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卷八天高云淡第1164章狗急跳墙,人急烧香

何常在 Ctrl+D 收藏本站

    第1164章 狗急跳墙,人急烧香

    夏想还没说话,没有跟随谭国瑞一起离开的省人大副主任卢国远忽然开口了:“领导也是人,也会犯错,有了错误就要指出,有什么不对?夏想同志,你批评范进同志,就有点不讲道理了。”

    众人都又惊呆了,卢副主任既然和谭副省长一同来访,肯定和谭副省长关系不错了,他怎么会在谭副省长离开之后,继续就谭副省长所犯的小错揪住不放?

    正当所有人都不解的时候,卢国远却又说道:“谭省长不过是记错了一个地名,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他会当一回事儿?刚才是省委来电,就秦唐市委宣传部的提名人选征求他的意见……你们不要小题大做,好了,好了,该吃吃,该喝喝。”

    算是帮谭国瑞圆了场,尽管圆得不太圆,总比没有强。不过卢国远说话的时候,目光在范进的脸上扫了数次,就有点意味深长了。

    如果说卢国远的目光还不算什么的话,刘杰晖很是惊讶加不满的目光落在范进的身上,就颇有点让人猜测刘杰晖和范进之间的对峙,是不是也影响到了今天发生在宴会上的一幕?

    都猜对了,范进向谭国瑞发难,不仅是因为谭国瑞是章国伟的坚定支持者,还因为谭国瑞从中作梗,反对夏想兼任人大主任!

    范进在省委的关系告诉他,省委方面也曾经研究过夏想兼任市人大主任的问题,谭国瑞坚决反对。

    当然以上还不算主要原因,根本的根源在于谭国瑞和范进在省委的后台是死对头。范进此举,一为作秀为后台看,二为向夏想释放强烈的善意,为夏想兼任人大主任以后的走近,埋下伏笔。

    最后宴会众人也吃得没滋没味,草草结束了事。

    第二天,谭国瑞缩短行程,只简单地走马观花视察了一些地方了事,当天下午就返回了省里,来了一次虎头蛇尾的视察。

    此次视察,最让人津津乐道的不是谭省长的文采,也不是范进当众揭露谭省长的纰漏,更不是谭省长和章市长一唱一和故意让夏书记难堪的种种轶闻,而是夏书记在宴会上第一次冲章市长拍了桌子。

    夏书记自从来到秦唐之后,执政风格一直温和,和章市长矛盾肯定有,但一直不太明显,也没有公开。宴会上夏书记突然发作,不但拍了桌子,还呵斥得章市长无话可说,就迅速在秦唐大小机关风传开来。

    难道说,夏书记真要在秦唐压制章市长一头了?

    两任书记都没有拿章市长怎样,夏书记又怎么有这份本事?

    但传闻传得一板一眼,人人说起来就如同亲眼目睹一样,说是夏书记一拍桌子,当时就吓得章市长一哆嗦,连酒杯都打了,然后夏书记声色俱厉地如同班主任批评学生一样,训得章市长低着头,大气都不敢出,更不用说顶嘴了。

    许多墙头草一样的人物就决定向夏书记靠拢了,就认为夏书记已经初步在秦唐巩固了势力,树立了权威。

    章国伟的亲信和嫡系,大部分人对传闻并不深信,也知道官场上的事情,表面上的低头是迫于权势和级别,暗中的较量谁胜谁负还未可知。

    不过消息传到章国伟的耳中之后,一向伟光正的章国伟章大市长,终于恼羞成怒,一拳砸在了桌子上,把他心爱的一方砚台砸碎了——其实夏想冤枉章市长了,章市长确实喜欢书画,也收藏了不少,也以文人自诩,虽然他确实不知道曹操在哪里观的沧海,但并不影响他附庸风雅的高尚情操。

    此事之后,秦唐市委发生了一些微妙的变化,具体是哪里变化,让谁说,谁一下也说不清楚,但就是觉得哪里不太对。

    后来还是任海风琢磨过了味儿,变化在于,范进和夏想之间的关系,越来越有走近的趋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