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卷四登高望远第511章下套上

何常在 Ctrl+D 收藏本站

    第511章 下套(上)

    两个警察无奈,只好准备动手最新章节。刚拿了一本厚书放在夏想肚子上,就听到外面警笛声大作,四五辆警车闯进了分局,从上面下来一群民警,以历飞为首,所有人都来到楼上,不顾阻拦冲进了审问室。

    “我们要求旁听。”历飞向宋钢提出了要求。

    宋钢嗤之以鼻:“你们有什么资格旁听刑警的审讯?赶快走人,否则我向分局投诉你们。”

    历飞寸步不让:“不让旁听也可以,我们就在外面守着,看有没有刑讯逼供的事情发生。如果有,我们将会纪录下来,向上级反映情况。”

    宋钢见历飞赶不走,又是系统内的,打又打不得,实在没有了办法,就说:“好,你护着他们?等着,一会儿等电话。”

    宋钢去向市局张将副局长汇报了情况,又向省公安厅刘战武副厅长汇报了情况。张将和刘战武都是张军的后台,尤其是张将还是张军的堂兄弟,一听有人敢在瑶池闹事,不但砸了东西,还打了人,张将就勃然大怒,冲宋钢下了命令:“不管是谁说情,一概不准。先扣他们一晚上再说,明天一早我亲自过问此事。”

    刘战武也没少收张军的好处,和张将的关系也算不错,就让宋钢按照张将的吩咐去做,出了问题由他顶着。得到了公安厅副厅长和市局副局长的亲口承诺,宋钢就觉得放眼整个燕省,也没有什么人再能救夏想几个人出去了,既然落在了他的手中,就别想好好地出去。

    只是让宋钢可气的是,历飞就是懒着不走,让他想先收拾夏想几人的想法落了空。他不甘心,又给张将打了电话,张将以非常严厉的口气命令历飞不得干涉刑警办案,否则要对他严加查处,历飞口头答应,放下电话,还是说什么也不走,还耍赖地说道:“有本事你也拿枪顶我的脑袋,有本事你让刑警队的人把我们打出去,要是出现了刑警队和派出所打架的重大事件,没关系,我陪你一起丢官!”

    宋钢也不知道历飞哪里来的底气,敢不听副局的话非要和他死抗到底,他索性扔下了一句狠话:“行,算你有种,你就在这里守一夜,明天我有的是办法让他们开口。我就不信,你还能一直守上几天几夜!等明天张局过来时,有你好看。”

    历飞不以为然地笑道:“我已经很好看了,不需要再好看了,要不我们比比谁更帅?”

    宋钢没理历飞,气急败坏地走了。

    历飞表面上硬挺夏想,其实心里多少还是有点没底,因为他对夏想的了解仅限于夏想是曹永国的女婿,和市局一把手孙局的关系良好,还有陈书记也对夏想十分欣赏,但公安系统是垂直领导,听说宋钢为了整死夏想,还直接越级向省厅汇报了情况。历飞也知道公安系统自有一套手段,如果将夏想的事情非给陷害成了铁案,再有省厅过问的话,陈书记的话也未必震得住省厅,到时该怎么收场?

    夏想也是,怎么非要和宋德道过不去?宋德道不过是一个药监局的处长,以夏想的脾气,犯不着和他一般见识,也不至于一件小事就打得头破血流,到底是哪里不对?

    不过历飞思来想去一番,想到夏想上一次翻云覆雨的手段,心中就又多了几分信心。又想到夏想对他寄予重托,就指望他能帮他们几个人一晚上不被人挨打,得了,就一晚上的事情,看明天会有什么变故出现。夏想呀夏想,你别让我失望才好,我的前途可全交到你的手中了。

    夏想的想法历飞自然不会清楚,如果仅仅是因为凤美美被宋德道调戏,夏想也许不会大动干戈,只是将宋德道暴打一顿,然后从容脱身。他想要离开现场,不被宋钢抓获,可以说易如反掌。之所以故意等着宋钢的到来,就是想借此机会,将宋家父子一网打尽。

    在又见到宋德道的一刻起,夏想改变了主意,决定要将宋德道拿下。不仅仅是为了报上一世的恩怨,而是宋德道的嘴脸让他清醒地意识到,即使这一世宋德道没有了机会再害他破产,他也会去祸害别人,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对于宋德道这样的败类,就该让他落马,就得将他清理出官员的队伍。否则就是百姓不幸,国家不幸。

    还有他的儿子宋钢,一上来就拨枪对人,可见也不是什么好人,既然让他遇到了,不收拾了他们,也是纵恶不究之过。夏想就将计就计,决定拿他们开刀。

    用正常手段查处宋家父子,不但费时费力,还容易被他们的利益同伙偏袒,夏想就想忍了一晚上的冷板凳,用借刀杀人之计将宋家父子斩落,也是速战速决之计,让他们的利益同伙来不及出手保他们,就已经尘埃落定。

    当然,夏想可不是冒失之人,将几人的安危全部寄托在历飞身上。他不是不相信历飞不卖力,而是不敢肯定历飞能不能顶得住压力。在瑶池的时候,在让历飞护送凤美美和佳佳回去之前,夏想就已经暗中告诉了凤美美,让他打电话给方格说明一下情况,让方格见机行事。

    凤美美和方格是旧识,自然有方格的电话,当即就打给了方格。方格和夏想在一起久了,也明白夏想见机行事的含义,也知道了暂时由历飞出面如果可以保得夏想安然无事,他就不再露面。他就暗中找了两个相熟的报社记者躲在刑警大队外面,只要历飞顶不住压力撤退之时,他就顶上。

    一夜无事,历飞顶住了压力,硬是一夜没有睡觉。方格见历飞还算尽职,就及时地撤退,因为他还要上班,还要配合夏想的计划。

    天一亮,历飞硬撑了一夜没睡,也有点顶不住了,大冬天的,又天寒地冻的,他就冻得有点感冒,就想到屋里取取暖,毕竟在车上暖气虽然足,但不舒服。不料宋钢因为他袒护夏想的原因,不让他进屋,气得历飞笑道:“真小气,一点气量也没有。”

    宋钢正有气难出,被历飞一下点燃了怒火,骂道:“你他妈的站着说话不腰疼,你爹被人打了试试,看你还有没有好脾气?”

    历飞冷笑一声:“我爹自尊自爱,不会去洗浴中心公款消费,也不会在大堂里就拉女人衣服,更不会拉和自己女儿差不多年纪的女人的衣服!”

    “你……”宋钢伸手又要拨枪,和历飞一起来的民警“呼啦”一声全部从车上下来,十几个人几十双眼睛齐刷刷地看了过来,众目睽睽之下,宋钢的手又从腰间收回,冷哼了一声,说道,“有本事你等着,一会儿张局就到,我看你怎么收场。”

    历飞仍然嘴硬地说道:“我倒想看看,最后你怎么解释。”心里却想,夏想老大,你到底想出了办法没有,一会儿张局来了,我可真的顶不住了。要不要告诉孙安?历飞心里琢磨着,最后还是忍不住打了一个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