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卷六波澜壮阔第720章鸿沟

何常在 Ctrl+D 收藏本站

    第720章 鸿沟

    吴老爷子摇头一笑,心想夏想总能问到点子上,就说:“我当然是鼓励他,他为吴家出力,做事的手法再不符合我的原则,他也是吴家唯一的支点,必须要扶起来。不过我提议要采取曲径通幽的手法,不必非要态度强硬地一定拿下不可,可以借力打力,可以提出交换,甚至可以打着拿下省委秘书长的位置当幌子,最后时刻态度大变,来换取市委副书记的位子。可惜的是,才洋还是没有听进我的劝,一心认定他在京城已经站稳了脚根,他总觉得政治上的较量,还是以实力为第一,他忘了,当年一个政治局委员就因为气势过人,最终还是在常委会上表决时被一票之差丢掉了前途,落了一个身败名裂的下场!”

    夏想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

    吴老爷子果然厉害,如果吴才洋按照老爷子的想法,现在燕市市委副书记的人选,绝对是吴家人!而吴才洋刚愎自用,非要强势力挺,结果惹得三家联合,再加上触动了中央高层的利益,最终落了一个一无所获的下场,也是一次惨痛的教训。

    姜还是老的辣,如果吴才洋在三家联盟形成之前,突然向中央高层提出交换条件,放弃省委秘书长的人选,来换取燕市市委副书记的位子,高层之中顾忌吴家的势力,多少也要给吴才洋一个台阶下,而且吴才洋只需要稍微向付家透露一点,愿意支持付先锋担任燕市市长,表面上看是吃了亏,实际上还是得到了实惠。

    但吴才洋却认死理,不知变通,或者说,拉不下面子,有了今日之败,也在情理之中。吴老爷子坐视不理,也是希望吴才洋从中吸取教训,不要因为他的个人能力原因,而让吴家逐渐走下坡之路。

    夏想还是由衷地佩服吴老爷子的思路,果然是谋局第一人,从大处着眼,却从小处落手,一点点蚕食别人的势力,侵占地盘,正是瞒天过海的高明之策运用到了十分娴熟的境界。

    相比之下,吴才洋的咄咄逼人,强势凛人,正是官二代的作风,又自认有强大的家族势力撑腰,自然懒得再运用迂回之计,直接就想仗势欺人,结果还是低估了形势,高估了自身实力。

    其实吴才洋的做法和后世许多官二代用权势压人,富二代用钱砸人是一样的道理,国内为什么家族企业很难传承下去?为什么官二代数不胜数,最后能出人头地的没有几人?大部分都是靠父辈的大树乘凉一代,再下一代就基本上泯然众人矣了,就是因为习惯了仗势欺人,习惯了认为有钱就拥有了一切,却不习惯动脑子。

    古往今来,智慧永远是取胜的第一条件。

    美国如此强大,世界第一,也不是处处炫耀武力,而是采取分化、拉拢和借力打力的手段,才在世界上始终立于不败之地。在中东,依靠一个以色列就让整个阿拉伯国家如坐针毡,在亚洲,利用日本、韩国和东盟对中国形成包围,在远东,利用几个欧洲小国布置反异装置,让俄罗斯如芒在背,整个世界都在美国智慧的布局之下,如囊中之物,更不用说利用台湾来制衡中国,只需要卖一些陈旧的过时的武器给台湾,既赚了钱,又让炎黄子孙陷入了内杠之中。

    不战而屈人之兵,才有不到300年历史的美国人就能将中国古人的战略智慧运用得如此娴熟,而我们却在抛弃祖先的智慧结晶,非要去捡西方早就弃之不用的所谓计谋,连拾人牙慧都不算,根本就是拾人唾涕,捡了芝麻丢了西瓜。

    吴才洋的举动,何止是丢了西瓜捡了芝麻,根本就是双手空空,一无所获,一败涂地!

    吴老爷子现在是因为身体有病或是其他原因,暂时不再主导吴家的事务,也可能是有意逐步让吴才洋掌控大局。只是吴才洋太自以为是了,完全将老爷子一生沉浮官场的经验不拿来借鉴,反而非要刻意按照自己的思路去做。吴才洋是固执也好,是性格使然也好,导致了最后的惨败,对老爷子来说,估计也是喜忧参半。

    喜的是,如果吴才洋能够从中吸取经验教训,胜不骄败不馁,重新认清形势,以后再在重大选择面前,审时度势再做出决定,此次失败不过是痛失一个省委秘书长的宝座,不足为虑,以后再慢慢找回利益。忧的是,万一吴才洋还是没有痛定思痛,反而更加变本加厉地想要讨回面子或是公道的话,吴家因为有一个短视的掌舵人,就是一艘航空母舰,也有沉没的可能。

    夏想也是无奈地摇头,暗中叹息一声,吴才洋一向和老爷子不太和拍,有十几年的不回家的过去。也许连若菡的性格也遗传自吴才洋,也是和父辈不和,她甚至和整个家族格格不入,还好,连若菡遇到了他,慢慢消磨了个性,又是女人,有了孩子之后,夏想就感觉连若菡的性格温和了许多,一颗心全扑在了孩子身上,况且她对权势和名利十分淡然,性格没有再向越来越固执的方向发展

    男人,尤其是醉心于权势的男人,也许在没有登上高位之前,对外经常会流露出性格中隐忍、宽容的一面,目的就是为了拉拢人心,巩固势力TXT下载。一旦登临高位,性格之中唯我独尊、自高自大的一面就会极度膨胀,容不得别人说他半句坏话,甚至还要将自己塑造成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第一人,仿佛古往今来几千年的人类历史,他就是唯一一个神一样的存在。

    吴才洋虽然不至于如此狂妄,但他不接受别人的意见,连老爷子的提议也置之不理,也是自信膨胀到一定程度的表现。

    当年燕省的省委书记高成松,在初到燕省之时,也是踏实做事,勤恳做人,也为燕省的发展做出了卓越的贡献,也被不少人认同。后来接任了省委书记之后,又因为得到了当时的第一人的赏识,就开始了个人主义恶性膨胀,自恃位高权重,目无党纪,独断专行,最终走上了严重违纪的道路。

    相信吴老爷子一生沉浸于官场之中,见多了省部级大员的沉浮,也亲眼目睹过政治局委员一级的人物也有身败名裂的时候,知道政治的残酷性和严重性,更明白平衡之策在政治之中的运用,他对吴才洋,应该还是恨铁不成钢的心思多一些。

    果然,吴老爷子迎着暖暖的阳光,却长长叹了一口气:“才洋和我之间,有隔阂,和若菡之间也不亲近,如果你能走近他,让他信任你,也许你能在一旁劝劝他,少做意气之争!”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大家族也不例外。吴老爷子一生心血,三个儿子却没有一人入得他眼,眼见偌大的基业有可能逐渐下沉,怎能不让他痛心疾首?

    吴老爷子的沧桑和沉重让夏想怦然心动!

    只是夏想知道,在吴老爷子看似真情流露的外表之下,也许是他一生政治生涯练成的不着痕迹的表演,但不管怎样,老爷子还是对他有所期待,还是希望他能加入吴家,是真心让他辅助吴才洋也好,或是看中了他的能力也好,老爷子今天和他见面,和他谈心,其实还是和他预料的差不多,是想让他看在亲情之上,和吴家站在一起。

    夏想还真不能和吴家站在一起,他的立场很坚定,早在认识连若菡之时,初步听说有家族势力之初,他就没有想过要借助家族势力走仕途之路。现今当他对家族势力有了更深的了解,而且也拥有了一定的关系网之时,更是清楚依附于家族势力,不是他的初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