家,不想当他的副省长了?

    秦侃嘴角浮现一丝玩味的冷笑,李丁山太冲动了,不,可以说太幼稚了,真以为他是为命请命的天下第一好官?就算是邱仁礼,来到齐省多年,一直夹着尾巴做人做事,就凭你一个无根无底的副省长,就想动了一个行业的利益?真是白日做梦。

    不过……秦侃的目光又不经意落在夏想身上,回想起迎接仪式上的一幕,再联想到李丁山和夏想十几年的交情,不用想就知道,李丁山碰壁之后,肯定会找夏想寻求帮助。

    有好戏看了,秦侃甚至不无恶意地想,夏想初来齐省,估计也想找到一个突破口,李丁山已经替他打好了前站,只不过夏想并不知道的是,齐省不是湘省,齐省一半是海水,一半是陆地,是半岛,就算夏想再有背景和后台,指不定台风一起,就水漫金山了。

    半岛的气候,不是所有人都能很好的适应,不少人来到齐省之后,水土不服,就连堂堂的邱家的执掌人邱仁礼,在齐省也差点碰破了头,现在比刚来之时,老实多了。

    秦侃猜中了开头,没有猜对过程,更不知道最后是一个多么山呼海啸的结果,不止是他,就连邱仁礼,甚至包括李丁山在内的全体常委都没有想到,夏想是以一个什么样的姿态在齐省迅速着陆之后,并干脆利落地完成了第一次起飞!

    ***:今日第三更,焦头烂额的老何泪眼婆娑地向兄弟们再次拱手***,***,落后了,奋发向上的小心肝受到打击了,心里瓦凉瓦凉,双手冰凉冰凉,不但黯然神伤,还眼泪汪汪……

    不带这样欺负老何的,616万字的官神,从来没有亏待过兄弟们一天更新,从来没有以任何借口断更过一天,在夏想初入齐省的第一天,你们就这样不给夏想同志面子?

    还是想让老何好看?

    拜托了,别欺负老何了,这几天,老何已经够焦头烂额了。窗户漏风,天天吹得头疼,本想坚持到送暖气,但为了拼上了一把,今天一早就去找人量窗户,准备加装双层,就是为了有一个安静温暖的环境,好为兄弟们写好每一个章节。痛下决心要在11月奋起,要让夏想同志的副***之路走得更精彩,而且齐省之路已经构思完毕,肯定会超越湘省,会更好看更**,兄弟们,没有***的刺激,老何就是哭泣的孩子。

    就求***、推荐票、饭票,快快快,急急急,我要前进,我要奋发,我要五更!

    谢谢每一张***的兄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