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卷四登高望远第494章决战第二局,含沙射影下

何常在 Ctrl+D 收藏本站

    第494章 决战第二局,含沙射影(下)

    真正懂男人的女人,才会最欣赏如夏想一样的类型的男人最新章节。在场的大多是女大学生,欣赏水平还不太高,夏想一露面,欣赏他的人还不如欣赏范铮的多。

    尽管如此,也少说有一半以上的女生对夏想非常满意,同时,也有一半以上的男生对夏想不以为然。

    不过,几乎现场所有的专家教授都对夏想充满了好感,只因夏想搀扶邹儒的姿态一看就是发自真心的尊敬,所有的专家都是一样的心思,能够尊师之人,也会是重道之人。

    夏想和邹儒来到台上,邹儒先是和程曦学打了个招呼,然后就自顾自地坐在了柳俊的旁边,一副乐呵呵地袖手旁观的姿态。夏想先是向台下众人鞠躬致意,又朝程曦学笑了笑:“您好程教授,我们又见面了。刚才在台下听到了您对我的不少夸奖,还有一些经不起推敲的猜测,让我对您有了更深的了解。在此,我要谢谢您身为中大的教授,身为一名著名的经济学家,事事拿我一个无名小辈就事论事,为了替我扬名不遗余力,我倒不知道该如何感谢您的心胸开阔,提携后进……”

    夏想话里有话,也是不着痕迹地讽刺程曦学几句。此话一出,底下一片哄笑之声。

    程曦学饱经风霜,岂能被夏想一句话打倒?他呵呵一笑:“我倒没有想到你竟然躲在暗处在听我演讲,如果早先知道的话,早就请你上台和我就燕省的产业结构调整探讨一番,理越辨越明,夏想同志,你有没有兴趣在这里,当着诸位专家的面,当着所有人的面,就你主导的燕省的产业结构调整的进展情况,可否做一次演讲?”

    夏想当然知道程曦学的本意可不是替他扬名,更不是替产业结构调整的政策宣传,而是想借此机会,攻击产业结构调整的政策,从而达到打击他的目的。

    说实话,夏想今天本来只是抱着前来听课的想法,同时也想见识一下程曦学的才学,如果可能,也可以从程曦学的言论之中分析出他身后高层的意图。不成想,程曦学事事拿他靶子,嘲讽几句也就罢了,还有意误导别人有另外的想法,就让他心里愤愤不平,也让程曦学的形象在他心目中一落千丈。

    按照他的计划,和程曦学的最后对决应该放到将台酒厂的广告播出和迈克来华正式签定协议之后,双管齐下的成功就有了足够的说服力,可以给程曦学迎头一击,没想到来京城拜会邹老,正好赶到了程曦学的一次大的演讲,来早不如来巧,三剑客连同邹老前来听讲,却听到了程曦学的含沙射影的攻击和诬蔑,夏想也终于忍无可忍了。

    “我怎么敢在这么多专家教授面前演讲?程教授太高抬我了。”夏想一脸和气的笑容,仿佛刚才程曦学连同楚然和张杨三人攻击的是别人一样,“不过长者有命,又不敢不从,我想,我既不是专家学者,又不是博士生,在大家面前又没有可以卖弄的学问,不如就针对刚才程教授对产业结构调整指点江山的一些见解,说一说自己不同的看法,也好请在座的专家教授批评指正。”

    夏想的彬彬有礼和不卑不亢,给柳俊以及前排就坐的各大院校的教授留下了良好的印象,本来一些受到了程曦学鼓动认为夏想是**官员的一些人,也在心里微微改变了看法,兼听则明,偏听则暗,不能只听信程曦学一家之言,也要听听夏想的辩解。

    柳俊带头表示支持:“好,夏想虽然年轻,但他本人就是燕省产业结构调整领导小组的成员,又主导了和柯达的谈判,经历了单城市和宝市的许多项目的改制,可以说最有发言权了。要多给年轻人发言的机会,是不是?实际上,我本人也一直对你是怎么说服了柯达投资非常好奇,今天有这么一个听你亲口讲述的好机会,可不能错过……”

    其他各大院校的教授出于不同的心思,不管是程曦学的坚定支持者,还是中立者,或是对产业结构调整持赞成态度者,都纷纷表示让夏想放心大胆地说。

    程曦学见时机成熟,就向楚然使了个眼色。

    楚然会意,向前迈了一步,先是伸手和夏想握了握手,说道:“你好夏想,我是楚然。刚才我的发言想必你也听到了,我对你的能力表示怀疑,毕竟你年纪不大学历不高,而且听说在级别挺高的领导小组之中担任要职,受到重用,不由让我猜测是不是存在任人唯亲的情况?正好今天夏处长也来到了现场,可不可以解答我心中的疑问?”

    楚然说完,张杨又插话说道:“夏处长,可否透露一下和柯达签定的协议里面,有没有几年之内就让柯达取得控股权的附加条款?你敢不敢大声说出你在和柯达的谈判之中,有没有因为个人的私利而出卖国家利益?你敢不敢拍着良心说,你是一心一意一心为公,在主导单城市和宝市的产业结构调整的过程中,在挑选改制的企业时,没有一点私心杂念?”

    可以说,楚然的质问含沙射影,张杨的指责咄咄逼人,面对二人的联手,夏想脸色一沉,轻描淡写地说道:“你们二位的问题,刚才已经由严小时和范铮两位同学回答过了,我想没有必要再让我重复一遍。不过看你们迫不及待地想知道答案的心情,稍后你们会从我的发言中找到答案。”

    吃了一个软钉子,楚然和张杨对视一眼,还想再说什么,夏想一挥手,淡淡而不失威严地说道:“程教授让我说说燕省产业结构调整的进展情况,你二人却又让我向你们汇报工作,请问,我是先听从程教授的安排,还是先服从二位领导的命令?”

    夏想说得不徐不疾,语气也是十分平淡,但话一出口却呛得楚然和张杨面红耳赤,支吾着说不出话来。和夏想久经官场套话官话张口就来相比,楚然和张杨没出过校门,哪里有夏想说话时的机锋和转折?

    严小时在后面掩嘴而笑,范铮就直接伸出了大拇指,小声说了一句:“有理不在声高,高手往往杀人于无形,一句话就能分出高低。”

    程曦学知道楚然和张杨不是夏想的对手,笑着打了圆场:“现在就是讨论和辩论阶段,有问题尽管提,有争议就尽管说,言者无罪……夏想,我想在座的各位都对你主导的和柯达谈判很感兴趣,就先说说柯达的谈判过程,怎么样?也让我们都受教一二。”

    夏想知道,程曦学针对他的攻击抓住两点不放,一是单城市的通海铁路除了带动单城钢厂的经济效益之外,没有其他的好处。二是宝市的达富合资,是在前人的基础上谈判成功,既不算是他的功劳,又怀疑他为了短期成绩而出卖了国家利益,并借此两点来否定燕省的产业结构调整的政策,以达到程曦学不可告人的目的。

    夏想自认不是演讲家,更不是经济学家,也是第一次在众目睽睽之下发表演说,难免会有一点紧张。但为了给燕省的产业结构调整政策正名,为了维护自身名誉,更为了以一已之力做出有益之举,实现心中的理想和抱负,他也要奋起一战。

    更何况,今天的机会也是千载难逢,程曦学有意让他一败涂地,他则有意在此为产业结构调整正名,孰胜孰负,全在口舌之间。只要战略运用得当,只要有战术高超,今天他完全有可能借程曦学演讲的东风为自己所用!

    夏想深吸一口气,平息一下内心的微微激荡的心情,缓步走到台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