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卷七壮志凌云第863章意外,各有安排

何常在 Ctrl+D 收藏本站

    第863章 意外,各有安排

    夏想回绝的态度也不算委婉,甚至可以说很直接,就让佐藤感觉大失颜面,他一向自视过高,认为在郎市就应该处处受到尊敬,没想到夏想一个常务副市长还敢给他脸色看,就让他十分不快:“夏市长,我平常很忙,一般市委市政府经常邀请我出席一些会议,我都要推掉的……”言外之意他主动打电话,已经给了夏想天大的面子最新章节。

    夏想笑了:“我也知道佐藤先生事务繁忙,最近我也是杂事缠身,确实脱不开身。先是有王蔷薇的生意遇到了不正当竞争,现在又有投资商准备来郎市投资油漆厂,忙得不可开交。就只能谢谢你的好意了,佐藤先生既然有事要忙,就先忙别的要事好了。”

    佐藤碰了一个不软不硬的钉子,又被夏想影射了几句,差点发作,要是别的副市长,他说不定早就摔了电话,但夏想的威名太盛,他还不敢放肆,就只能忍了又忍,最后说了一句:“好,既然如此,有机会再说了。”

    佐藤以为夏想会挂了电话,没想到,夏想又突兀地说了一句题外话:“佐藤先生,中国有一句老话——有所为,有所不为,男人,做事情要有所担待,敢做,就要敢当!”

    电话断了,佐藤一下愣住了,夏想的话含义丰富,肯定是在影射什么?难道是……他双眼转来转去,最后坐回到椅子上,拉开抽屉,从里面拿出一张四四方方的白手绢,手绢的正中,是一片触目惊心的红。

    落红——因为时间久远的缘故,颜色已经黯淡了许多,佐藤捧在手中,忽然就想起了几年前的狂乱之夜。魏红清的怯生生、惊恐的表情,再一次闪现在眼前……

    夏想三次拒绝哦呢陈一次回绝佐藤,立场十分鲜明,就是在对方拿出足够的诚意之前,他不会坐下来谈判。当然他也知道,对方办法有很多,找他面谈只是众多手段中的一种,还有更多的逼迫手段没有施展。

    果然,夏想刚刚想到,对方就有了动作了——艾成文召开书记办公会,重点讨论立交桥的建设和京城投资商准备投资油漆厂的两大议题。

    与会人员有艾成文、古向国、张樱籍和夏想、陈智捷,因为涉及到市政建设,政府班子成员占了大多数,三名常委全数到齐。

    和夏想预想得一样的是,艾成文刚刚抛出以上两个议题,古向国就大力支持立交桥的上马,并且强烈反对在郎市再建一座油漆厂,不但不利于占住漆进一步占领市场,也是重复投资,资源浪费,不符合现阶段郎市的规划,完全是头脑一热的产物。

    得,明明古向国提议的立交桥是浪费资源的投资,完全是为了一己之私,反过来却指责他的油漆厂是重复投资。油漆厂是不是重复建设先不下结论,至少立交桥项目,绝对就是假公济私的工程。

    夏想和陈智捷坚决反对上马立交桥,理由自然就是现阶段并不需要一座立交桥,而且是浪费财力物力。

    张樱籍暂时没有表态,只是一脸沉思,手中把玩着一只钢笔,转来转去,还一不小转到了地上,他就歉意地一笑,从地上捡了起来:“立交桥,汽车要在上面绕来绕去,万一掉下来就麻烦了。当然如果驾驶技术不错的话,还可以保证不被转晕,万一司机有私心杂念,难免就会失手。”

    古向国眉毛动了几动,张樱籍话里有话,似乎另有所指,他就多看了张樱籍几眼之后,又看了夏想一眼。

    夏想端坐不动,并没有因为刚才的争论而恼怒,一脸平静,似乎并不在意立交桥项目是否通过立项一样。古向国心中多少有些不解,夏想力阻立交桥项目的上马,到底是出于私愤,还是因为他看出了什么?

    夏想不可能未卜先知,也不应该有超人一等的洞悉能力,他心中虽有疑惑,但也更愿意认为夏想只是出于私愤。不管如何,他相信艾成文出于大局观上的考虑,应该会赞成立交桥的上马。

    艾成文的态度有点模棱两可,他先是认为油漆厂的投资是重复建设,不宜仓促决定,应该经过详细的论证之后再下结论,而立交桥项目也有点超前,和郎市现在的经济发展不是十分相符,而且也不是迫切地需要一座立交桥,他的看法是,可上可不上。

    等于是各打五十大板,没有提出任何建议性的意见。

    书记办公会最后没有形成共识,油漆厂和立交桥项目,都暂时搁置了,既有点出乎夏想的意外,又让古向国有点郁闷。在他看来,夏想提议油漆厂纯粹故意没事找事,而他的立交桥却是利国利民的大事,怎么也能搁置?

    夏想却看出了什么,恐怕艾成文含糊不清的态度不是因为他看不到油漆厂的前景,也不是他和佐藤关系密切,而是他清楚油漆厂背后的政治较量。

    艾成文肯定收到了来自京城方面的授意!

    至于他将立交桥项目也一同搁置下来,夏想也不好猜测是基于什么考虑,难道说,艾成文也看出了古向国的真实目的?当然,以艾成文的政治智慧看出什么也不足为奇,不过很多时候,在一些原则性不强的领导眼中,一般轻易不挡别人的财路。就象许多地方发生特大贪污受贿案件,身为一把手的书记会一点也不知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