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卷四登高望远第494章决战第二局,含沙射影上

何常在 Ctrl+D 收藏本站

    第494章 决战第二局,含沙射影(上)

    程曦学稳定心神,微一点头:“演讲会是大家聚在一起讨论的盛会,不是我的一言堂,欢迎不同意见,欢迎批评指正。不过这位年轻人到底是谁,报上姓名让大家认识一下。还有,你刚才列举的酱菜厂的数据从何而来,是不是可以透露一点?”

    程曦学有点怀疑范铮的来历,因为他对数据和事实张口就来,显然是胸有成竹,说不定是燕省产业结构调整领导小组的人。

    “我是无名小卒,姓名就不必提了。”范铮才不告诉程曦学他是谁,越神秘才越有威力,“我刚才所说的数据是绝对真实,但如何得知就无可奉告了,程教授不相信,年底的时候可以通过关系向宝市税务局查实茂盛酱菜的利税情况。”

    “那倒不必,你既然列举了数据,我自然相信你的人品不会胡乱编造。不过一家小小的酱菜厂的成功说明不了什么……”程曦学大度地一挥手,亲自上阵和范铮辩论,“年轻人,你应该对燕省产业结构调整的政策比较了解,我想请教你,柯达的投资算不算一次成功的合资?夏想在其中有没有起到关键作用?燕省的产业结构调整政策推行以来,柯达投资一直被当成最大的成就来宣扬,实际上早在一年多前就合资一事,达富已经和柯达有过多次接触和秘密谈判,夏想进入领导小组之后,不过是捡了个现成便宜,却大肆宣扬成产业结构调整的成功,是不是有点欺世盗名的嫌疑?”

    程曦学的反问不得不说也非常犀利,不但直指燕省的产业结构调整政策并没有什么成绩,也将夏想的功劳全部抹杀,就是要给大家造成一个夏想无用的错觉。

    范铮先是一脸严肃,沉默不语,过了片刻,忽然笑了:“程教授,关于柯达谈判的事情,我不和讨论,因为我没有经历谈判过程,没有发言权。还有关于燕省产业结构调整的政策的推广的成效,以及自从推广以来带来的成绩,还有以后会有多大的成就,还是请夏想亲自和你说说,毕竟当事人的发言,才最有说服力!”

    程曦学吃惊不小,忙问:“夏想也在?不可能,他怎么会来听我的演讲?难道是……邹儒也来了?”

    范铮见程曦学反应过来,呵呵一笑:“不错,邹老也来了,不但邹老亲自大驾光临你的演讲会,邹老的三名弟子也都携手前来,严小时就不用介绍了,我是范铮,当然了,还有一直在台下听你对他美言不断的夏想——多说一句,夏想很大度,一直没生气。”

    程曦学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听到夏想就在台下——一直在台下,心中就莫名地一阵慌乱,太意外,太震惊,太不可思议了,夏想怎么会一直都在?

    平心而论,程曦学对夏想倒也没有多少私人的恩怨,只不过因为夏想所处的位置决定了他必须成为他的攻击对象,而且夏想又偏偏是邹儒的学生,邹儒在学术界一向和他不是很和,为了打击燕省的产业结构调整政策,他又必须拿夏想说事,久而久之,在程曦学心目中,夏想就成了他头号的打压对象。

    程曦学手中无权,但却有一只可以杀人于无形的笔。口诛笔伐有时还要胜过权力上的倾扎,他今天演讲的目的,一是奠定他在学术界泰斗的真正地位,二是借今天的演讲高调向燕省施压,以配合身后高层的计划,三是乘机打压夏想的名声,不想他有机会在京城扬名——上次的燕省日报事件让他着实恐慌了几天,因为三剑客的文章引起的轰动太大了,连京城也有不少媒体闻风而动,打算到燕省去采访三剑客,结果还是高层发了话才打消了念头。

    万万没有想到,他精心准备的演讲会,夏想竟然全程参预,而且还一直躲在台下,躲在暗中将他的一举一动尽收眼底?程曦学不免就有些后背发凉,因为夏想能够忍到现在不出面,而是先让严小时和范铮出面,他有这份涵养和镇静,足以说明他非常冷静并且理智,冷静得可怕,理智得吓人,因为他才多大居然就有这样的耐心?程曦学自信如果有人在台上对他大肆攻击,他也不会等到现在也没有一点反应,早就拍案而起了。

    夏想的忍耐越久,他就越可怕!

    在场的不少专家教授都因为柯达投资,听说过夏想的名字,也在报纸上见过夏想的文章,对夏想也一直比较好奇,听到范铮说出夏想也在会堂,都议论纷纷,并且向后看去。

    坐在中间的骆林开和吴林森对视一眼,又低头小声说了几句,然后一齐向台上的程曦学望去。

    程曦学得到了二人的暗示,知道二人的意思是想让他借此良机,趁京城之中最有影响的专家学者会聚一堂之机,如果能当场辩驳得夏想哑口无言,将是一场影响深远的重大胜利。

    程曦学看了骆、吴二人坚定的眼神,心中鼓起了斗志。眼下的机会确实不容错过,以后就算他想请夏想到这么一个公开场合来公开辩论,夏想也未必敢来。既然今天来了,就正好让他当众出丑,并且一败涂地,不但可以借机打击燕省的产业结构调整政策,也可以让夏想品尝一下失败的滋味。

    如果能将夏想打击得一蹶不振,燕省的产业结构调整政策就受到致命的打击!

    在众目睽睽之下,夏想微笑着搀扶起邹老,一脸淡笑,安步当车地和邹老缓慢而坚定地向台上走去。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夏想身上,不管是以前听过他的名字的人,还是今天第一次听到的人,都对他无比好奇。因为他做出了许多人不敢想象的事迹,有人称道对他大加赞叹,却又有人对他不屑一顾,甚至当今学术界的泰斗程曦学也总是有意无意地敲打几句,于是夏想就在众人心目中迷雾重重——到底他是一个为国为民的优秀官员,还是一个不学无术的**份子?抑或是两者都兼而有之?

    当然,在场的不少大学女生除了关心夏想的为人之外,也非常关心他长相如何……

    夏想一身休闲衣,宽松而舒适,笑容淡定,脚步镇定,身子微微弯下,因为邹儒比他矮一些,他搀扶的时候就必须弯着身子才能更好地看清脚下的台阶,于是夏想的形象就在一瞬间就定格在许多人的眼中——和张杨的咄咄逼人、范铮的盛气凌人完全不同的是,夏想谦恭有礼,成熟而沉稳,虽然年纪也不大,但目光清澈、笑容温和,男人味十足,他的相貌已经不能用帅气来形容,因为他浑身上下散发出的是一个男人的自信和胸怀,脸上洋溢的包容的笑容比起任何帅气都更迷人更让人沉醉。

    如果说帅气是未经雕饰的璞玉,那么夏想俊朗的脸庞就是经过沉淀之后的帅气和英俊的综合体,是世上所有帅气或不帅气男人都渴望成为了极致的气质——俊朗。帅气是璞玉,但璞玉未必最终能成为玉器,玉不琢,不成器,人不学,不知义。并非所有帅气的男人,都有成为俊朗的男人的可能。

    而俊朗的夏想,才是所有男人的终极梦想。