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卷四登高望远第511章下套下

何常在 Ctrl+D 收藏本站

    第511章 下套(下)

    9点刚过,宋钢就接到了市南分局局长蒋玉涵的电话,向他了解情况。宋钢详细地向蒋玉涵汇报了工作,将夏想一伙人形容成故意闹事,打、砸、抢的流氓团伙,并且还有恶意伤人、私藏毒品的行为……

    蒋玉涵沉吟了一会儿才说:“尽可能低调处理一下,最好能掩盖过去,孙安向我打了招呼……”

    孙安是市局一把手孙局的儿子,宋钢自然清楚,他就心中一惊。

    要是平常,他肯定会给孙安面子,但现在不同,现在是老爸被打,瑶池被砸,张军也被当场打脸,这口气无论如何也咽不下。更何况市局副局长张将和省厅副厅长刘战武都是张军的后台,就算他能忍了老爸被痛打一顿的恶气,张军也不会同意!

    宋钢就说:“蒋局,这事已经惊动了张局和刘厅,张局和刘厅都分别指示要严惩不怠,最近市局有专项的打黑除恶行动,这件事情,我想当成重点来抓,请蒋局指示。”

    蒋玉涵想了一想,孙安虽然是孙局的儿子,但他在电话里的口气并不迫切,就是随口过问一下的意思。如果真是他要紧的朋友,孙安应该露面才对。权衡了一下轻重,蒋玉涵决定放手:“既然如此,你就看着办吧。”

    事后,蒋玉涵为这句话后悔了好几年,因为他没有坚持的原因,错失了结交夏想的好机会!

    宋钢现在一心笃定能将夏想的案子做成铁案,有了分局的支持,又有市局副局长的许可,以及省厅副厅长的默认,整个公安系统谁再出面说情也不管用了,就算孙安亲自出面也不行,除非孙局亲自打来电话。不过孙局自恃身份,怎么会为这样的一件小事出头?再说夏想也没有那么大的面子。

    不过让宋钢憋气的是,历飞盯了一晚上,他的人都没有办法对夏想几个人下狠手,结果什么也没有问出来,连夏想几人是什么身份都没有查到。不过不要紧,今天一天一定能让他们老实地交待清楚所有问题。

    不多时,蒋玉涵赶到了刑警大队,对历飞进行了严厉的批评,勒令他立刻收队回所,否则就将他就地免职。还让历飞回去后立刻写一份深刻的检查给他,如果不能让他满意的话,还会追究他的责任。

    历飞顶不住蒋玉涵的压力,带着人马垂头丧气地走了。临走时还想,夏想现在还没有什么动静,难道真要被屈打成招了?

    蒋玉涵还有事要忙,只问了几句就走了。宋钢送走蒋玉涵,就又来亲自提问夏想。

    “姓名?”宋钢想起老爸现在还在医院躺着,虽然都是皮外伤,不过丢人丢大发了,又见夏想不动声色的样子,心中还又火冒三丈。

    “夏想。”

    “职务?”

    “处长!”

    “什么?”宋钢吓了一跳,随即大笑,“靠,你以为燕市是京城,走到路上随便碰到一个人就有可能是处长?你才多大,还处长?是哪门子处长?”

    夏想抬手看了看表,快10点了,心想各方面也该有点反应了,就笑了笑,又说:“就你这熊样,年纪也不大,级别也挺高,还是什么副队长,我就为什么不能是处长?”

    “妈的,还敢耍横。知道你在瑶池打的是谁吗?是我爸!”宋钢咆哮起来,“你小子要是活腻了可以去跳楼,可以去撞火车,你却偏偏不识好歹敢打我爸,我要让你后悔一辈子。”

    历飞一走,没人监督,宋钢就决定动手。

    夏想一副胸有成竹的笑容:“我劝你不要动手打人,否则,你更无法收场。告诉你我是处长,我就是正经八百的处长,比你的刑警大队副队长货真价实多了。”

    “处长怎么了?你以为我没抓过处长?”宋钢被夏想轻描淡写的态度激怒了,“你落在我手中,你是犯罪嫌疑人,别给我摆什么处长架子。只要我给你弄足了证据,别说什么处长,就是一个副厅长,也难逃法律的制裁。”

    “呵呵,你跟我**律?你陷害我们私藏毒品,难道就合法了?”夏想见宋钢已经动怒,更是一脸淡定地说道,“我听说你爸很有钱,张军也挺有钱,你的刑警大队的副队长的职务,会不会是你爸帮你运作的?”

    “不错,我爸是有钱,张军也有钱,现在有钱就好办事,怎么了,不服气?不服气你也拿出几百万来,然后再给我磕头道歉,我就考虑放过你。”宋钢一时气急。

    夏想假装大感兴趣的样子:“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宋队,多少钱,你开个价,我们交个朋友。”

    宋钢一愣,夏想脸色变化也太快了,他想了一想,决定唬夏想一唬:“一口价,500万,保你和你们朋友们平安。前提是,你得向我爸赔礼道歉,我还保证,张军也不会再找你的麻烦。”

    好大的胃口,居然张口就要500万,看来一个小小的刑警队副队长,因为手里掌握着生死大权,也能大发其财。宋德道是个聪明人,怪不得要将他儿子送到公安系统,还下力气当上刑警队副队长,就算花上一两百万,说不定不用一年时间就收回了成本。

    夏想就想起后世西省一个公安局副局长,在他还是刑警队长时向一位煤老板索要几百万贿赂未果,于是指使手下陷害煤老板入狱,并且将他的公司查封,导致直接损失几千万元。结果此人还因为屡破大案建功,一路升到了副局长。不过人算不如天算,一场震惊全国的矿难发生之后,追究当地大部分官员的责任之时,查到了副局长当年的劣行,才将还被羁绊在看所守所的煤老板放了出来,冤情才大白于天下。

    夏想更是下定了决心,一定要将宋家父子拿下,否则他们二人绝对是一对祸害。

    “500万太多了,能不能少一点?”夏想假装讨价还价,“一下子拿不出这么多,只有300万左右。”

    “不行,一分也不能少。”宋钢见有戏,心想一下子能大捞一笔,老爸的老脸上挨了几巴掌也值了,“你可以先付300万,再打一个200万的借条,分期偿还。”

    “也行,不过你不怕我赖帐?”夏想又问。

    “不怕,你在我这里有案底,为了你自己的前途,你不会因为500万而不要了前途。大家都是聪明人,钱可以再赚,但前途毁了,一辈子就完了,是不是?”宋钢暂时压上心中的报仇心切,和夏想谈起了生意,“不过如果你没有钱还敢耍我,我会让你生不如死。相信我,我有的是手段让你尝尽痛苦的滋味。”

    夏想突然脸色一沉:“宋钢,你如此明目张胆地向一个处级国家干部索贿,就不怕被人举报?你知法犯法,不配当人民警察!”

    宋钢一愣,随即哈哈大笑:“就凭你也敢吓唬我?你现在是我的犯人,我让你生,你就生。让你死,你就死!你还敢跟我说大话,死到临头还嘴硬,今天不收拾收拾你,你还以为人民警察不会执行人民专政?……”

    宋钢话音未落,就听到院中传来一阵嘈杂的声音,他皱了皱眉,对旁边的人说道:“出去看看出了什么事?刑警队怎么也有人敢闹事,闲杂人等一律赶出去。”

    宋钢的两个心腹手下,一个叫王泽荣,一个叫刘朕华,都是宋钢绝对信任的人。王泽荣应了一声,转向出去,片刻之后就一脸紧张地进来,说道:“是孙局的车。”

    孙局来了?宋钢一惊,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他下意识地看了夏想一眼,难道是他请动了孙局?不过一想到有省厅刘副厅长的支持,以及市局张将副局长的许可,宋钢就有了底气,张将在市局也是老资格了,孙局也会让上三分,再有省厅刘副厅长,孙局也不会为了一个夏想而不给张将和刘战武两个人面子!

    宋钢出去迎接,刚走到门口,孙定国就一脸不快地走了进来,一见夏想还带着手铐,顿时大怒:“蒋玉涵,这是怎么回事?谁给你们这么大的权力,敢将夏处长铐住?你这个分局局长,是不是不想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